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薄凉怎奈情深深

第二十章醉眼迷离识错人

薄凉怎奈情深深 邻家小书生 2919 2018-01-13 07:20:10

  熟悉的钢琴曲前奏响起,冯迎看着余生笨拙的舞步,忍着笑意继续旋转。余生虽不聪明,却会老老实实地配合冯迎,一圈一圈也倒自然。

  如水的夜色里,两人两手交握,随着音乐的节奏忽而靠近彼此的气息,忽而又向相反方向转离。一时间,冯迎只觉得自己面目发烫。她跳过许多次舞,与许多人摇曳斡旋,却只有这一次让她心跳失常,乱了阵脚。

  一个转身,她险些踩到了余生的右脚,差点摔倒到地板上,却被一双有力的大手一把拉回。

  “齐南?”冯迎定了定神才看清拉住自己胳膊的男人。

  “想什么呢,这么入神,都换曲了。”齐南那双魅惑的眼仿佛能洞察一切,入木三分。

  冯迎这才意识到自己居然在齐老爷子的生日舞会上失神了这么久,她脑海里的最后一幕是齐南邀请自己跳舞,大厅里响起《The?truth?that?you?leave》的乐曲,接着便完全断片儿了。

  “没……没什么,我累了。”冯迎逃避着齐南打量的眼神。

  齐南却只是莞尔一笑,在下一个后退的舞步一把将冯迎拉过来,接着一个回转,便成功将冯迎带出了舞池。

  而此时在一旁与齐厉闲谈的陈侯,脸上暗藏讶异。如果没有记错,一年多以前,在民宿的露台上,他曾问过冯迎为什么不下去跳舞,对方淡然地说:“我不会跳舞。”

  而刚刚在舞池里摇曳生姿的女人分明有着绝好的舞蹈功底,只是不知为何,刚刚的舞蹈她与齐南看似配合得绝妙,实际貌合神离,有好几个舞步都慢了半拍。

  正想着,齐南和冯迎已经来到眼前。

  “陈总也在,”齐南转而对冯迎说,“好了,舞也跳了,你和我爸再聊聊吧,他可是喜欢你得很。”说着便转身朝人群走去。

  “齐老爷,”冯迎没想到陈侯也在齐老爷子身边,转而打声招呼,“陈总。”

  “小冯啊,好久没见啊,想不到你舞跳得不错。”齐厉从应酬的人群中抽身,一脸笑意地说。

  “齐老爷过奖了,谈不上好,念书的时候学了一星半点儿。”冯迎抿了一口手里的薄荷玛格丽特,味道清甜,还透着一股淡淡的薄荷味,深入肺腑。

  “欺负我这老头子没见过世面不是,你这一星半点儿可是夺了全场女孩儿的风头。”齐厉假意斥责,实际上却变着法儿地夸人。

  “齐老先生哪儿的话,跳舞这种事儿也就是为了主人家助助兴,还没来得及祝齐老先生寿诞合欢。”说着冯迎一口喝干了手中的玛格丽特。

  这次寿宴并非私人聚会,一些齐老爷子生意上的伙伴也都携眷前来,周围还有不少人等着前来与齐厉攀谈。

  在竞标之前的紧要关头,冯迎其实无心于这些推杯换盏的聚会,要不是齐老爷子特意发了邀请,冯迎说什么也不会出席这种你吹我捧的酒会。

  不习惯这样觥筹交错的商业应酬,和老爷子说了一阵祝寿的话,来来回回又喝了两杯薄荷酒,便借口去洗手间,转而告辞了。

  冯迎并没有去洗手间,而是踉踉跄跄地朝天台走去。楼梯转角处她恍惚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西装革履,高个清瘦,在哪儿见过呢?

