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甜妻有喜

第62章 觊觎他的女人,生不如死

甜妻有喜 京剧猫 1056 2018-01-26 18:23:17

  同时,一辆宾利从咖啡厅门前驶过,车内的男人垂眸,看不出喜怒。

  从他握紧的拳头可以知道,此刻他在极力隐忍。

  宁西洲刚到别墅,从车上下来,没有直接上楼而是站在大门旁边,看着她从出租车上下来。

  江青柠进了大门,看到宁西洲,有些诧异,他的神色极冷。

  宁西洲突然开口,“想旧情复燃?”

  “什么意思?”她神色平静,“有什么话请说清楚,我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猜不透你在想什么。”

  “你知不知道,你已经结婚了。”他拽住她的手腕,“我是你的丈夫,我在努力地想和你好好过日子,你呢,你又在做什么?”

  “对婚姻起码的忠诚你都做不到吗?”一想到她在咖啡厅和那个男人那么亲近,他便想捏死她。

  江青柠讽刺地勾唇,他要求婚姻忠诚,无关爱情,只因为他有洁癖。

  她的右手插在裤兜里,有些挑衅地看着他,“我的确对他余情未了,有种你灭了他。”

  江青柠想,灭了叶芫,就给你烧香!

  “你不要后悔!”宁西洲冷冷地盯着她,“宁西洲的女人,谁觊觎,我就让谁生不如死。”

  江青柠继续刺激他,“至少他曾经爱过我,这情不可能说断就断吧?”

  如果宁西洲想要弄死叶芫,她会放鞭炮庆祝。

  不过,还有一种可能,他会先弄死自己。这样的男人,高高在上,永远不能接受便是别人的拒绝。

  尤其,女人。

  她的话一出,宁西洲暴怒,他捏住她的脖子,只要他用力,她的脖子一定会废掉。

  “江青柠,你不要逼我!”他的声音很冷,“我碰了你,想要对你负责,想要和你好好生活,即使没有爱情,至少我们互不讨厌,为什么你一定要这样逼我?”

  婚姻对他来说是任务,遇到她,他不讨厌,甚至有种莫名其妙的感情,他想任务就任务吧。

  如果对象是她,这个任务也没有难以让人接受。

  至于爱……

  那些离他太遥远了……

  看到她和其他男人在一起,他会那么痛恨,好像脸上被人狠狠打了一耳光。

  江青柠已经豁出去了,她根本不在乎宁西洲说了什么。

  她不咸不淡地道:“婚姻忠诚,我给你,心是我自己的,你不爱我,就不要勉强我来爱你。”

  “你……”

  听到她这样说,宁西洲心中堵了一口气,难受,浑身都是火,无处发泄。

  江青柠甩开他的手,“对不起,我永远是个不听话的女人,符合不了你的心意,要么,就离婚,要么,不要对我做出那些无理的要求。”

  宁西洲冷静下来,“跟着我,领了证,就是我的女人,就应该忘记过去。”

  “过去,忘不了。”那些恨,那些支撑着她活下去的恨,忘不了。

  她倔强转身,努力让自己镇定,宁西洲的脾气实在太阴晴不定,她的潜意识里,有些怕他。

  宁西洲看着她的身影,视线越来越冷,想到那个一无是处的男人,他冷冷勾唇。

  敢觊觎他的女人,他倒要看看,她心里面的那个男人到底有什么特别之处,也许根本就不堪一击。

京剧猫

推荐好友文,等不及的可以去看看《名门贵妻:腹黑老公放肆宠》   【简介】【1V1】作为墨城只手遮天的大财阀季靖北,娶了一个精神病院出来的疯子,还是个怀了孕的女人,这件事成了整个墨城的笑话。   然而关上门,某女看向沙发上的男人,“老公,有人说你喜当爹。”   “打,告诉她们,我是孩子亲爹。”   什么?孩子亲爹?   天哪噜!连米亦自己都不知道这孩子是谁的,可是季靖北却告诉她,这孩子他来负责。   婚后,季靖北帮她报仇,虐渣打脸,对她宠爱有加,把她捧成了墨城人人艳羡的女人。   唯一不好的就是肾虚,她得补补。   “老公,我想……”   “想就自己上来。”   “不是,我是说……”   “说的不如做的。”   “季靖北,你……”   “叫老公。”   此文大宠小虐,男女主身心干净,喜欢的一定记得收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