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心恋之霸爱娇妻痴宠来袭

十一 神秘的嘉瑞

心恋之霸爱娇妻痴宠来袭 咖喱公主 4010 2018-01-12 18:44:24

  云颖懿的工作室在黄道吉日有条不紊的开张剪彩了。

  第一个来祝贺的就是‘丽贝卡’在中国销售区的总负责代表珍妮弗。她和颖懿两人是老相识了,在美国总部就是同事,相知多年,君交如水,自是不必客气。

  第一单生意来自令狐嘉瑞的介绍,再次印证了令狐嘉瑞有神一样的人脉。云颖懿本不想借助亲戚朋友的关系,但嘉瑞却说举贤不避亲,如果你不接就证明你无能。

  接!有钱赚干嘛不接。她云颖懿的本事和光芒,岂是朋友的面子能盖得住的。

  会场里衣香鬓影,人声鼎沸,本来就不算太大的工作室显得拥挤不堪。

  颖懿一头雾水,搞不清到场的都是哪路神仙下凡。她后悔早知如此不如到酒店包场了。

  “茜茜,没想到你回到中国也这么吃得开。”珍操着一口流利的中文说道。

  珍妮弗早年在中国留学,家族里有中国血统,特别热爱中国文化。她给自己取的中文名字叫‘甄珍珍’,美其名曰:是珍爱中国的意思。

  “是呀!不过我好像真的还没倒过来时差,有点蒙圈呢。”她茫然的看着她。

  珍珍有点无奈的向她耸耸肩,摊了摊手。那意思是:自己的主场自己做不了主,谁信呢?

  两人正说话的功夫,耳边传来了两声‘叮咚’的响声。

  颖懿低头看了一眼手机,有条短信映入了眼帘,上写:‘眼前好礼,近期回国,你请吃饭。’她无语的把手机递给了珍妮弗。

  “嗯,是嘉瑞发的。”珍珍笑着又说:“只有嘉瑞才发这种消息,简单明了,又言简意赅,一目了然的。最重要的是短且说明问题,特别符合短信息的规范模式。”

  “哼!我当是谁呢?把我这里搞得跟‘广交会’似的。该死的吃货,看回来不饿他三天才怪呢。”颖懿话虽说得狠,语气里却听不出丝毫恨意。

  “别别别,我会心疼的。”珍珍夸张的抗议。

  “那你请他吃好了。”颖懿气哼哼的说。

  “我请他是绝对没问题的,但他不一定会赏光。”珍珍的眼里瞬间闪过一抹失落的神情,不过转瞬又道:“说真的茜茜,嘉瑞为人真的很好,那么多年都一直陪在你身边,你就考虑考虑接受他吧!”

  “你别胡说。你也不是不知道,这么多年我们一直是‘闺蜜’,是‘兄弟’,要是能改变,早就改变了。”

  “那你和嘉瑞说我暗恋他好多年了,让他接受我呗!”珍珍的眼里充满希翼。

  “好啊!等他回来我就和他说。我们珍珍这么漂亮又优秀,他是捡着了呢。”颖懿一边说一边兴奋的望着珍珍。

  倒是弄得珍妮弗一脸不好意思起来,隔了会儿她说:“茜茜,我看还是算了吧!别和他说了……”珍珍拉住她的胳膊,稍稍停顿了一下,又道:“我知道我不是他的菜,与其让他知道了尴尬,最后连朋友都没得做,还不如像现在这样顺其自然好呢。”

  “珍珍!”颖懿反握住她的手,又心疼的拍了拍她的肩。

  “好啦!茜茜,请不要替我难过,如果你真的不要他,我会想尽一切办法搞定他的。”

  颖懿见好友如此乐观的心态,不禁心头一暖,她们相视而笑。

  会场里人多,空气闷闷的,再加上颖懿一向不太喜欢应酬,她决定溜出去透透气,可刚走几步,就迎面遇上两个外国人,一见面就握住她的手。

  “嗨!你是茜茜吧!我是嘉瑞的朋友钟爱国。我见过你的照片,你本人更漂亮,更美。”长得像是美国人,却是一口流利的中国话。

  颖懿礼貌的微笑,握住他的手并问候。

  “你好!我是嘉瑞的好朋友钟爱华。”另一位男人很绅士,长得像是英国人,却是纯在的台湾音腔。

  颖懿很友好的点点头,说了几句客气话,然后很优雅的请她的员工招待他们,而后她又说:“今天能认识你们非常荣幸,两位先请随意,我要先去送位客人,会很快回来的。”

  “回头见。”他们不约而同的说。

  颖懿微微一笑,转身向门口走去,彼时正好看见一个高大挺拔的背影转身离开。那背影好眼熟,真的!即使是再久不见,他依然烙在她的心底,她的心猛然的跳动,难道真的是他吗?

