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你好,竹马大大

第二章 亲亡

你好,竹马大大 霉仁碍 2083 2018-01-13 11:43:11

  “岊岊,今天我们去??地,听说哪里啊,风景很好,而且食物也很好!”隗父开着车,冲隗岊和隗母咧嘴一笑,兴奋地说,显然他是一个大吃货。

  “你啊,一遇到吃的你就停不下来了,这么多年了,在孩子面前也是这样。”隗母温柔一笑,带有些宠溺道。

  “唉唉,不要揭我的底嘛⊙?⊙!”隗父也有些着急了,毕竟在孩子面前要保持严父形象滴。

  一家人一路欢声笑语,和睦融洽,幸福的不得了。仿佛不管发生什么事,他们都不会离开彼此。但他们虽然有这种想法,但他们却无法预知未来发生的事情。

  隗岊看着一家人如此融洽,一种幸福感涌上心头,刚刚露出微笑。

  “蹦——”隗岊只感觉一阵巨响,身体不自觉地向前倾。可就在这头时,隗岊感觉到,隗母抱住了隗岊,而且还是那种超紧的抱,不像平常。接着,隗岊觉得脑袋一震,双眼一黑,暂时失去了意识。

  醒来时,隗岊看到隗父保持着刚刚冲他们笑的角度。但此时的隗父不是脸上带笑,而是额头模糊一片,鲜血布满了隗父的整个脸颊。

  “父亲!”隗岊吼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叫声。

  隗父虚弱地蠕动着双唇,慢慢地嚼出几个字“你,以后,的,路,父亲,母亲,再也不,能陪你,走下,去了,你,要,小,小心啊……”说完,隗父就死绝身亡了。

  而死之时还死不瞑目,隗岊学着电视里的人一样,慢慢抚过隗父的双眼。

  转过身来,手又摸上隗母的脸,当隗岊摸到鼻下时,发现隗母已经没了呼吸。

  第一次接触死亡,还是双亲死去,而隗岊也还是一个孩子,接受不了这种阴阳两隔,嘶吼了出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哈哈!啊啊啊!”哭声带着沁入灵魂的悲切,无助得整个世界都抛弃了他,孤寂的他没有一个人能现在他身边,安慰一下,或给他一个肩膀。就这样一个人,一个人静静地嘶吼着,发泄着。

  慢慢地,从车里出,死气沉沉地跑向撞他们的车。拿起一块石头,砸开车门,钻进去,挥起石头,往那个已死去的车主猛砸。好像发泄,但又像是在报复。

  反正隗岊现在双眼猩红,像一个疯子,报复着一起车主。

  当警察和救护车来的时候,隗岊也因为体力不支,而晕倒。

  当醒来时,隗岊发现自己躺在床上,马上爬起来,便看见安亦北正趴在床变,睡着了。显然是昨天为了照顾隗岊而太困不小心睡去。

  隗岊突然露感动一笑,原来这世上还有人在关心我。

  就这样静静地看着安亦北很久,安亦北才珊珊从睡梦中醒来。

  “吾。”伸了个懒腰,揉揉眼睛,看见隗岊醒来了。马上上前问道,“好点了吗,头疼不疼啊?”

  面对刚失去双亲的隗岊来说,这一句普普通通却是戳中泪点的少数中的一句。

  闪着泪光,微笑着摇了摇头,“没事了。”

  “小岊,那个,你爸爸妈妈死,死了。”安亦北看着隗岊如此娇弱,有点不忍心告诉他这么令人伤心的消息。

  “嗯,我知道。”隗岊脸上呈现着不属于场景需要的平淡。

  “那,那你有亲戚吗?像叔叔阿姨,爷爷奶奶?”

  “嗯?没有,就算有,我也不认识。”

  “那,那我告诉你一个消息。”

  “嗯?什么消息?”

  “就,就是,你昏迷的这五天,我妈妈把你的抚养权收在了她的名下。”有点深奥,隗岊小鹏柳不懂。

  “就是,你以后和我住在一起了!”安亦北吼了一句,隗岊终于懂了。

  “为什么啊?”隗岊又抛出一个问题。

  “因为你没有亲戚,现在你父母又死了,所以我妈妈就把你寄到了她的名下。”

  “哦~真好,不用担心没地方住了,流落成一个小乞丐。”隗岊装作轻松地说。

  看着他这样,安亦北又一次为这个少年感到心疼,按住他的肩道。

  “记住,以后,这一辈子,这下下辈子,只要有我在,你永远不用担心自己会无家可归,因为我会给你一个家,你永远不用担心自己没饭吃,因为我会努力赚钱,快快长大,我养你!”小小地年纪,却说出如此感人的话,让隗岊心中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守护好眼前的这个小人儿。

  “嗯!”又是微笑,不过这次微笑明显到达灵魂深处,发自内心。两个小人儿在无人知晓的时候定下了两人终生的信念。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哈哈!啊啊啊啊!父亲母亲!”隗岊忘记不了父亲母亲死亡之时,他们死不瞑目,却死死护住年少的他。他那撕心裂肺的喊声。

  “岊岊,岊岊,又做噩梦了?乖,大宝在这儿,乖。”大宝,是安亦北的乳名。安亦北他此时坐在隗岊,温柔地帮隗岊擦虚汗,和温柔的哄他。眼里的柔情,都能溺出水来了。

  在隗岊和安亦北他们做了半年的邻居,隗岊他们一家三口出了事。

  车祸夺走了隗岊他父母的生命。在他们临死之时,却还护着幼小的隗岊。

  幼小的隗岊第一次接触死亡,这让他童真的回忆里,留下了心理阴影。

  因为那次事件,隗岊每个晚上都会做噩梦,只有安亦北抱着他睡,他做噩梦的几率才少了很多。

  隗岊现在的脑海里想的全都是父亲母亲死亡之时。

  “你,以后,的,路,父亲,母亲,再也不,能陪你,走下,去了,你,要,小,小心啊……”这是隗父最后一次跟他说的话。

  有人,一定有人。一定是有人做的,要不父亲母亲原本幸福安康的生活怎么可能会突然发生车祸?怎么可能突然就发生在今年?

  不得不说,隗岊小小年纪。但他脑细胞很发达,思维能力很强。一下就推算出隗父话中有话。

  早上一醒来,就看见安亦北天使般的脸颊。隗岊微微一笑,轻轻抚摸了安亦北的头,柔柔的,软软的,像抚摸大型犬一样。

  谢谢,谢谢你,我还有你,用口型轻声说。慢慢,慢慢地,在安亦北的额头上落上一个吻。然后又马上离开,笑着,像一个偷了惺的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