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雪莲花盛开的地方

第二十八章 雪莲花盛开的地方

雪莲花盛开的地方 独践雪径 2715 2018-01-13 11:38:21

  我们寄宿在附近一处藏民的家里,夜幕低沉,达瓦因为多日的劳累已经沉沉睡去,我替她整了整被子,看着她熟睡的样子,小小的脸上暗红的瘀伤依然清晰可见,但睡得很香甜,我心中叹息一声,爱怜地摸了摸她的头发,转身走出了房间。

  房间外,卡哇的声音传来,“还没睡吗?”

  “我睡不着,来看看达瓦,你不也一样,”我道。

  我们彼此静静相望,却不知道从何开口,虽然重逢是喜悦的,但我也体会道了什么叫此时无声胜有声。一切的话都不必说了,一切的话只要看道彼此就好,一个眼神的交流心里都懂,相遇也好,缘分也罢,都静静地永远停留在这片时空了。

  许久后,我说道,“达瓦以后就拜托你照顾了,你可以去找军区的首长李建国,他也会帮忙的。这里是银行卡和留给达瓦的一封信。等我走后,你代我转交她吧。”

  卡哇突然紧紧抱住我哭着道,“我不许你说这样的话,好像你就要离开我们一样的,有什么事我们不可以一起去面对吗?大叔?”

  “不可以的,你们还年轻,未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不必陪我去冒这样的险。”我抚摸着她的脸说道。

  “大叔,我不要你离开我,我的心已经属于你,若你离开了,我的心也会死去。”

  一片温润满含滚烫热泪的唇蓦地封住了我的嘴,在我的脸,我的眼,我的鼻,我所有的一切疯狂肆虐,我感受到被强烈的占有,还有那浓浓爱意中的不舍。

  当潮水慢慢退却,卡哇望着我说。“你真的决定了?”

  我知道她说的是什么,坚定点点头。

  “那好,你保重。”卡哇没有再说什么,慢慢走进了房间。

  凌晨的时候,我决定独自出发,因为我更害怕离别的伤感,留下了住宿的费用,我默默离开了藏民的家。

  从拉萨经格尔木到达昆仑山口,玉虚峰在昆仑山口之东,

  昆仑山脉平均海拔6000多米,自古便是中华民族的龙脉。其延绵万里,气势磅礴,群山银装素裹,玉虚玉珠二峰犹如姊妹,互相守候万年。

  几度奔波,我终于来道玉虚山下,抬眼望去,只见玉虚峰直插云霄,山间更是云雾缭绕,恍若仙境。

  山下很远的地方有几处帐篷,有的是此地旅游的人搭建的,还有一些登山爱好者在此处的大本营。我穿好此前早已经准备好的装备,戴上护目镜,正准备出发。

  “大叔,叔叔,等等我们,”是达瓦和卡哇的声音。

  我一愣之下,转头望向不远去的两道身影。后面还跟着一条藏獒,正是多日不见的多杰。

  达瓦和卡哇飞奔而来,料不道他们会跟来,我有些吃惊又有些生气道,“你们怎么来了?”

  “我们不放心你,卡哇姐姐跟我什么都说了,你难道非要找到梅朵姐姐吗?”达瓦道。

  我点点头,亲热的摸着多杰。

  “那好,我们陪你一起去找。”

  “胡闹,你以为这是好玩吗,”我生气道。

  “反正我不管,”达瓦嘟起了嘴,转头不看我。在我和卡哇的耐心劝导下,达瓦才消了气。最后我不得不决定,让达瓦留在山下,让卡哇陪我登山,一旦到达承受不了的时候,我会陪卡哇一起下山。

  当我把达瓦安顿在一处登山者帐篷的时候,他们听说我们两个人要登山,都劝我们不要去,因为实在是太危险了。

  但我执意如此,和卡哇出了帐篷,后面达瓦的声音传来,“叔叔,姐姐,你们一定要小心啊,我会在这里等你们回来。”

  我重重点了一下头,向她挥了挥手,我帮卡哇整理好装备,然后用一根绳子把我们连起来,以防出现什么意外。

  多杰在前面带路,开始的时候一切都很顺利,我们一起有惊无险地渡过了许多冰河,这里的气温非常的低,大风呼呼地吹着,不一会儿,我便冻得双手发麻,脚上更是像被灌了铅一般,很重很重。我听到卡哇牙齿忍不住打颤的声音,问道,“怎么样,还好吗?”