  她的脚旋即不由自主的快步跟了出去,可当她站在门口四下张望的时候,那男人早已不见了踪影。

  是幻觉吧!她自嘲的苦笑一下,有点懊悔自己的腿为什么那么不受大脑的支配。这么多年了,自己的心不是已经不想他了吗?为什么还要追赶一个似曾相识的背影呢?

  颖懿的心顿时涌起一缕淡淡的忧伤。

  这时,迎面又来了几位说说笑笑的男女,看见她就问:“请问哪位是茜茜小姐?我们是嘉瑞的朋友的朋友,我们受嘉瑞之托来拜访她。”

  晕!真的很晕。她看不出面前的是韩国人,还是日本人,于是抬手指了指珍妮弗的方向,然后非常友好的向他们挥了挥手。

  她真是要疯了,这是她的工作室开业吗?这简直是令狐嘉瑞的‘乌合’聚众地。她真是服他了,连朋友的朋友都来了。他是神仙下凡吧!还一定是玉皇大帝亲自投胎转世,不然哪来这么多的天兵神将。

  令狐嘉瑞这只狡猾的狐狸(她给他取的绰号叫‘狐狸’),唉!谁人不服?他不仅医道高深莫测,人品华彩出众,还精通英、法、德、日、韩等多国语言。真的,她常常怀疑他小时候玩耍过吗?

  死狐狸,看你回来我怎么收拾你!

  溜吧!这哪里是她的工作室?这简直是狐狸的笙歌场。

  对,老祖宗都说了“走——为上策”。她一转身刚想抬腿,迎面就撞上了一堵人墙。她想这一定又是狐狸的朋友,让过去。她连忙脚往左挪,那人也挪,于是她往右挪,那人也跟着挪。她气急了,抬头刚想发脾气,却见太阳镜后面藏着神秘的眼,嘴角却忍不住漾出了邪邪的坏笑。

  “喂!狐狸,你还会好意思来?你看看你搅和的。这要是四人一张麻将桌,搭个十里长棚都遮不住太阳。”颖懿忿忿的说道。

  “瞧你就这点出息?客人还没走,主人就想先逃了。”令狐嘉瑞摘下眼镜,一脸皮笑肉不笑的看着她。

  “我我……我哪里有,我只想……”颖懿结结巴巴的还未说完,嘉瑞便接道:“去一下洗手间。”

  颖懿懊恼的白了他一眼。

  “你呀!从小到大,这个理由用了不下千百次了,拜托你能不能找一个可信度高点的藉口。”

  “再高的藉口在你那也无用,还不如……”颖懿正闷闷的说着,这时从会场里飘出个身影,还没等她看清是谁,她那双臂已经挂到了嘉瑞的脖子上。

  “嗨!亲爱的,好想你哟!”珍妮弗无比热情。

  “我也是!”嘉瑞轻吻着她的面颊。真服了!这可是在中国的大马路上,我们的表达方式都是含蓄内敛的。唉!也对,他狐狸钓女孩子是从来不分场合、地点、国界、黑、白、黄、混的。

  他拥着珍妮弗却冲她挤眉弄眼,颖懿熟视无睹。有时她真看不惯他那副吊儿郎当相。医生的形象不应该是‘德才不近佛、仙者,不可为医’的吗?而他却这德行,长得似一副妖孽的花花公子的皮囊,一身桀骜不驯、玩世不恭的作派。而她更看不懂的是,就是这样的人一旦上了手术台,行医五年多居然零事故,并且因为技术精湛,仁心仁术,年纪轻轻就已在国际医学界享誉盛名。

  其实,有一个这样的朋友她也挺骄傲的。

  她心想不管这个妖孽伤过多少女孩子的心,可这么多年他对她倒是真的好得说不出一个不字,她的心不禁柔暖起来,嘴上却不服气的嚷道:“喂!狐狸,你是来搅局的吧!”

