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南约

第七章 冥间锁妖

南约 乃我非尔 2387 2018-01-13 02:54:19

  奈何桥边上有棵树,树下一白发及腰的白衣少年在徘徊这。

  “你不过是一个只能够呆在这的妖,就算她回来了,又怎样?你也见不到他。”桥的对面传来的声音,却是足够让他一个妖听见。

  “怎么,你见了她,却无言面对。”少年回过去。

  “那又怎样,至少我看见了她。她活过来了,不是吗?”对面的声音有些隐忍。

  “看见她?”少年觉得好笑。“你可是个瞎子,瞎子能看见吗?”

  这提起来了那神的伤心事。

  “她永远不可能来这,你也永远也别想要出来。这是我们欠她的。谁也得不到她,谁也得不到她。呵呵呵。”对面的声音有些抓狂,笑得有些恐怖。

  “你只知道躲,只是个胆小鬼。”

  对面没有回声,那神早已经离去。

  而在老婆婆那,一正当青春的女鬼,满脸忧愁善感。

  “婆婆,能不喝吗?这今生我太恨了,恨自己不够狠心,想要记住这恨,来生做个绝情女。”

  “不过是一小人而已,何劳如此。”婆婆见惯如此。“不喝,过不去那桥,只得跳河当怨鬼勒。”

  “当真不行?”女鬼还想要一丝希望。

  “喝把,喝了这一碗,前事都随风飘。”婆婆拿起来一碗汤,无一丝情面可讲。

  “喝把,喝了这一碗,前事都随风飘。”婆婆拿起来一碗汤,无一丝情面可讲。奈何桥边上有棵树,树下一白发及腰的白衣少年在徘徊这。

  “你不过是一个只能够呆在这的妖,就算她回来了,又怎样?你也见不到他。”桥的对面传来的声音,却是足够让他一个妖听见。

  “怎么,你见了她,却无言面对。”少年回过去。

  “那又怎样,至少我看见了她。她活过来了,不是吗?”对面的声音有些隐忍。

  “看见她?”少年觉得好笑。“你可是个瞎子,瞎子能看见吗?”

  这提起来了那神的伤心事。

  “她永远不可能来这,你也永远也别想要出来。这是我们欠她的。谁也得不到她,谁也得不到她。呵呵呵。”对面的声音有些抓狂,笑得有些恐怖。

  “你只知道躲,只是个胆小鬼。”

  对面没有回声,那神早已经离去。

  而在老婆婆那,一正当青春的女鬼,满脸忧愁善感。

  “婆婆,能不喝吗?这今生我太恨了,恨自己不够狠心,想要记住这恨,来生做个绝情女。”

  “不过是一小人而已,何劳如此。”婆婆见惯如此。“不喝,过不去那桥,只得跳河当怨鬼勒。”

  “当真不行?”女鬼还想要一丝希望。

  “喝把,喝了这一碗,前事都随风飘。”婆婆拿起来一碗汤,无一丝情面讲。

  “我帮你啊。”

  那在空中弥漫地恐惧的声音,寒冷随风深入女鬼心,婆婆手拿的碗一下汤全洒了。婆婆这下惊慌了,连忙扯手让女鬼离开。

  “洒了,洒了,你快走快走。”这语气无不恐惧着。满脸的不安展现于婆婆脸上。一阵阴风而过,婆婆在叹息。那女鬼早已消失于视线中。

  而仙界的星运殿里恒星君抬头看着这天窗,不由皱眉着。这恒星改轨道了。要变天的了,过了十万年这六界的恶劫要来了。传说的那个人会来救世,会找到她吗?那个虚无的人能救这六界?恒星君想着他要去一趟神界,得去拜访下沧神。

  凡界林府,悔不见了。此时她站在这人说伤情涯的地方。她听府里的方竹说的民间传说,说传说一个神失去了她的所爱,从这涯下跳了下去。是自灭生命,化成了这伤情涯的风,常年飘于这世界。据说不少的亡命有情人从这跳下去,因为那神会祝福他们来生能准能在一起。不知道为什么听着这传说,泛起了一丝伤感,勾起了她想要来这欲望。

  “姑娘,还是不要站那么近为好,这涯边风大的很,当心把你吹下去。”

  在悔还看着远方发愣,后面传来一女子的声音。悔转身看起,是一女妖,模样小巧玲珑,长得额外媚,散发着梅花香。一看就是会妩媚术的。

  一看见悔的模样,女妖有些被惊讶到一下。

  “看着姑娘,有些似曾相识。”女妖对着悔妩媚一笑。

  “我不曾看见过你。”悔当真没看过她,她看见过的妖,不过才一个。就是被沧神关着的一头白熊妖。那是个绝美的男子,只是可惜不会说话。与那妖才不过一面。那是禁地,她因为私自进还被沧神罚写了一百遍的经书。这是她最讨厌的写字,关键是沧神硬是锁着她写完的。什么都好的悔,一旦被锁住自由当真是生不如死啊。哪想自己的神力不如沧神,不然她可是不会写这个的。

  “只是面熟,看着姑娘样貌很是美,不惊感觉有些熟悉而已。”

  “你这妖,可是这生长的。”

  “当然,我可是都活了好几万年了,可不是那些个小妖。”女妖笑笑。

  “我听说这里的传说才过来看看,你可是见过那神。“

  “又是听传说过来的额,十万年前我都没成型,哪能看见?”

  “你怎么知道是十万年前?你可是真的能扯谎?”这妖当真是会说谎,沧神说的没错。我只问她有没有看见这神,她给我扯什么十万年,当是可笑的。

  “姑娘也是有趣,不过我真的没说错,十万年我可是真的没成型,我只是长在涯边的一支梅花而已。”

  “那有神跳下去吗?这神跳下去,这涯还能让神仙也失去了命?”

  “姑娘,你也是神,怎么不知道?-这涯哪能害了神仙啊,只不是人间普普通通的涯而已。”

  “那神仙怎么···怎么自灭啊?”

  这突然的问话,女妖停下笑。像是想起来什么记忆?

  “我曾经看见一个神自灭的,只不过那时只是一个小梅花而已。”

  “那是什么样的?”

  “只记得那哭泣的声音,漫天飞舞的雪花,下了很久冰雹,那年冻死了不少的植物。也死了不少刚刚才成型的妖。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活了下来,还得到了不少灵力,应该是那位神在自灭后飘散的神力让我活下来。”

  女妖记得当时,她还是一支长在涯边的梅花。因为涯边死过不少人。所以怨气重。她吸收这些怨气得以有了精气化妖心。她就那个神旁边,以为自己也应该和附近的妖们一样活不了。她记得那个神对她说。

  “这世界有什么好啊,你想要成型啊,我帮你啊。”

  她需要努力很久的路,就被那个神很简单的弄好了。她很欢喜自己成型了,还比其他妖的力量更大些。那时候,伤情涯被那神的力量弄了个结界,一切都静的可怕。那些鸟也不敢飞向天空,松鼠也不敢出来,大家都躲起来了。那神一身白衣就静坐在那,还是春天的季节,可是那神的周围却是冷的可怕。她先是发呆,再是不停抽泣的哭着,神力在漂浮着。再是她停止哭泣,然后化成一朵白花绽放,花瓣散了,有化了烟,然后归无。这个春天,突然成了冬天。

  泪不自觉流满了悔的脸。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