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谁家女儿娇

第二十三章 好眼力

谁家女儿娇 树下抱香眠 2016 2018-01-14 06:00:00

  凤姝在山林走了很久,忽然看到一只巨大的烤鸭坐在她面前,她腹饥难忍馋的口水直流,一个生扑把鸭子扑倒在地。烤鸭叫着你不要吃我不要吃我,她说你的宿命就是被我吃掉,张开嘴咬了一口,烤鸭却突然变成天鹅飞走了。

  天鹅飞了一会儿又飞回她身边变成一个翩翩的绝世美男子,可惜美男年纪有点大,看起来该有二十八。她被美男子反扑,美男子告诉她,他是烤鸭的化身要来报仇把她吃掉。

  都说人死了会有报应,前世杀猪的来生就会变成猪被人杀。难道她烤鸭吃的太多了,现在要被烤鸭吃了吗?

  美男说着就张开嘴就朝她咬下来,凤姝一惊,狠狠把人踹开的同时猛然睁开了眼睛。

  原来是个梦。

  她已经很久没有做这个烤鸭的梦了。

  晨风从窗口溜进屋子里,凤姝往窗外看去,天际一片鱼肚白,时辰应该还早。

  象牙白云雾绡床帐,芙蓉红云绫锦床锻。

  凤姝猛然发现这不是她的房间。她撑起身体警惕观察四周,掌下摁到一块温凉的硬物。摸起来一看,是那块栖枝鹂莺的独山玉。

  看来那位大叔是个好人,还收留了她一宿。

  但是她得赶在府中人发现之前回去才行,免得叫人担心。瞥见另一边桌案上的笔墨,凤姝提笔留下一张信笺后,施展轻功离开了骁王府。

  就在凤姝离开不久,阴有常走进屋子拿起凤姝留下的信笺往相邻的金檀园去。

  虽然天色尚早,但户泽昱早已经起了,此刻正在院里练他的点梅白缨枪。

  长枪的技巧性远远超过其它任何长兵器,非常难练。枪最主要的攻击手段是刺,也可以象棍那样横扫对手,练成后威力极大,是可与短兵器中的剑并列的冷兵器之王。

  点梅白缨枪在枪棍上铸了点点梅花,枪重一百零一斤,户泽昱却耍得虎虎生风,如举轻筷。

  阴有常刚走进金檀园,白樱枪头就冲他的眉心刺了过去。阴有常大吃一惊,避之不及。极速刺来的枪头与阴有常眉心仅有三寸距离,枪风已经撩起几丝他的头发。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户泽昱抓住枪尾把长枪抽了回去。

  阴有常脊背发凉,咽了一口唾沫。

  户泽昱:“本王最近眼力有些不济,竟未看见你来了。”

  阴有常又咽了一口唾沫,王爷哪里是眼力不好,就算眼力不好,王爷能听不见他来的脚步声?王爷这是在为他们昨晚围观的事情下警告。

  阴有常小心翼翼地把信笺递过去道,“王爷,那位姑娘走了,留下了字条。”

  户泽昱接过信笺,看完之后没有怒也没有笑,把信笺横竖对折了两次后纳入袖中。

  户泽昱:“沉龙刀现在何处?”

  阴有常道:“回王爷,自三年前封匣以后,便一直置在冰窖中未曾动过。”

  户泽昱:“去取来。今日估摸用得着。”

  “是。”

  阴有常作揖退下,心中暗道奇怪。这估摸用的着是个什么意思?难道说王爷今日精力充沛,练完白缨枪后还想再练刀法。

  可是沉龙刀自王爷卸甲做个清闲王爷以后,就没再用过了,今日怎么突然想起它了。

  阴有常抱着疑惑,从另一条路离开了金檀园。刚走出过道,就见树檀坐在一方红丝大理石桌边念念有词。

  “六百二十九,六百三十,六百三十一……”

  阴有常过去一看,发现树檀面前放着一个和面的大盆,里面杂混着红豆、绿豆、黑豆和黄豆。而树檀面前另放了四个小碗,碗里各有一小把已经分开了的豆子。

  阴有常拍拍树檀的肩膀问到:“你在干嘛?”

  树檀双眼憔悴,“数豆子。”

  “好好的数豆子做什么,这么乱这么多颜色的豆子,你这是打算数到天黑吗?”

  树檀苦着脸说:“王爷说我眼力好要考考我,命人把四大碗豆子一起倒进盆里问我各色豆子各有多少。我答不上来,王爷就让我一颗一颗数清楚。你说眼力好吗?”

  阴有常:“……”

  这根本不是眼力的问题,王爷要治你,总有百八十种办法。你还是太天真了。

  他拍拍树檀的肩膀,忽然觉得王爷对待他是那么的仁慈善良。

  “继续努力,我会让膳房给你留两个馒头的。”

  树檀低头看着手里的一把豆子愣了,他刚才数到多少了?他再看阴有常,那厮已经快步走远不见了踪影。

  树檀挠挠脑袋,“我到底数到多少了?”

  ……

  凤姝轻车熟路地翻过院墙从窗户跃回到自己的房中,各守了半夜的树桑和树杞简单凤姝回来了,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

  树杞不满地说:“小姐,您就算避着楚公子也不能一夜不归啊!奴婢们可担心坏了。来之前陆国公就说过京都权贵太多行事要收敛,您一夜不归,我们昨夜还怕您在外面犯事惹了什么人被拿下了呢。”

  凤姝漫不经心的说:“树杞,虽然你叫树杞,但是你也不能太杞人忧天了,我哪里是那么好拿下的?”

  树杞嘟嘟嘴,“那小姐昨夜去了哪里?为何一夜不归?”

  “昨夜喝的太醉,就没回来。”

  “宿醉?!”树桑扯开嗓子叫到。

  树杞连忙捂住她的嘴说道:“你小点声,这么下去全府的人都该知道不可。”

  树桑点点头,把树杞的手扯下来,紧张问到:“昨夜小姐身边有没有什么男人?”

  凤姝伸出手指在树桑额间弹了一下,“我哪里是那么容易让别人占了便宜的,别担心!”

  弹完之后,凤姝突然觉得这个动作很熟悉,但怎么也想不起来什么时候做过。

  树桑满眼焦灼,她不担心自家小姐,她担心的是和小姐在一起的男人!!

  见凤姝走到铜盆边洗手,树桑跟过去锲而不舍地说:“小姐,你快告诉我,昨夜到底有没有男人在你身边!”

  凤姝沉默了片刻,疑惑的看着她。树桑怎么这么在意这件事情?

  小姐不说话……

  那就是没有吧?啊?一定没有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