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宠妻无度,总裁的嗜血娇妻

第17章 我做你的情人,好吗?

  直到落倾小脸通红快要窒息,纪昂才将她放开。然后他伸手弹了弹西装上并不存在的灰尘,优雅的坐回了椅子,又恢复了那副俊雅邪魅的样子,

  他是她的第一个男人,也是目前为止唯一的一个男人,所以,她哪里来的前情人,还是被她不小心虐待死的前情人?

  她分明是在故意气他,而他,刚才居然上当了……

  “不喜欢不用去,下次去别的地方你再陪我好了。”纪昂嗓音华丽盅惑,邪魅的眸子波光潋滟,瞬间就将周身的寒冷气息转变成了温柔魅惑……

  “……??”还在喘气的落倾有点不敢置信,连脾气都没顾得上发,大睁着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他,这个男人是变相怪杰吗??变脸的速度这么快!!!

  男人又伸出单指勾了勾她的下巴,拇指轻抚过她微微有些红肿的唇瓣,意味深长的说:“倾倾,你这样看着我,是想要我,还是想要我的血呢~~~”

  落倾:“……”

  呸!谁想要他!还有,他怎么知道她一碰他就想要吸他的血的?!

  抬手打掉男人的手,落倾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然后端起杯子打算喝口茶水压压惊,却不料拿成了酒杯,一大口烧酒灌进嘴里,搞得她咽也不是吐也不是,纠结了两秒,最后还是硬着头皮喝了下去……

  她的酒量还可以,但是稍微喝的猛点就容易上头,跟何况这还是度数不算低的烧酒,这会儿,她的头已经有点晕乎乎了……

  喝多了的明显变化就是话多了起来,平时不会说出口的话,这会儿说起来痛快的很。

  落倾的眼神已经开始有点迷离,看着对面的俊美男人,她单手托腮,有点慵懒又有点散漫的说:“看不出来啊,你还挺能屈能伸……这都不会生气?”

  “一个已经死去的前情人而已。有什么好生气的?”纪昂的声音不紧不慢,悠悠然然,还伸出长指拿走了她手里的酒杯,换了一个茶杯放了进去。

  “呵呵….…”她咯咯的笑出了声:“男人不都是喜欢清纯小女生吗?听到我说出这么重口味的过去,你居然还不赶快逃跑??”

  “既然你都说是‘过去’了,我又何需在意。”男人的眸子低敛,给自己倒了杯茶,喝了一口,不疾不徐的说着:“重要的是现在和将来。而现在,你是我的女人,将来,你也只会是我的女人。”

  嗤~~落倾有点不屑的笑了一下。

  “谁说我是你的女人了?拜托请你弄明白‘我是你女人’这句话里的从属关系,这里面的意思是我是你的,也就是你是主,我是宾。我是从属于你的。可是你哪只眼睛看出来,我打算从属于你的???要真的生拽一些关系,那么也应该是你是我的情人罢了……”

  “你的情人?”男人眸子微眯,眸底猝然有了丝怒气的火焰:“倾倾,你说我只是你的情人?”

  “不是啊……”她的头用力的摇了好几摇:“我没打算要你啊……只是说在某种程度上你最多算是我的情人,只是‘算是’,但不是…..嗯,记得昨天说不给你名分的……嗯,情人也算名分…..不行不行!”

  “落倾!”男人的声音骤然就有了些咬牙切齿的味道….

  “嗯??……”她抬了抬下巴,有点不悦的看着他:“好端端的发什么脾气。你生气是因为只能当我的情人,还是,你连情人都不是?”

  “……..”纪昂的手指不自觉的收紧,半天薄唇里吐出了一句他自己都不敢相信的话:“我现在就是你的情人。”

  落倾眨了眨眼,墨黑的眸子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问:“心甘情愿?”

  纪昂:“嗯。心甘情愿。”

  落倾:“我考虑考虑看….”

  纪昂:“………..”

  ………

  吃完饭,李琰送来了解酒药,纪昂喂落倾吃了两粒。

  离开餐厅,正午的太阳让她很不舒服,翻了翻包,居然忘记带遮阳伞,她转身站到纪昂的另一边,几乎贴着他的身体,试图让他高大的身影遮挡一下刺目的阳光。

  不是很明显的一个动作,男人就注意到了。他想起来,李琰送来的资料上写得说她对紫外线过敏。他脱去西装,盖在她的头上,包裹住她半个身体,又把她打横抱起,朝车上走去。

  许是阳光太刺眼让她真的不舒服,又或许是中午喝了两杯半烧酒这会酒劲已经上来,又或许是纪昂的怀抱很温暖让她不自觉的喜欢、又或许是落倾的潜意识里觉得纪昂有安全感…..反正不知道具体是哪一条原因,她完全没有反抗,就由着男人把西装盖在她的头上,然后又抱着她上了车,更不可思议的是,车子刚刚启动不超过三分钟,落倾已经彻底睡着……