  卡哇道,“不用担心我,我还撑得住。”

  我见她硬挺着前进,心中一痛,太阳已经升起很高,但没能带给我们一丝热量,狂风肆虐着把雪吹向我们的雪镜,我眼前一阵模糊,能见度越来越低,我试着用僵硬的手去擦拭雪镜。

  就在这当口,我身上的绳子一紧,我转身望去,哪里还有卡哇的影子,不好,卡哇一定是掉到冰窟去了。

  说时迟那时快,我迅速反应过来,双脚牢牢钉住地面,手上用力拉紧绳索,大喊道,“卡哇,不要紧张,手上抓紧,快爬上来。”

  经过一番折腾,卡哇终于获救,我们坐在雪地上,大口大口喘气。

  休息了一阵,卡哇依然不想放弃,雪地上的冰裂缝越来越多,我们小心翼翼地前进。为了防止再有意外发生,我把多杰也拴在了我们一起。

  冰坡逐渐陡峭,雪线向天空延伸着,卡哇走得越来越慢,我看着太阳的规矩,大概是到了午后时分,心想也该休息一下了。

  我拿出先前准备的食物和卡哇吃了一些,然后给多杰分了些,多杰虽然有点气喘,但他毛多肉厚,身体健壮,显然比我们的适应能力更强。

  午后,我们行进得更慢了,冰鞋钉在地面,人也忍不住要摔倒,永无止境的雪线永远出现在前方,我们也不知道到底爬了多高,我越来越吃力,何况是一直硬挺着的卡哇,我们休息的时间也越来越长。

  太阳已经偏西,我准备放弃,待明日和登山的人一起结伴来。此时若不及时下山,恐怕就永远回不去了,卡哇只是摇头不肯。

  无奈之下,我们只得下降一段距离,准备在这里度过一晚,我在山间背阳的地方找道一处柔软的积雪,挖起雪洞,然后把帐篷放在雪洞里,这样才感觉暖和了许多。

  然后点燃准备的蜡烛,用钢杯烧了些雪水,递给卡哇,我们三个挤在拥挤的雪洞,听着外面呼呼的风声,心中却是异常平静。

  “明天我送你下山吧,”我道,

  “不,我还能坚持,我们走了这么久都还没有看道雪莲花的影子,姐姐一定还去过前方。”

  “那等你坚持不了的时候再告诉我吧,”我只好道。

  “嗯。”

  我搂住她度过了雪山上难捱的一晚,清晨的时候,我们吃了些食物继续出发。

  路上,我们终于在山坡的一些石缝边看到了雪莲花,那一株淡绿色的叶子上托起的雪白花苞,在冰冷刺骨的寒风中娇艳开放。我惊叹于她的美,更敬畏她独自绽放的勇气。

  “这是普通的雪莲花,听说百年的雪莲花有淡淡的光晕,而且是晶莹剔透的。”卡哇叹道。

  我点了点头,继续往上攀登,突然之间,我听到山顶传来“轰隆隆”的一阵大响,我感觉整个山都在颤抖,片刻之间,漫天的冰雪潮水般像我们涌来。

  “雪崩,快跑。”我叫道。

  我们飞速向山下跑去,卡哇和多杰在前,我在后,我感觉到后背被冰雪狠狠拍打着,脚步不敢有丝毫停留。

  突然,我的身体一沉,转瞬间一道巨大的冰雪裂缝出现在我眼前,还没来得及惊呼,顷刻之间身体便开始急速下坠。

  我双手想拼命抓住点什么,却毫无着力点,什么也抓不住。眼前是无尽的黑暗,耳边是呼呼的风声,整个身子仿佛堕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在最后的关头,我清醒异常,知道时间宝贵,我一定要给卡哇生的希望。我没有丝毫犹豫,挥刀斩断了联系着我们的绳索。

  “多杰,快走!”

  “卡哇,答应我,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

  我用尽生命最后的力量大喊。

  黑暗中,我追寻着前方一道微弱的亮光,一朵缓缓散发出光晕的雪莲花出现在我的眼前。她晶莹剔透,盛开在冰雪的裂缝之中,在她的不远处,我看到了一道美丽的身影。梅朵脸上微笑着,一如我初见她时的模样。(本卷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