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善晚

第三章

善晚 顾南臣 3015 2018-02-15 03:24:53

  萧峯跳窗而入,果然看见房门旁昏睡的丫鬟,为了以防万一,萧峯点了丫鬟的睡穴,弹灭了房里的灯,一步一步朝床边走去,看着鼓鼓的被子,萧峯猛地转身,看见一个花瓶迎头而来,来不及多想,将身子一偏,用右手一把抓住花瓶颈,左手用力将那人勾紧怀里,他的欢儿,还是那么聪明,“你是谁,为什么闯进我的闺房?”苏锦晚用力地挣脱,她早就醒了,只是不想起来,她天生耳力异于常人,那两人在后窗的谈话她隐隐约约能听到一些,“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在这落了一件东西,现在要找回来”萧峯轻而易举地卸下她手中的小花瓶,把花瓶放到轻轻地放到桌子上,左手搂着她腰的力度丝毫不减,她腰身太细,一只手就能抱紧,“若是落了什么东西,你只管拿去就是,过会儿我的奶妈可能来查房,你……”“别动,查房就让她查,我不怕,一个女孩儿的清白重要,还是我的命更重要,孰轻孰重,小姐心里应该会有思量的”萧峯轻轻用右手将她彻彻底底地拥入怀中,还有力气挣扎,看来还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严重。

  “公子身上龙涎香可不是一般人能熏的,公子如此不怕丢了家族脸面”龙涎香在大宋只有王孙贵族才能用,普通人用不起也不敢用,苏锦晚手指掐在肉里,尽量让疼痛使自己保持冷静,“啊”萧峯一下就把她抱起来,吓得她惊呼一声,后知后觉才发现她居然紧搂着他的脖子,立马抽回了手,“你倒是聪明,可是现在你能奈我何?”轻轻把她放在床上,“别动我,不然我就自尽”苏锦晚快速抽下头上的簪子顶着自己的喉咙冷冷地说,“我不动”萧峯笑着如鬼魅一般,忽然之间又变了脸色“怎么可能”一把扯过她的手,将簪子掰下来,两下点了她的穴道让她动不了,女人的力气本就比不上男人,何况苏锦晚还病了,截下她的簪子轻而易举,“你别乱想了,我不会对一个病秧子感兴趣的”萧峯一边说着一边将簪子收入怀中。萧峯把被子一把掀开看见里面的枕头,勾了勾嘴角,但是房间里没有光亮,没人看见这迷人的一幕,林峯把枕头放好,把苏锦晚放到床中间,替她把被子盖好,然后又拉过她的手腕,“不论公子有何目的,请自重。”苏锦晚知道自己已经是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了,但她不能呼喊,女子的清白何其重要,若是别人看见了会怎么想,萧峯将头一点一点地下移,直到鼻尖顶到她的鼻尖才吐字清晰地说“我会自重的”,磁性的声音让苏锦晚紧张地憋着气,“傻瓜,呼吸”萧峯宠溺地敲一下她的头,每次想亲她的时候,她都憋着气。萧峯刚才已经暗暗地给她把过脉,是中毒了,还好不深,终于放下了心里的大石。

  萧峯脱掉鞋子躺进被窝里,“你别得寸进尺”苏锦晚咬牙切齿地说,心里也暗自猜想这胆大包天的男人的身份,可惜灯被他灭了,不然她一定能认出他来,萧峯轻轻松松地揽过她的腰将她抱紧不留一丝空隙,“让我抱抱,我不做什么,抱抱就好”欢儿,让我抱抱,我的世界只有你了,萧峯痛苦地将头埋入她的颈项,嗅着熟悉的味道仿若觉得安心了些,苏锦晚有些不知所措,等了好久,这男人还在抱着她,他的呼吸喷洒在她的颈项里,凉凉麻麻的感觉让她觉得陌生又熟悉,希望他没睡着,不然明天早上她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公子,公子,唔唔……”萧峯一口咬住她的嘴,早就想亲她了,可又怕吓着她,听着她动着小嘴不禁想起它诱人的样子,就迫不及待地去含着它,不顾她瞪大着眼,将舌伸入尚未紧闭的牙关,从齿间开始吸吮,跃过舌尖,他的舌尖一下抵在她的小舌上,不停地摩擦、吸吮,在她咬紧牙关之前将手伸到她的腋下轻轻地挠着,让她的牙关一直松着,他的舌退出来,苏锦晚大口大口地呼吸着,却又耐不住腋下的痒意轻笑起来“哈,哈哈,唔唔……”她以为他亲够了,没想到又堵住了她的嘴,这次攻势比刚才还要猛烈,先轻咬着她的唇,再逐渐往里一寸一寸扫荡,吸到舌根处,他好像要把她的舌头拔出来一样,不停地往里进着…………