  “纪总,现在是先送落小姐回学校还是….”李琰双手扶着方向盘小声的问着,生怕嗓门大一点,会吵醒了被总裁小心翼翼抱着的落倾。

  男人低头看了看已经睡着的小女人,又用手指替她将散落在脸庞上的碎发别到耳后,才说:“先回集团。”

  车子在十字路口转弯,去了和外语学院截然相反的方向,那里是纪氏集团大厦的所在地。

  这个时间段,正是员工们午休结束回来工作的时间。

  大厦一楼的大厅人来人往。

  李琰下车,打开车门。纪昂抱着依然熟睡着的小女人径直往VIP电梯走去。

  “总裁好!”

  “纪总好!”

  见到纪昂的人都围过来讨好的跟他打招呼。

  他面色冷漠的扫过他们,不论他们说什么都只是微微颔首,脚下步伐不曾有片刻停留。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总裁现在没空搭理他们,只得干巴巴的顿住了脚步。

  目送着纪昂进了VIP电梯后,又确定了电梯已经往上走,大厅里的员工才开始压着嗓音悄悄地议论起来。

  “刚才我没看错吧,总裁是抱着一个女人上了楼吗?”

  “是啊,就是不知道是哪个女人啊,真的好幸福啊….”

  “总裁好贴心,还拿西装盖住她的脸,八成是怕被媒体狗仔偷拍….”

  “咱们总裁不是讨厌女人吗??怎么今天还会抱着一个女人啊??”

  “天哪…我们总裁男神不会是有女朋友了吧….”

  ……..

  纪昂抱着落倾进了总裁办公室里面的休息室,轻轻的把她放到床上,又帮她脱去鞋子,盖上了一条薄被,拉好窗帘,他才离开房间去了外面的办公室。

  随手两下把领带扯松了些,男人的长指揉了揉眉心。

  见鬼了!他居然说‘我现在就是你的情人’!他居然说‘心甘情愿’!!

  更见鬼的是,她居然说‘我考虑考虑看’……

  什么乱七八糟的情况?!

  正常的情况不应当是:

  灰姑娘不都是梦想着遇到白马王子,并且会爱上对方?

  女人被男人睡了之后不是应该哭着喊着要对方负责、嫁给对方?

  高富帅的豪门总裁亲自邀约共进午餐,女人不是应当打扮的得体漂亮,然后心如小鹿乱撞的娇羞赴约,并且期待着更进一步的浪漫发展?

  外语学院法语系的学生妹收到一个酬劳随便开的去法国的工作机会不是应当马上欢呼雀跃并且点头如捣蒜的说:我愿意我愿意?

  怎么想,纪昂都觉得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儿不可思议,没有一件事情,落倾是按照普通女人的思维方式和行为来的,也没有一件事情,是按照他的性格和做事方式解决的!

  对于她,他有着超乎寻常的忍耐力和包容心,舍不得她受一丁点的委屈和伤害,哪怕自己数次都被她气得快要失控,却还是舍不得强迫她一丝一毫。

  桌上放着李琰刚送来的一杯咖啡,袅袅香气飘入他的鼻尖。端起来,喝了一口,男人皱眉!一向喜欢的蓝山咖啡今天怎么又苦又涩的难以下咽?头疼的揉了揉发酸的太阳穴,纪昂起身,踱步,在落地窗前走来走去…..

  “倾倾,倾倾,你让我拿你怎么办??”食指轻扣着桌面,男人的眉头越蹙越深…

  做她的情人???一个见不得光,随时可以被抛弃的情人?

  不,确定点说,他现在连个情人都不是!连随时被抛弃的机会还都没有…..

  纪昂苦笑,什么时候他混的这么惨了???连给落倾当个情人,她还要考虑考虑?

  …….............

  闹钟准时在下午一点四十五分响起…..

  沉睡中被惊醒,落倾皱着眉头就开始伸手去摸手机,摸了半天什么也没有。揉了揉有点痛的头,才睁开眼,嗯?在纪昂的办公室?

  “怎么还定了闹钟??”门轻轻打开,身形修长的男人走了进来。

  落倾慵懒的打了个哈欠,身子晃晃悠悠软绵绵的坐了起来:“两点半有课。”

  “啊!!!”突然的身体腾空,让落倾本能的发出一声尖叫!下一秒,她就被男人抱起来站在了床上。

  “倾倾…”纪昂搂着她的腰,让她紧贴在他的身上。原本身高只到男人胸口的落倾,因为站在床上,竟是以一种略微有些俯视的角度看着他,他的下巴搁在她的锁骨下方,妩媚至极的凤眸里有星光闪耀。

  他问她:“我做你的情人,好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