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女人,别端着

第二章 意外出现

女人,别端着 七量一裁 1873 2018-01-04 02:44:36

  暮春季节,万物生长蓬勃,病毒细菌也同样旺盛繁殖,这时节生病的人往往数不胜数,医院里每年这个时候常常人满为患,候诊厅一波又一波的喧闹,干扰到诊室里的医生诊断病情,新来的小护士礼貌地恳请道:“各位!安静,安静,请安静!”柔细的声音无力地淹没在众声鼎沸中。许久,权威的长得高壮的护士长手持喊话器跑来纵声道:“各位病人、家属,大家来一趟医院不容易,为的就是能得到专家的快速确诊,可你们的喧哗会影响专家诊断病情的准确性和速度,望大家稍候、勿噪!”果然喧嚣了半天的候诊厅终于安静了下来!

  “李医生,我这边最近长了个小隆起,你看看。”尖细的女声从耳旁传来,长白的手臂突然伸到眼前几寸,上身前倾正在盯着屏幕认真看病历的医生,受惊似的身子向后缩了缩,心里气恼哪个患者如此无礼,还是存心找茬,没真正想看病呢?不悦地向那人脸上一瞟,又是一怔,随即埋头检阅病历本,一时思绪万千:“怎么是她吴苏芳,这些年来,我的眼睛里脑子里压根就没有闪现过这个女人的影子来,连她的声音都没让我记起,我是彻底地忘记了以前的有关的一切。她偏偏又来找我,我是不轻易走回头路的人。想必她也不会不知趣。嗯,当普通朋友还是不妨碍的。尤其此时她是患者,自己是医生角色,没有理由不睬的。”李魏的一番漠然反应,让眼前的吴苏芳出乎意料地失望,原本是以为李魏会有一副夸张惊喜的表情姿态,顿时心里燃着的一把喜悦之火被浇灭。但转念一想:“这是在公开的严肃场合,他这般冷淡,应该说是冷静吧,那也是情有可原的。过一会儿就下班了,我看他还这么装腔作势的不?哼哼!”心里这么自我安慰着,也就少了几分不快。本想用满含情意的眼神跟他来个四目对视,却只能对着他的侧面发一会愣,她确实也是来看病的,开始拖沓冗长地描述这个病怎么发现怎么变化什么感觉,唯恐漏掉一个细节,只望多争取一分一秒的接触交流时间,更是希望医生仔细察看甚至触摸发病部位,问她疼不疼,然后亲切的安慰自己几句。不料李医生一副不重视的模样,压根没有望闻问切的流程,只微微地笑道:“这是轻微的皮下结节,注意生活规律很快就能自行消退的。下一个患者,快点!”语气轻却又让人违拗不得,一边说着一边用目光指使下一个病人就位。

  就诊完最后一个病患,抬眼略扫了一下四周,不见吴苏芳,放松似的长长地吐了口气。卸下白大褂,轻快地迈出门诊大楼,一个转弯,哪料吴苏芳来一个冷不丁的,目无旁人地跳上他的背,铁圈似的胳膊紧紧箍在他的脖子上,李魏气恼她的“突袭”,想来个装作和她素昧平生的“反击”,可她快速完成的让人毫无防备的亲密举动已经自然而然地让旁人觉得他们是情侣。以他对这个女人的了解,在公共场合越跟她撇清,气势只会越膨胀,说不定能演一出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折子戏。更何况这是在他工作的地方,在领导和同事的睽睽之下,更不能做得太出格。只能背着她匆匆跨步,此刻才留意到此女人依旧是暴露的穿衣风格,超短裤,露肩背心,浓厚的香水味。不等李魏开口,吴苏芳就兴致勃勃地笑道:“背我到地下停车场坐我的车吧!我请你吃饭啰!”边笑着边给他脖子吹气,滑腻的手还在他的下颌轻拢慢捻抹复挑,笑道:“要是蓄长胡子就好玩了。”李魏觉得自己背的就是千斤重的红孩儿,丢又丢不得,搁在背上格外的别扭。将到停车场入口处,李魏看到前面几个平时爱跟他调侃的同届医师,不想让他们看到这样的尴尬局面,否则又会成为他们的笑料,便灵机一动,把她放下,略弓着腰捂着肚子忧着脸道:“闹肚子了,我上厕所。你先到车上等我,很快回来!”吴苏芳着急道:“好好的怎么闹肚子了,我看没那么轻松,赶紧看急诊啊!走走!”说着便抓起他的手要拉往急诊室去。“我自己是医生能分不清?不用担心,你快先过去!”不等她再啰嗦就急急离去。时间一分钟两分钟……二十分钟过去。吴苏芳在车里等得直跺脚,恍然大悟,行为突然来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摔了车门一个噼啪响,慌慌张张跑到抢救室大喊:“李医生晕倒厕……厕所里了,赶紧抢救去……拜托拜托……”语气急促却断续,浑身发颤,脸色紧张,似乎她才是那个需要被人抢救的危险病患。急救人员急急跑进厕所,却扑了个空,出来纷纷指责吴苏芳的虚假呼救,小护士还不解地白眼道:“这位小姐你一定是出现幻觉了,我们医院的心理科室可以免费测查!望你珍惜健康,好好去治治!”她诚恳道歉,再三解释自己不是有意谎报,仍得到这般冷嘲热讽,同时又气恼李魏的一番作为,索性向小护士翻脸道:“你叫什么名字,医者仁心,可你这般诅咒我?我准备投诉你呢!哼!还有你们的李医生,态度相当不行!”小护士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言行失当,找个准备给病人量血压的由头避开她。

  李魏匆匆迈到马路上拦了辆的士,迅捷跳上车,指示的姐往某家熟悉的餐厅去,从口袋里摸出手机,打了几个字的短信道:“对不起,苏芳,我有事先走。”愣了几秒,心想现在吴苏芳定是气得满脸涨红,破口大骂,猛烈跺脚,涂红色指甲的手指猛戳手机屏幕一个劲地打电话,任何劝解都是无效的,何必多此一举,又点点几下,一个字一个字删除掉,干脆设置静音,免得破坏用餐的好心情。酒足饭饱之后,李魏拿起手机想看看上面有几个未接,还是意料之外,两个未接,都是他母亲的电话,不见吴苏芳打来的,令他诧异但又感到满意。心想她若能自己知难而退,从此忘记他,不再纠缠他,那是再好不过。

  往回打通母亲的电话:“妈!您大中午的给我打电话有什么指示?”电话那头叹气道:“小魏啊!从来都是妈打电话找你,你可很少主动问候妈,晚上有空回来跟妈吃顿饭,还有你阿姨也要来。”疑惑道:“是吗?阿姨不是去北京看望朋友去了?这么快就回来了?”李母道“不要就算了!”李魏愉快道:“要,怎能不要,谢谢妈!”李母絮叨:“只有她要来,你才会答应得这么爽快,你到底是谁儿子?”李魏笑着说道:“您儿子呀!妈,这世道再黯淡,也只听说孩子不认娘!没听说娘不认儿子的!妈,你不会想改嫁吧?”李母自嘲道:“哼!要是有人像你阿姨的男人那样体贴温柔,你妈也会‘奋不顾家’去投奔他了!”李魏赶紧制止话题:“是奋不顾身吧,行了,挂了,您儿子忙着呢!晚上见!”李母继续辩解道:“就是奋不顾家!哈哈!”些许异样些许苍老的笑声在耳边回荡,李魏悔不该讲太多,因为容易引来李母滔滔不绝地怨儿怨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