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都市毛线球

第十九章 架火上烤还撒一身辣椒面

都市毛线球 非文王 3375 2018-01-13 07:07:18

  林淑凡把手里正拿着的电视遥控器呯地一声斜摔进了电视柜底下,电池盖儿打着跟头蹦了出来。

  顾建国俨然胜利者的姿态,质问道:“你摔打谁呢你?”

  林淑凡眼睛斜看着他:“我摔打我自个儿呢,怎么着?”

  顾建国不知如何作答,林淑凡接着道:“我嫌我自个儿眼瞎,你有意见?”

  这种指桑骂槐的招数他也不是第一次见,答道:“你瞎,我还瞎呢!”

  林淑凡被他的愚蠢气乐了,换了一种口吻:“顾建国,你长脑子了吗?”这种语气是母亲对孩子的语气,包含着怒其不争的语重心长,顾建国还没想好怎么对付这种语气,林淑凡接着说:“多多今年刚参加工作,上班以来哪天能自己按点儿起床?到了笑笑那儿谁叫她起床啊?你以为人家笑笑和丫丫跟你和我似的这么贱啊,迟到三天人家老板不给她开了啊?”

  顾建国的脸色已经开始变了,已经不是想着怎么对付林淑凡,而是想着下一步怎么为自己的见识短浅而争辩。

  “再说她有没有男朋友你知道吗?你不天天说你闺女跟你好吗,她跟你说过她男朋友的事儿吗?这么大姑娘天天倒饬成那样儿,描眉画眼儿的,天天喷完香水才出门,要说她没谈过恋爱你信吗?”顾建国已经开始干咽唾沫了。

  “她住在家里头有个早出晚归的我们好歹还知道,她住她姐那儿,一宿不回家你知道吗?你指着笑笑和丫丫替你看着啊,人家是你雇的保姆啊?多多要是在外边儿跟男孩子乱来,就连怀了孕去打胎你都不知道!”

  最后这句话真是致命一击。男人最不放心的就是男人,一说到打自己闺女主意的男人,一说乱来和怀孕,这事儿顾建国百分百信。他结巴了,想顽抗,但是满脑子想得都是男人和多多。“这……这都是你们女人的心眼儿,我哪儿想得了这么多啊……”

  林淑凡认真地看着他说:“你心眼不是挺多的吗,你心眼儿都放哪儿了?天天就是算计那些跟我娘家吃亏占便宜的事儿,你不是心眼儿少,你是心压根儿没长在正地方。”

  认识到自己的低智商,这个男人现在已经陷入深深的忧虑之中。林淑凡走到电视柜前面,俯身捡起遥控器零件儿,又趴在地上用手从柜子底下往外掏遥控器的主件儿。她用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嘟囔道:“算了,怨谁也没用。就是自个儿瞎了眼。”

  无论各方势力如何角力,这一局的胜利者是多多。她带着一只行李箱,抱着对自由腐化生活的想往,入住到了表姐家。大家都是怎么想的,当然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得到了自己想要的。至于住进来以后怎么样,反正先住进来再说。

  林淑凡的电话比她更早一步到了笑笑那里,那颗忧虑的母亲的心,总是走在女儿脚步的前头。

  电话里,林淑凡是这么问的:“笑笑,你说让多多搬到你那儿去的啊?”

  这话问的真让林笑笑没办法接。单纯直接并擅于忍让和想通一切问题的林笑笑也明白,这句话只要是接了,以后所有的是非和责任都得她一个人扛。

  “哦,多多和我说,她想搬过来住。”

  “你就不应该答应她。”林淑凡斩钉截铁的说。笑笑明白了,无论怎样说,她的责任都是逃不掉的。

  “你越是惯着她她越任性,她在家你小姑夫就惯着她,把她惯得太懒了,除了能把自己收拾干净什么活儿都不干。现在可倒好,你还接着惯她。我不同意她搬到你那儿去,给你添麻烦,她说是你让她去的,说‘我姐对我好,我愿意和我姐住一块儿’。你看看,她就是仗着你对她好。你以后可不能再这么惯着她了,让她没事儿的时候多收拾收拾屋子,也帮你做做饭什么的。”

  林笑笑只能赞叹林淑凡说话时的严密水泼不进,跟下五子棋似的,后路全留在了自己那儿,别人的路都让她给堵住了。

  在多多毕业之前,笑笑一直都没意识到小姑调理人的水平到底有多高。

  她是兄妹几个里学历最低的,但最能锻炼人的却是生活。林淑凡所经历的生活最复杂也最严酷,初中辍学下乡插队、回城当工人、大龄才嫁入铢锱必较的市井人家、长年携夫女居住在娘家直到为母亲送了终……能在严酷现实中修炼出来的,要么是道士,要么是斗士。林淑凡就是后者。她掌握了太多与生活抗衡的技能,这种技能的养成基于对自己的保护,也基于对世界的不信任。她曾全心全意的为了娘家而奉献,全心侍候老母亲,全心保护家中的独子、她的大哥林更年生活的安稳舒心。如今,她曾经保护着的都比她更强大,老娘驾鹤西去油盐酱醋什么都烦不着她了,大哥的日子比她不知道好多少。即使她的世界已经不需要她再去战斗,一身铠甲长成了皮肉,长年征战炼就了一颗万事周全以防人防己的心。如今她和小辈儿们打交道,小辈儿们的力量也都比她强大,于是她在血脉亲情里仍然不能把一颗心全放下。

