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最初不相遇

第二十一章 投怀送抱

最初不相遇 青筝浅眠 2125 2018-10-12 22:00:00

  沉稳低调的黑色轿车驶入车库,车门一开,一条大长腿迈了出来。越清泽手上挂着西服外套,蓝牙耳机还戴在耳朵上,一边吩咐着事务,一手关上了车门。

  走到玄关处,便听到了家里鸡飞狗跳的声音。

  “林维语,你坐好!”拐杖敲在地板上,发出重重的一声响。

  “我不——除非外公保证不打我。”少女不服气的顶了一句嘴。

  “好好说话,别吓坏了维语。”另一个苍老的声音传过来。

  “你站住!不许动。”

  “我不要。”

  越清泽走进去,保姆陈妈看到他,低声说了一句:“少爷回来了?老爷子跟小小姐正在楼上。”

  “嗯,陈妈,辛苦你了。”越清泽含笑点头,拿下挂在耳朵上的蓝牙耳机,迈步向楼上走去。只是还没等他跨上楼梯,一个人从楼上哒哒哒跑了下来,一下子撞到了他的怀里。

  突出其来的冲击让越清泽后退了几步才稳住,怀里的小姑娘抬起头,桀骜不驯的眼神突然就变得乖巧其来,眼里布满了惊喜,“小舅舅!”

  “怎么又惹外公生气了?”越清泽用没有挂着外套的那只手摸了摸林维语软乎乎的小脑袋,开口的声音清朗如玉。

  林维语的眼神闪了闪,笑嘻嘻地把双手往后面一放。

  后面传出了一个苍老却又中气十足的声音,“林维语,你怎么没胆子告诉你小舅你做了什么!”

  “爸,”越清泽看向楼梯上方的老人,微微一笑。

  越鸣点点头,看向林维语的眼神又变了变,“林维语你还死犟是吗!”

  越母从后面慢慢走出来,“阿泽回来了啊,”捅了捅越鸣的手,“好了,多大点事,维语才多大你就这么吓她。阿泽吃过饭没有?”

  越鸣哼了一声,“在打架她还有理了?多大,她已经是快中考的人了!还这么莽莽撞撞,成何体统!”

  林维语不服气,从越清泽的后面冒出一个头,大声回道:“至少我没输......没给外公丢脸”而且,她也不是没事找茬跟那个人打起来的,她只是,太生气了。但是林维语没有说。

  这一句话刺激得越鸣直接要拿着拐杖向林维语扔过来,“你——你是看我打不死你是吗!”

  “舅舅救我!”林维语抱住越清泽的大臂,一双眼睛可怜兮兮地看着他,苦兮兮道。

  林维语的房间内,越清泽坐在床边。

  事情是经过了很久才渐渐平息下来,越清泽也终于搞懂了全部的事情。总结来说就是,林维语在学校因为跟人发生了争执,吵着吵着,就打了起来,而林维语一个小姑娘一下子就撂倒了那位同学,那位同学,是个体重一百八的彪形大汉子的类型。

  越清泽失笑,“那么说,我们家小雨滴还蛮厉害的。一下子撂倒了你体重两倍的人。”说着又伸手揉了揉林维语的头。林维语的母亲在国外,所以林维语一出生就跟在越鸣的身边,和越清泽一起长大,越清泽是老来子,只比十五岁的林维语大了十二岁,可以说,林维语是越清泽带着长大的。林维语小的时候身体弱,越鸣为了给林维语强身健体,就报了一个散打班给林维语,却不曾想,长大后的林维语变成了一个小霸王,脾气可横可横。大概正处于青春叛逆期,有点不服管教,时常气得越鸣甩拐杖。

  而这次跟同学打架事情闹大了,也怪不得越鸣特意从乡下回来教训林维语。

  “小舅舅,我其实不是故意打他的。”林维语低下头,有点委屈。“我虽然知道我不该打人,但是,他活该。”她的声音小小的,带了一点委屈。

  “嗯,舅舅知道。”越清泽目光柔和,放轻柔的音调。

  “小舅舅,他说我......是个没有爸爸的孩子。”

  越清泽摸着林维语的头的动作戛然而止,眼前的小姑娘,低低垂着头一副要认错的模样,长长的眼睫毛上似乎挂了一点液体,很快,一滴泪水滴在了交叠着的双手上,接着是第二滴、第三滴、第四滴......林维语低着头,抽泣着:“我......我从来没想过跟谁打架,可是......可是我不喜欢别人说我没有爸爸,我有,我有,小舅舅我有爸爸的对不对!”

  眼前的小女孩委屈的小脸红透了,泪水不停地滴落,在安静的房间里显得很大声很大声,越清泽叹了口气,伸手摸上林维语的头,看着她的眼睛里带着柔爱的神色,“嗯,而且你爸爸是个特别特别好的人。他还会保家卫国,他特别好。你妈妈也很好,她现在,在做着你爸爸想做的事情,完成爸爸的愿望。所以,维语,你要好好的。好吗?”

  林维语点点头,显然已经控制住了眼泪。布着眼泪的小脸看起来格外地可怜。

  “告诉你一件开心的事,”越清泽决定提前把消息告诉她。

  “什么开心的事?舅舅要给我买口红吗?”她比较喜欢YSL。

  “你个小丫头,好好学习,不要成天想着臭美。”越清泽轻笑着弹了一下林维语的额头,“不是想去泰国吗?给你请了一个泰语家教老师,大概星期六过来教你。”

  “真的吗!啊啊啊啊小舅舅我好开心好激动啊啊啊啊!”林维语的呆滞只持续了一秒,随后便跳了起来,激动地又往越清泽的怀里扑了过去,“谢谢小舅舅!”

  ......

  电梯在稳稳地上行,白屿夏刚刚光脚站着吸收了一点凉气,似乎是有点冷,便把手里的包包抱得更紧一点,以求温暖。她是大夏天三十七度高温都不需要开空调不需要开风扇的人,而开了风扇开了空调,睡觉就要盖上厚棉被,特别怕冷。而刚刚光脚站在大理石地板上,冰冰凉凉的,又伴着一股微凉的冷风,白屿夏打了一个哆嗦,把自己抱得更紧了,心里想着:她不会,醉酒崴脚还感冒吧,那也实在是,倒霉到家了......

  “叮”的一声,电梯开了。

  白屿夏跟在傅璟的后面,慢慢地挪动着,想着家里的药酒要是没有了一会还得下去买。只是走着走着,前面的傅璟突然停了下来,白屿夏来不及岔开,直直撞到了傅璟的背上,靠,这下子,干脆毁容了。白屿夏摸着鼻子心里只有这一句话。

  “我倒是第一次发现,白小姐挺喜欢投怀送抱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