  等苏锦晚反应过来的时候,那人已经走了,走之前还替她掩好了被子,身上的穴道只有等两个时辰后会自动解开,那人亲她的样子不禁让她想起了陆安远,他亲她的时候也是凶狠的很,前前后后,里里外外都不放过,他就像饿狼一样,亲上了就没完,今天这人居然亲了她七次!像陆安远一样,亲完一次放着她任着她呼吸一会儿又汹涌地亲上去,一次一次如此反复,更可怕的是这人亲她时候不知是碰巧还是偶然,他居然也喜欢挠她的痒,但是陆安远的的确确的已经死了,明天一定叫人把窗户看严了,今天是她侥幸,万一真发生了什么,她即使有一百张嘴也说不清楚,两世为人她已懂得很多事情,对待事情反而做不到应有的闺房女子的姿态了,想着想着不禁又睡着了,折腾了这么久也累了……

  “主子,接下来我们到哪去,宫里门禁的时间已经过了”出了苏府,易一看这里吃饱餍足的某人,敢怒不敢言,他可是在屋顶上喝了一个时辰的冷风啊,“你安排一下吧,找个地方休息一下,明天再回宫”“主子,苏府隔壁醉月居是你的私宅,您看?”易一小心翼翼地瞅了一眼主子,“易一,不错啊”,萧峯拍了拍易一的肩膀,“是主子教导得好”……

  翌日中午,昭和殿,“峯儿昨日去哪儿了?”正和帝一边批着奏折一边问着易一,“回皇上,昨儿个主子去了苏府……”正和帝一直听着不语一言,易一仔仔细细一丝不落地向皇上禀报完,才偷偷抬头,皇上还在拿着奏折,可眼神却有些莫名,“保护好你主子,他要是有任何异样立刻前来汇报”“诺”……直到易一走后,正和帝才放下折子,“苏锦晚,呵,峯儿倒是像我”一个人的时候,正和帝总是以我自称,三皇子萧峯一直养在宫中,用的人基本上都是皇上给的,皇帝几乎都知道他每天干了什么,他明白自己的儿子,虽然一直装作风流,其实还是个没开过荤的雏儿,宫里的女人摸都没摸过,为何昨天夜里突然去了苏府见了苏家嫡女………

  “皇上,礼部尚书苏和和御史大夫高兴业前来觐见”陈实尖细的声音传来,“宣”每次他俩一块儿来准没好事儿,正和帝一本正经地拿起折子,“诺”,一阵脚步声传来后,“臣苏和”“臣高兴业”“叩见皇上!”正和帝倒是没看下面跪着的两道红影“平身”,“谢皇上”高兴业整理一下语言开口“皇上,按祖制时日,初春时节,阳光普照,万物复苏……”“有话快说,朕没时间听你文绉绉地啰嗦”正和帝一听哪还不知他们所谓何事,苏和干脆地说“皇上,三皇子依祖制该出宫建府了,而且三皇子快到了娶妻生子的年龄”毕竟是皇子,总不能当公主养,但这话只能放心里叽巴,哪敢明面上说,正和帝放下折子,看着笔直站着的苏和,“苏和,你女儿快及笄了吧”“是啊,皇上,初春三月初小女举行及笄礼”一想起女儿,苏和就止不住笑,暮然又变了脸色“皇上……”苏和脸色苍白,欲说些什么,正和帝悠悠地说着“朕记得你去年领她进过宫,她模样还不错,举止见倒是有谢氏的影子,你觉得她做峯儿的侧妃如何?”“嘭”“皇上,臣女体弱多病,昨日被苍清先生发现遭奸人下毒,今病卧床铺,臣女体寒虚弱恐难以服侍三皇子”谁不知三皇子的德行,上得了妓院,下得了赌场,文才不就,武艺不通,一身蛮力倒是玩弄死了几个妓女,真正被弄死的还不知有多少呢,苏和头上冒

  虚汗,他可不能让闺女进火坑,“怎么,你不愿,那正妃如何?”正和帝不怒自威,眯着眼睛看着苏和,“皇上,三皇子才貌双全,温孝恭贤,适合在皇上身边常伴……”苏和声音隐隐地有些颤抖,“呵,朕倒是第一次见你苏和胆战心惊的样子,还说出违心之论,朕可是听苍清先生说贵人老天是收不走的,福贵极盛之人配峯儿倒也不错”正和帝看着苏和快哭出来的样子,心里到十分的畅快,这个蛮牛天天和他作对,又不是御史,管那么多闲事,今天到好不容易看他吃瘪,“朕与你开玩笑呢,哈哈哈,没想到你这么不经吓,峯儿还没开府衙呢,怎么娶妻?”苏和心中又喜又忧,皇上的手都伸进他家了,连他说几句话都走漏了,好在自己一向克已守礼,并无差错,松了松衣襟里的手,还好只是开玩笑,但谁料正和帝顿了顿,又说”不过你女儿朕可是给峯儿定了,好歹他开府有你一份功劳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