  嘉瑞微微一笑,一边揽着珍妮弗的肩膀,一边伸出大长手臂搭在她的肩上,“我说你个小没良心的家伙,老哥我大老远飞回来帮你,也不知道赶紧过来捏肩捶腿,端茶倒水就算了,还先派过一堆不是来。”

  “过来。”他松开珍珍的肩膀,把她往自己身边拉了拉,拥着她走入工作室。

  彼时,眼尖的人先发现了令狐嘉瑞,就直接奔过来和他洋范儿的拥抱。

  嘉瑞在人群中应对自如,游刃有余。

  稍后,令狐嘉瑞站在场中央,拍了拍手,现场即刻安静下来,他稍稍提高了音量说:“各位,现在请允许我首先介绍一下……”他拉颖懿到身边,“这位是我女的朋友,大家可听清楚了,是女性的朋友,不是女朋友啦。”在嘉瑞略带调侃的话语中,大家轰然而笑。嘉瑞假意的清了清嗓音,又接着道:“笑什么?笑什么?很久没说国语了,‘函默’一下。”然后,他随即换了一张严肃的脸说道:“来,我郑重的介绍一下,这位是茜茜,在美国丽贝卡工作过,在时装界是资深设计师,有很多作品获过奖,尤其是她获奖的婚纱作品——梦之幻,我相信业界的很多人士都听说过……”

  听闻嘉瑞一席话,顿时会场里陷入了小小的骚动,更有好事者立刻拿出手机在网上搜索到相关网页与身边人分享,稍后就有人带头鼓起了掌声。

  嘉瑞又摆了摆手,示意大家安静下来,“她呢……”他意味深长的瞅了她一眼,“也算是我的‘兄弟’吧!嗯,不过我也是她的‘闺蜜’,所以呢,我还是那句老话‘举贤不避亲’。各位各界海内外的朋友们,各领域的知名精英人士,但凡是与我们‘倾沐江南工作室’能搭上边的业务,还烦请大家多多关照。”说着他喜笑颜开,握拳抱腕,一派江湖大侠风范。

  颖懿无语的望着她的朋友,她真的不希望嘉瑞为她这样做,她想凭借自己的能力闯出一片天地,她不想活在嘉瑞的羽翼下,尽管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她好。

  她看着他,认识二十几年来,他在她面前有时神秘莫测,有时纯净透明,她不知道她应该对他如何定位,他好像是全能的天才,他可以演绎成任何一种人。多年来,为了她,他会竭尽全力帮助。还矫情什么呢?她的心里渐渐涌起无限的感动和亏欠。

  “嘉瑞,你好!”一位黄头发的中年男人向嘉瑞伸出了手,嘉瑞连忙礼貌的握住,“我来之前,在网上,看过茜茜小姐的作品,太好了……”他用蹩脚的中文口音赞叹着颖懿的才华。

  嘉瑞笑了笑,就反过来用流利的法语与他交谈上了。

  颖懿看着才华横溢的令狐嘉瑞欣然而笑。

  在嘉瑞的引荐下,在场的很多人都主动过来和她握手、寒暄,并介绍自己的公司状况,意向合作等等事宜。而让颖懿感到欣慰的是,他们很多人的确是嘉瑞的朋友,但在他们真诚的目光中,颖懿也看到了他们对自己作品的欣赏和仰慕,以及合作的诚意。

  过后,颖懿在翻看记事薄时,发现工作室剪彩开张那天来的人,大部分都与她的职业息息相关,有生产布料的,辅料的,还有做生产线机器设备的等等,不一而足。不过,也有做记者的,做经济人的,做股票的……

  颖懿看着嘉瑞无奈的笑,嘉瑞也无奈的向她耸耸肩膀,表示自己也只是和几个要好的朋友打过招呼而已,也没想到会来这么多人。他一脸的无辜相,真的是没办法呀!谁叫他人脉太广人缘太好呢,一提起令狐嘉瑞就一呼百应了。他还舔着脸说往深了挖,等以后她的事业做大做强了,哪个行业不与她息息相关,血脉相连,他是为她埋了长线钓大鱼呀!

  听着嘉瑞的振振说词,颖懿会心的笑了。令狐嘉瑞就是雪中送炭的朋友、知己,这样的朋友一生一个足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