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诗歌散文 生死说:双亲

上8

生死说:双亲 司空城 1082 2018-01-14 16:00:42

  常道用撮子把扫完屋里的锯末子撮到院子。收起炉具,用锯末子把那片地扫几遍,用脚踩碾蹭,然后又收了进屋倒煤槽子里——等中午做饭掺煤烧火。

  天空划过一道闪电,从窗子传进来,让人惊恐。春生和爷爷脱鞋上炕,一齐往外看。外面豆大的雨点噼里啪啦落下。厨房刷碗的玉芝,急忙把拖布桶送到房檐下的一个合适的地方。

  雨声哗哗,稠密而响亮;雨点起落,渐渐不可辨。

  平坦的地面,形成移动的水泊,洼沟便形成奔涌的河。环宇茫茫,天水纵流,地上的一切顺流而去。远处高低横竖错落的房屋,笼上濛濛烟雾,天地显得混浊不分。

  仕奇在的时候,一下大雨,就喊:“大雨哗哗下,北京来电话,让我去当兵,我还没长大。”

  志存不喊,因为他大了,他在察看。

  天空的云,看不着边际,也看不着缝隙,让人看不出薄厚。雨下起来,洋洋洒洒。

  放在外面的物品,被大雨冲洗得干干净净,石台也清清凉凉。门前的大树脱去了浮尘,看上去像生菜油菜一般。

  闪电掠过,朦胧的世间出现一丝光明,随后的雷声让人动魄惊心。雷声在远方滚动,却让压抑的心放松。

  外面有行人走动。雨点开始变得缓慢、稀疏了。

  常道让玉芝找出雨衣,他要带春生上学去。雨衣放在一个柜子里,叠得整齐熨帖,玉芝两手托着看,然后递给常道。

  这是件做工极好,带布里儿的雨衣。家有两个历史悠久的栗色箱柜:一个装布料,布料包袱中夹放着钱;一个装着叠得板板整整的衣裤,雨衣就放在这只柜里。两只柜子相同,是根据左右位置知道哪只装什么。这件雨衣,每年在下大雨时拿出穿穿,雨中“冲洗冲洗”,然后晾干收起。它就在这柜中存放也有三十来年了,这中间还有段插曲。

  常道退休时,要回老家去。什么都想卖,或送人,但是唯一舍不得的是这件雨衣。拿去市场,有人出过价,嫌低;可是贵了,人家不如买新的呢——他人哪知“个中滋味”以及家中“至高荣誉”。

  常道思前想后,要带回老家。玉芝说,回去也不干活,有伞就够了。

  闺女贤贤已结婚,她常过来帮着收拾东西,“你们不用的留给我们吧”,常道说行啊,可还是让玉芝把雨衣收起来了。

  志存来家忙了几天,要回去了,说:“哎爸,你的雨衣想卖?”“啊。”“想要多钱?”“15块。”

  “我正想买一件呢。”志存拿出15块。常道接了钱,平整地放入兜中,拍了拍,如同完成一件大事。

  那是老辈人对少有的几件“藏品”的珍视。它是过去人生浓缩的记忆;买卖,进行交易,那是在定价曾经的历史。其真实的想法是,需要有情感寄托的交代和传递。

  事后贤贤笑着问:收了?没打折儿?

  志存心里明白这15元的价值和意义。东西给谁,是经过了许多斟酌,以至隐忍不能说的犹豫。在市场是不会成交的。斟酌的是放哪心里踏实。东西放在那,用与不用倒在其次。新主人应知道它的分量,懂得爱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