  此时她只觉得自己的两颊仿佛染上了火烧云,烫得厉害,便摇摇头不再多想,转而上了天台。

  天台的空气清新了许多,炙热的皮肤暴露在清凉的空气中,微微的凉意让她觉得头昏脑涨,仿佛要沉沉睡去。

  “唉?说曹操曹操到?”冯迎揉了揉眼,一个模糊的人影正朝着自己奔来。

  下一秒,冯迎感觉自己的身体开始永无止境地下沉,下沉……仿佛在深不见底的海洋深处,周遭是凌晨两点般的寂静,所有的爱恨痴怨都在这一刻重归于尘土。

  她不知道自己将要飘落到哪里,直到身体触到一片柔软的沼泽,然后深深地陷入,不能自拔。

  陈侯的双手在冯迎落地前一秒搂住了她柔若无骨的躯体,此刻的她柔软得仿佛阳春三月的柳絮,下一瞬就要飘散在柔风的拥吻中。

  冯迎轻轻抬起的右手缓缓靠近陈侯紧蹙的眉头,“余生……”一声呓语之后,又重重地滑落下去。

  沉默的男人伸手擦去冯迎眼角的泪水,起身将她横抱入怀中,朝地下车库走去。

  睡梦中的冯迎隐约觉得这样的怀抱过于熟悉,是什么时候遇到过呢?那天中暑之后,似乎也是被这样一片柔软的怀抱环绕。

  想要更亲近地感受,冯迎的胳膊主动环上陈侯的脖颈,一股清咧的气息袭来,令她醉酒的不适感减轻了不少。

  陈侯将醉酒的女人放到副驾驶,拨通了顾晓饶的电话,却很久也没人接。看了看睡得正熟的冯迎,陈侯心头一沉,发动了引擎。

  --------

  “你看那边那个浓妆艳抹的女人,皮裙加网眼,”Kevin仰头喝光一整杯血腥玛丽,眼光却停留在忙于应酬各式名媛的男人身上,“啧,职业痕迹太明显。”

  “那,那边那个红色紧身长裙的女人呢?”顾晓饶随手指了另一个围绕在齐南身边献殷勤的女人,打从齐南和冯迎跳完舞,这群女人便轮番出场,个个使劲浑身解数,想要在齐南面前一显姿色。

  “看脚,她虽然穿了件高定的红色礼服,身材也够火热,可脚上却是一双劣质高跟鞋,再看她手里的手包也是去年旧款,所以,她之所以穿一身鲜红紧身长裙,不过为了给自己增加气场,掩盖贫穷与生俱来的自卑感。”

  说话人自顾自又为自己拿了一杯鸡尾酒,稍稍品了一口,“而且,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舞会结束之后,她会急匆匆赶往某家租赁店退还衣服。”

  顾晓饶听着Kevin煞有介事地分析,膜拜地举起手中的特基拉日出,“那你看看我呢?”

  “你?”Kevin开始认真打量顾晓饶,视线从头到脚一寸一寸挪动,“眼妆不错,鼻影重了点,锁骨线条……不错,胸……36C……不错,腰……”

  “你在干什么?”冷若寒冰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Kevin已有几分醉意,歪歪地倒到地上,转身,视线还停留在腰的位置,自顾自地继续点评,“腰……不错,腿……腿……好长,脚——GUCCI高定,咦?顾晓饶你什么时候开始有异装癖的?”说完猛地抬头,眼前是360°旋转的一张脸,一张精美绝伦到令人窒息的脸。

  “这不是小龙虾吗?怎么又板着脸?”说着便要伸出一只手捏一捏近在咫尺的那张脸。

  下一秒,Kevin感觉有人拉住了自己的胳膊。等他回过神来,已经被拽到了安静的室外,室外的清冷气息迎面袭来,顿时清醒了半分。

  “你干嘛!”Kevin挣扎着甩开对方的手,对于刚刚被人强行带走的行为示以抗议。

  “为什么喝那么多酒?”说话人一脸严肃,语气里明显带着责备。

  “我爱喝多少喝多少!你不也跟那些妖艳贱货喝了不少!”Kevin显然不买账,晃晃悠悠还要转身重回酒会。

  电光火石之间,一只健硕有力的手握住了他的胳膊,然后——一股绿橄榄的香味侵入唇齿间。

  “Vodka,番茄汁,”说话人舔了舔嘴唇,“血腥玛丽。”

  两种完全不同的酒味交织在一起产生的化学反应让Kevin感到头晕目眩,是做梦吗?不管了!做梦也好,真实也好,这样的机会总不能白白让自己失了先机!

  于是潮湿的唇贴了上去,刚刚还孤身伫立的男人开始热烈地回应,两人之间仅仅几毫米的空隙仿佛都蒸腾起火热的气流,将对面冷若冰霜的男人一点点消解,融化。

  这样热烈的拥吻似乎连夜色也要被融化,月亮渐渐从一片黑暗中生出晦暗的光亮,将两人笼罩在朦胧的月色里。

  一墙之隔的大厅里,轻歌曼舞,而在黑暗的角落里,一双厉眼正不动声色地记录下一切掩藏在黑暗中的秘密。没人知道,在黑暗更深处,隐藏着怎样不为人知的诡计。

  --------

  八里铺后院里,余生将将被带回,他一心想赶紧见一见陈叔,打听打听铜板街广场的事,却没想到直接被带进了一间崭新的屋子。

  “这几天你先在这屋里住着。”看守的黑衣人这么说着,一把将门从外面锁了。

  待余生反应过来,已经被锁在屋内,屋子里一应设施齐全,床上还铺好了崭新的床品。

  在外流浪这几年余生哪里受过这种优待,一时间只觉得心更慌了,他不在乎自己睡什么样的屋子,却不想被锁在屋内,他要去铜板街。

  可任他在屋内敲破了门,也没人搭理他。

  怎么办?冯迎……我该怎么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