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余生太早

生死契阔

余生太早 成怡旧事 2190 2018-01-04 03:55:00

  回到家后,我忍不住又想起唐子怡。我对她有些许好奇,也不知道为什么,老想和她在一块,哪怕只是说说话,走走路,正当我还在回忆时,手机突然响起,是伟伟的号,但说话的却是蕊蕊。

  “成成,你能来趟中心医院吗?”电话那头蕊蕊带着点哭腔说着。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我连忙问

  “你先过来吧”蕊蕊并未多说。

  “我马上过来”我匆匆穿上外套坐车向医院赶去。

  到了医院后,几个和我年级相仿的男子在走廊里低声交谈着。蕊蕊一个人坐在走廊的椅子上流着眼泪。而康伟,被人捅了三刀,刚缝完针,麻药还没过,还没醒过来。在蕊蕊的口中,我得知了事情的经过。

  伟伟赌博赢了钱要走,对方不让。便开始撕扯起来,年轻气盛的康伟将对方一人推到在地后,被恼羞成怒的对方围殴起来。混乱之中,被输红眼的对方捅了四刀。伟伟倒地后,对方心满意足的拿着刚输的钱走了,旁边的人才将伟伟送到了医院,其中一个人和伟伟关系不错,也认识蕊蕊,所以给蕊蕊打了电话。

  “你先别哭了,伟伟不严重”我送走了其他人后安慰蕊蕊说。

  “成成,你说伟伟什么时候才能活的不这么累”蕊蕊啜泣着说:“每次我看见他因为阿姨的疗养费犯愁的时候就特别难受,我多想帮帮他。”

  那晚,伟伟一直在半昏迷状态,蕊蕊在医院走廊哭了一晚。而我,在医院走廊上想了很多:我的家庭,康伟的家庭,蕊蕊今晚说的话。都一遍遍在我脑海里映过。

  第二天一大早,伟伟醒了。病房里,我看着疲惫的她和还在啜泣的蕊蕊长舒了一口气,不忍心打扰他俩,就借口下楼买早餐走了出去。

  买完早餐后,我在窗户前看着楼下拥挤的早市。感觉后背被人拍了一下,我扭头一看,是唐子怡。她手里也提着三份早餐。

  “你怎么来了”我疑惑的问。

  “蕊蕊说他男朋友在医院,我就过来看看,知道你也在,就给你们买了早餐,看来多余了”她看着我手机提着的早餐嘟着嘴说。

  我被她的模样逗笑了,说:“不多余,我正愁不够吃呢”

  “噗”她也被我这话逗笑了“你可真会说话”

  “咱们进去看看他俩吧”我有些尴尬的说。

  “好,走吧。进去看看”

  我俩走进去后,蕊蕊已经不哭了。坐在床前责备着伟伟,伟伟一眼宠溺的对着蕊蕊傻笑。

  “咳……咳。打扰一下,您的快餐到了”我笑着说。

  蕊蕊看见我俩来了站了起来,接过早餐笑着说:“你俩怎么一块来的?”

  “额,我俩在楼道里碰到的。”我解释着说。

  “嗯,我俩一个送餐公司的”唐子怡笑着说。

  大家都笑了起来,我走过去对躺在床上的伟伟:“听说你最近在练练金刚不坏神功,怎么,看这样是失败了?”我冲伟伟说。

  “你别损我了,刚蕊蕊都训我一顿了”伟伟灿笑着说。

  “知道就好,别一天天自己没点数了”

  “知道了,成哥”伟伟打趣着说了句。

  我又扭头对蕊蕊说:“你回家里睡会吧,一晚上没回家,家里该着急了。”

  “对,你先回家吧。”伟伟也劝到。

  “下午再说吧,我给家里打电话了。”蕊蕊执拗着说。

  “听话,回去。”康伟突然严肃了起来。

  “你回去吧,我看着他。下午咱两在换。”我又说了句。

  “我先送你回去吧,下午你在过来”唐子怡也劝着说。

  “那好,下午我过来。”蕊蕊见大家都说话了,也不好坚持,只好一步三回头和唐子怡的走了。

  等她们走后,我忍不住对康伟说:“你什么情况,多大了?真以为自己刀枪不入呢?”

  “没事,小伤。”康伟笑着说

  “你…………”就当我还打算说说伟伟时,唐子怡推门走了进来。

  “你怎么没走?”我问她

  “怎么,不欢迎啊。”唐子怡翻了翻白眼说:“蕊蕊说怕有仇家来暗杀康伟,让我来保护你俩。”她调皮的说。

  “你保护我俩?”我哭笑不得的对她说。

  “不像吗?”

  “像,真像。那什么,我在睡会,你俩先出去吧。有事我给你打电话。”康伟放下不知从何时拿起的手机对我说。

  “我…………”

  “哎呀,出去吧。有事我打电话”不等我说完,康伟就不耐烦的说。

  “那行,你有事打电话。我俩不走远。”说完我俩便走了出去。

  很长时间后我才知道,那天子怡陪蕊蕊走出大楼后说:“一个人照顾不过来吧,要不我去帮忙。”

  “应该可以吧,你也不会照顾人啊”蕊蕊说。

  “胡说,我可会了”子怡坚持着说。

  蕊蕊看着执拗的子怡,像想到了什么一样,笑着说:“那你去吧。”随即给伟伟发了条短信。

  …………

  我和唐子怡走出大楼后,我说:“咱两也不能走远,就在附近走走吧。”她同意后,我俩就在医院草坪上随意走着。

  “你在想什么?”我见她一直低头,忍不住问。

  “我在想你在想什么?”她笑着说。

  “呵呵”我也笑了,这姑娘倒真是可爱。

  “你说蕊蕊和伟伟以后会在一起吗?”我问她。

  “会的,他俩都喜欢对方”她坚定的说。

  “喜欢也不一定最后能在一起啊,不过我也希望他俩最后在一起。”我说。

  “倒是有点羡慕他们”

  当时,我听到这话。脑子一抽,也不知道怎么了,转身拉住她的胳膊说:“唐子怡,我喜欢你”

  她嘴巴惊成了o形,说:“所以,这算是表白。”说完她推开我的手说:“那你说说,什么是喜欢?”

  我一时有些语塞:“就是,就……是,我第一次看见你,就…………就觉得你很特别…………然后就特别想和你在一块,就算是聊聊天。刚才你说羡慕,我就…………”

  “就什么?”她笑着问

  “就想和你在一起,让你做我女朋友”我涨红着脸说。

  “你不挺会说话的吗?怎么现在结巴了啊”她笑着问我。

  “我…………”

  “白成,记住你今天说的话。因为它也是我想对你说的”她认真着说。

  “好”我同样认真的说。

  “你这算是答应了吗?”我问她。

  “生死契阔”她一字一句的说。

  “什么意思?”

  “你自己慢慢想吧,哈哈,”说完她向前跑去。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生死契阔,与子成说。

  唐子怡,我永远记得我今天说的话。

  

成怡旧事

想了很久,凌晨三点多才写完,希望大家喜欢,留下评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