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沿溪南行,两宽生欢

第五章 圈套

沿溪南行,两宽生欢 火北 2301 2018-01-04 04:50:46

  温溪进厨房,看吴姨做饭,是不是给她打下手,向南城从房间里走出来,走到了饭桌上。

  温溪把菜端了出来“可以吃了,我拿饭给你,等一下。”饭有些烫手,温溪忙忙乎乎的把饭放到他的面前,向南城抓住她的手,轻轻的吹她有些烫到的地方。

  “真蠢。”温溪看着他,缓缓地笑了。

  “这很正常,小题大作。”温溪收回手,跑回厨房。

  向南城看着她,心里不禁一丝暖意,这个样子不就是他想要的吗。

  温溪把菜都端上来后,让吴姨坐在桌上一块吃饭,温溪不停的给他夹菜。

  “这个好吃,你尝尝。”

  “这个有营养,快吃。”

  “这个我做的你尝尝。”

  一餐饭整个房子回荡着她的声音,向南城也不拒绝就让她夹菜。

  “过两天陆慕结婚了。”温溪的动作停顿了一下,然后又给他夹了菜。

  “他给我请柬了。”

  “到时候跟我一起进去吧。”

  “好。”温溪吃着自己碗里的饭,头也没抬一下。

  向南城吃了几口就回楼上,他们能够坐在餐桌上好好说话确实不容易了,温溪心头一暖,现在都已经重新开始了。

  温溪这几日一直都在餐厅忙着,向南城也没说什么,就是偶尔说一句,辞职吧。她也没听进去。

  到了陆慕结婚的日子,温溪穿一件淡紫的小裙子,乍一看,美的不像话话,向南城在楼下等着温溪,温溪下来的时候,向南城一阵愣住,勾起笑容“走吧。”

  温溪点了点头,跟着向南城坐到车上,两个人自己做自己的事情一直都不说话,气氛有些凝固。

  到了婚礼现场,温溪挽着向南城的手走进去。

  “你们来了。”陆慕站在门口接待来宾,他的笑容依旧不变,对谁都一样。

  “新婚快乐,新郎官。”温溪灿灿一笑,这一刻向南城居然愣了一下。

  “谢谢,你们进去坐吧,待会我就来。”向南城点了点头,跟温溪走了进去。

  他们的位置很前面,等会的婚礼他们可以看得很清楚。

  婚礼开始了,新娘长得很漂亮,方总的千金方挽言,性格很好很大方,很配陆慕,门当户对的,天造地设的一对新人。

  方挽言缓缓的走向陆慕,一张笑脸显她极其漂亮,陆慕也是一张笑脸,但他的笑脸多少有些牵强,是因为什么,林书霏吗?

  当司仪问道愿不愿意的时候,方挽言毫不犹豫的说出我愿意,到了陆慕他有一丝犹豫,却用宠溺的笑盖过说我愿意。

  吻上了方挽言的那一刻,温溪觉得自己所有的想法都不切实际了,陆慕会很爱方挽言的。

  记者在底下拍照片,明天北市又会有一则新闻,陆家少爷陆慕与方家千金方挽言,这场爱情故事以完美画上恋爱的句号。

  温溪看了看身边的男人,他会不会也给自己一场这样的婚礼,不需要多奢华,她想要的是他给她这样的宠爱。

  向南城看着台上的人,心里知道温溪在看自己,她也很羡慕,可是,他不能够给他这么一场她要的婚礼。

  新人下场之后,温溪喝了一小口的水,看着向南城“我去趟卫生间。”

  “快点回来。”温溪点了点头,转身就走了。

  温溪在卫生间,仔细的补妆,这时候突然走进来了一个女人,进来洗脸。

  这个人,温溪认识,是餐厅的老板,这个女人叫许安,这个女人做事狠……温溪能做到这个位子,纯属自己打拼,还有她最后的赞同。

  两年前来家餐厅应聘,许安本来不想应聘她,但温溪当时跟她保证,餐厅所有脏活累活她来做,绝不接投诉,半年都不收工资,只要包吃包住就行了,许安才同意。

  半年之后觉得温溪不错,才开始让她慢慢当服务员,慢慢给她其他事情做,事情交给温溪许安也很放心,所以最后许安让她当这个经理,温溪其实还挺感谢她的。

  “老板。”温溪转过身来,向她问好,许安看她,对着镜子涂着口红。

  “现在富了?”她转过来一脸妩媚的样子。

  “没有,这是我一个好朋友的婚礼。”

  “你知不知道,餐厅最近发生什么了。”许安皱了皱眉头,温溪自己慌了一下,最近发生了什么,她这个做经理的应该是最清楚,但她真的不知道。

  “看你这个样子就是不知道,餐厅的账单出现了错误,一个很大的错误。”许安的语调还是没变,很平静,平静到温溪有些不相信,这些账单温溪都有亲自过目的,不可能啊。

  “不会的,我……每次都会去看的,怎会有错……”温溪顿了一顿,这样的说话这些钱就不就会是她拿走的,但她没动过,一定是哪里出了差错。

  “我让你进来,一是佩服你的魄力而是相信你的人品,而今看来,你的人品我不能相信了。”许安很冷漠的表情,刺痛她双眼,那一刻她觉得自己一瞬间掉入万丈高冰之中,动都动不了。

  寒冷冻僵了她的四肢,她的嘴也被冷的微微一动后就再也没有反应了。

  不…不是的,没有。温溪最后想要为自己辩解的话,咽了下去,她不会信的。

  她勉强的撑着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咬了咬牙,就算再不行,也得回家在说。

  “向先生,我已经按照你说的做了。”许安站在向南城的面前,褪去了方才对温溪的样子取而代之的是一股骨子里的妩媚劲。

  “好,你就下去吧。”向南城为了让她离开那里也是煞费苦心拍了这出戏,找到那些账单编出了这些谎言。

  可当温溪一脸有气无力地走出来呢时候向南城一时间有些后悔。

  啪,一声,大屏幕上显示出了温溪半夜三更坐上了沈谧然的车子,拥抱,那个角度,刷,温溪的脸色白了。

  婚礼现场一片哗然,陆慕急忙让下面的人关了,并在询问是谁放的,没人回答。

  记者找到了温溪,一直在询问,向南城直接离开了,温溪招架不住这些记者,在他们之间她想离开这里。

  这次她怕是说不清了,温溪坐在位子上那些记者没有放过温溪。

  ——你与当红明星沈谧然半夜三更坐在车里拥抱这件事情如何解释。

  温溪没有回答,没有动,如一潭死水一样,坐在那里。

  ——你与沈谧然的感情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听传闻,你们的感情已经很久了。

  温溪咬咬牙,没解释,向南城没有来,没有来帮她,但她心里祈祷着,向南城你快来。

  ——你今天作为向南城的女伴,是不是移情别恋他人了。

  温溪没有说话,她什么反应都没有,她看着这帮记者,他们问着一些温溪回答错一个字就会将她写的很不堪的问题。

  你知道绝望吗,那一瞬间,像是千万陨朝着你击来,你却毫无反驳之力,你做的一切都是徒劳,毫无意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