  她在电话里一直在用责备的口吻说笑笑如何惯着多多,对多多如何好。听到这些的林笑笑已经什么观点都表达不出来了,她不愿意承认是被心眼儿比筛子眼儿还多的小姑捧到了架子上,但事实的确如此。

  入伙当晚,多多还没把必要的衣服和洗漱用品从行李箱中取出来,就先从书架里挑几张电影碟片窝在沙发里看了起来。

  丫丫晚上不回来吃饭,于是笑笑特意没把晚饭做得很复杂。三姐妹的合居生活不要以过于热烈的气氛开始,以免有一天矛盾爆发时落差太大。

  笑笑把两个菜摆上桌并把自己的饭盛上,然后招呼多多去盛自己的饭。多多在连叫了两遍后才按了暂停键,然后以风速进入厨房盛了米饭,就站在餐桌旁把两种菜各盛一些在自己的碗里,又窝回沙发一边吃一边看了。笑笑收拾餐桌时,看了看背对着自己正看电影的多多,又看了看被多多搁在茶几上的碗筷,终于还是走过去把碗筷收走了。多多当然察觉不到美国大片之外,一些现实中的情绪也在发生和发展。

  收拾好晚饭的残局,笑笑看看时间还早,于是下楼去散步。她没有招呼多多,瞅她的样子即使招呼了也一定不会去。

  她先是去小区里流浪猫常盘桓的地带,把带下楼来的一袋子猫粮放在草丛中的一个碗里,那是好心人放在那里专供大家放猫粮的。远远近近的几只猫走过来,吃得很矜持。双方都见怪不怪的样子。

  她又在小区里溜达了几圈儿,上楼准备洗漱休息。

  刚一开门,听见多多在问:“姐你回来啦?”

  她答应了一声,换鞋。多多从沙发上跳起来,腾得跳到她面前:“姐你别换鞋了。”

  她抬头说:“怎么啦?你要下楼?”

  多多又来卖萌那一套:“姐,我想吃点儿零食,可我要下去的话还得换鞋换衣服,要不你别换鞋了,再下去帮我买趟呗。”

  笑笑这次没有犹豫,她把脱了一半的鞋彻底脱下来:“你自己去吧,正好熟悉一下环境。小区里的小卖部关门了,你得到外面买。”

  多多有点儿失望,一听还要去外面买瞪大了眼睛,好像接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任务:“那得走到哪儿去啊?”

  笑笑把鞋放进鞋柜:“小区外边儿有个24小时便利店,从小区东门出去,过一个红绿灯就能看见。”

  多多为难地说:“那你不跟我去啦?”

  笑笑说:“我不去了,我要洗脸睡觉了。这条街挺安全的,没事儿,你自己去吧。”

  多多眼珠转一下:“那我给丫丫打个电话吧,看她什么时候回来给我捎回来。”她那种因为想到一个好主意而自鸣得意的小表情又出现了。

  多多在那里找电话打电话,笑笑进自己房间去洗漱。不一会儿,听到了开门关门的声音。一定是丫丫拒绝了她,笑笑一边刷牙一边想。想到这儿她忽然想起来,多多今天第一晚正式住进来,丫丫会不会以今晚不回家睡觉的方式表示自己的不情愿。于是她擦了脸拿起电话给丫丫打电话,没人接。刚挂断电话就又听到了开门声。

  丫丫回来了。

  笑笑站在自己房间门口,问正换鞋的丫丫:“多多给你打电话了?”

  丫丫的表情很正常,似乎对多多住进来这事儿接受的非常自然:“对,让我给她带零食,我说已经进小区了,不想再出去了,让她明天再吃。”她一边朝卧室走一边说:“她非要现在吃,非要现在吃就自己买去呗,不惯这毛病。你刚给我打电话干吗?也要捎东西?”

  笑笑有点儿为自己的担心感到尴尬:“没事儿,就是问问你怎么这么晚还没回来。”

  “得了吧你,我以前也这么晚回来,你怎么没给我打过电话?是不是怕我今天晚上不回来了?”一下子就被丫丫看穿了。

  丫丫说:“我要是今天晚上不回来住,你会觉得我是在向你和多多表达不欢迎她的态度,但是……”她强调了但是两个字,“但是多多自己是感觉不到的。她会觉得我应该属于经常夜不归宿的那种人,她一个人一个房间住得更爽,以后我要回来睡觉她还不适应了呢。”

  笑笑息事宁人地说:“没有那么多事儿,她还小,我们让着她点儿就行了。”

  丫丫看着笑笑说:“我觉得你对自己的认识不够客观,你知道你有点儿强迫症吗?”看笑笑点了点头,她又说:“那你也知道自己有点儿洁癖吧?”笑笑又点点头。

  丫丫也点了点头:“好,看看咱俩谁先受不了。”

  第二天早上,有轻微强迫症及洁癖的林笑笑首先面对的,是铺满茶几的零食包装袋和地板上围绕沙发的一圈儿零食碎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