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似锦

第33章 荷包

似锦 冬天的柳叶 2024 2018-02-19 10:14:04

  姜似一子泄气。

  兄长最大优就重情,即便阻拦,恐怕挡住。

  罢,二哥男子,混蛋就算心接近,总哄二哥当媳妇。

  至——

  姜似仔细忆一刚刚情景。

  郁七见虽几,倒特别,今日又故意狠话,尊贵身份交集。

  姜似长长舒一口气,姜湛笑笑:“妹妹激,就荷包被人狗抢,忍住迁怒人。”

  姜湛露仇敌忾神情:“四妹道,狗真欠揍,早就收拾一顿。”

  就一糊涂认“马面”嘛,每次见面用种鄙视神,简直让人忍无忍。

  姜似忆一大狗斗力,笑:“二哥确定打?”

  姜湛脑海立刻闪大狗扑情景。

  “呵呵。”姜二公子一干笑答妹妹话。

  二人走东平伯府门口。

  姜似停:“二哥帮荷包吧,被人捡。”

  “行,就找余七哥。四妹放心,二哥定荷包找。”

  姜似,带阿蛮府。

  东平伯府所榆钱胡距雀子胡近,姜似兄妹完话分郁七门一棵歪脖子枣树宅子里。

  “二牛,!”郁七站空荡荡院子里喊。

  院高大挺拔合欢树被微风吹,枝叶沙沙响。

  郁七面无表情扬扬眉梢,又吐字:“冷影。”

  立刻一人何处跳,竟似凭空一般。

  人单膝跪:“子何吩咐?”

  “话。”

  人立刻站。

  二十岁左右轻人,五官端,面带恭敬。

  “二牛?”

  “。”

  郁七眸色越深沉。

  “子,小找二牛!”又一人树跳。

  人生一张娃娃脸,与郁七纪仿佛,与严肃恭敬龙影,娃娃脸少哪怕面郁七依笑嘻嘻。

  郁七颔首:“吧,龙旦。”

  娃娃脸少一趔趄险栽倒。

  站稳哀怨瞪面无表情冷影一。

  凭?底凭!子暗卫,凭伙就叫冷影,而叫龙旦!

  龙旦垮脸墙跳,久一人一狗门口跑。

  一见大狗,郁七立刻沉脸:“!”

  二牛一脸无辜龙旦。

  龙旦翻白:“别装傻,子喊!”

  狗精啊,居道打马虎。

  二牛耳朵一耷拉,磨磨蹭蹭郁七面。

  郁七伸手:“东西呢?”

  大狗立刻变精神,掉跑,叼荷包返,冲郁七猛摇尾巴邀功。

  郁七荷包接,见做工精致丁香色荷包角湿漉漉,显被二牛口水打湿,忍住轻叩手指敲敲大狗脑门。

  大狗委屈叫一,随又始猛摇尾巴,一摇一冲荷包低低呜呜。

  “许干,吓人姑娘怎办?”郁七绷脸训斥。

  大狗仿佛听懂人言,见抢荷包人夸奖,反而遭训斥,一子精神,精打采用大尾巴扫扫面。

  “注意方式。”郁七摸摸大狗,荷包揣怀。

  大狗:“……”

  龙旦:“……”

  冷影:“……”

  “余七哥,吗?”门口传姜湛喊。

  话音才落,冷影与龙旦一跃而,悄无息跳树。

  二牛跟跳,跳一半才用躲,又安稳趴。

  “客人领吧。”郁七拍拍二牛背。

  二牛姜湛带。

  一见郁七,姜湛脸带尴尬:“余七哥,兄弟赔,今日舍妹话——”

  郁七笑打断姜湛话:“姜二弟别,应该赔才。二牛平被惯坏,越越无法无。”

  姜湛气大狗一,连连:“余七哥该管管二牛,姑娘荷包又肉骨,怎抢就跑呢?”

  二牛屑扯扯嘴皮,露白牙。

  愚蠢!

  “姜二弟,该管管。”

  瞪完二牛,姜湛始:“余七哥,二牛妹妹荷包叼哪里?道,姑娘荷包落外……”

  “确实该,二牛惹祸。”郁七一脸惭愧。

  “荷包——”

  “二牛,究竟荷包藏哪里?”

  “呜——”二牛拉长音叫一。

  荷包哪,您心里数嘛。

  树龙旦忍住摸摸巴。

  今子莫别人假冒吧?

  忍住扯扯冷影衣袖。

  冷影鄙视神,音压极低:“子做,定深意!”

  “怎,弄丢?”郁七音微扬。

  二牛又叫一,趴用尾巴拍打面,快尘土就扬姜湛一身。

  姜湛忍耐咬咬牙。

  郁七语气歉:“姜二弟,荷包真被二牛弄丢,狠狠打一顿气吧,绝拦。”

  姜湛怒瞪二牛,二牛毫示弱,露尖利白牙。

  姜湛拳握紧又松,叹气道:“算,一畜生法计较。余七哥,就先,四妹等话呢。”

  郁七身送姜湛往外走,音如清泉人耳旁流淌:“麻烦姜二弟生令妹解释一,如若,改日亲自令妹道歉。”

  “必,舍妹小心人,解释一就。”

  郁七姜湛送歪脖子枣树旁才转身。

  随院门关闭,龙旦与冷影跳。

  “子,荷包里一定藏宝图吧?”龙旦觍脸。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