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阡尽伊来陌上花开

第十九章 遇到风暴

阡尽伊来陌上花开 喵喵的鱼 3178 2019-01-12 03:37:19

  经过一路的跋山涉水翻山越岭柳陌阡她们终于到了渤海,一眼望去只见白茫茫的一片,海水和天空合为一体,都有些分不清是水还是天了。正所谓:雾锁山头山锁雾,天连水尾水连天。远处的海水,再娇艳的阳光照耀下,像片片鱼鳞铺在水面,又像顽皮的小孩不断向岸边跳跃。听着浪花撞击礁石的声音和欧鸟鸣叫的声音柳陌阡瞪大了眼睛想要看一看这里,她真想肆无忌惮的在这里奔跑着。

  碧海深深地吸了几口气看着远处指着一个地方对睿王他们说道

  “看到了吗,那里就是蓬莱岛。”

  睿王双手背后看着远方,这是他第一次来渤海,他感觉自己体内的热血都在澎湃,他偷偷看了一眼柳陌阡心想

  她一定也很想看看现在的场景吧。

  “事不宜迟,我们即刻出发。”

  马夫有些害怕的摆了摆手,问道

  “公子,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啊,你看这海上风大浪大,这要是有个好歹那可怎么办。再说,现在也不确定这蓬莱岛就在那里,咱们还是小心为妙啊。”

  碧海听他这么说立即有些不满了,他双手叉腰不服气到

  “嘿,你还不相信我,我很确定,蓬莱岛就在那里。”

  柳陌阡见他们争执不下也万般无奈,但她见碧海这么肯定,心中也相信他这么说一定是有他的道理

  “碧海,我们去,先去找船家吧。”

  “好。”

  睿王听着柳陌阡的声音怎么听怎么熟悉,他透着面纱看了她许久问道

  “姑娘,你很像我认识的一个人。”

  柳陌阡心里一惊,但面上不动声色的问道

  “哦?是吗?那是小女子的荣幸。”

  不一会碧海便找好了船家,三人准备上路却见那马夫又返了回来,碧海有些诧异的问道

  “怎么了?你的银子我可是一分不少的给你了。”

  马夫摆了摆手,尴尬的笑到

  “不不不,嘿嘿,老夫活了大半辈子还没见过那蓬莱岛是什么样,这来都来了,不如索性就陪你们去看上一看。”

  海上的风浪确实有些大,船在行驶下一摇一晃,柳陌阡强忍住胃部的不适,她连续咽了几口口水想要把嗓子里的东西咽下去。

  睿王见她坐立不安猜到她可能是有些晕船,于是出声问道

  “姑娘,你还好吧。”

  柳陌阡轻轻摇了摇头不敢说话,她怕她一说话便会吐出来。然而她还没吐出来碧海“哇”的一声吐了出来,柳陌阡光是听着声音就有些忍受不了,终于她也受不了的“呕”的一声吐了出来,仿佛要将她的苦胆都要吐出来。看着两人这狼狈的样子,睿王却有些不地道的笑了出来,他使劲的憋着嘴上的笑,问道

  “你们没事吧?”

  柳陌阡听到他的忍俊不禁有些小生气,这睿王,她和碧海都这样了他还在这里幸灾乐祸。想着她对睿王招了招手,睿王有些好奇,但还是走了过去。柳陌阡听到他走了过来,“呕”的一声吐在了他的衣服上。马夫见状捧腹大笑,指着睿王笑得上气不接下气道

  “哈哈哈,睿王...你,你没事吧,哈哈。”

  终于睿王的脸变了色,他嫌弃的看着自己的衣服有些抓狂,指着柳陌阡你了半天也不知道说些什么。

  柳陌阡心里有些得意,哼,看你还笑吧,没听过一句话,宁可得罪小人都不能得罪女人。

  在船上的日子对柳陌阡和碧海来说简直就是一种折磨,碧海每天都浑身无力懒洋洋的趴在那睡觉,柳陌阡自是也好不到哪里去,不过她唯一的乐趣就是捉弄睿王。

  这不,她此刻正捂着自己的胸口对睿王可怜兮兮到

  “睿王,我有些口渴了,麻烦你给我端杯水。”

  睿王不爽的看着马夫,心里暗想,这阡儿姑娘使唤他越来越习惯了啊,那马夫明明在那里为什么不让他倒偏让他倒,但他也没有拒绝。

  给柳陌阡递了杯水正等她喝完又听她说道

  “不行,这个水太烫了,麻烦帮我换一杯。”

  睿王接过水又为她换了一杯,心想这次应该可以了吧,谁知她又说道

  “还是不行,太凉了,麻烦您了”

  睿王气的有些七窍生烟,他咬牙说了一个好字,又为柳陌阡换了一杯。终于这次她喝下了水却又说道

  “睿王,我嘴巴里有些淡,想吃些瓜子,你能帮我剥一下吗?哎,都怪我,眼睛看不见,什么也做不了。”

  睿王觉得自己的熊熊怒火都在燃烧,偏偏柳陌阡这么说他又无法拒绝,他发现自从上了船这丫头总是有事没事的找他事,自己哪里得罪她了吗,那她能告诉自己让他在重新改过吗?

  “不好意思,船上没有瓜子。”

  “啂。”

  看着柳陌阡从自己怀中拿出的瓜子睿王简直要气个半死,这丫头存心的吧。

  他们在海上熬了四天,每一分每一秒对他们而言都是度日如年,唯有车夫在那里每天如同一个局外人一样在那里看戏。

  这日午时,众人都还在昏昏欲睡,船却猛地一阵摇晃。柳陌阡感觉自己如同在半空中飞一样,那轻飘飘的感觉让她的呼吸都开始有些急促。她抓着塌板有些慌乱的问道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情。”

  睿王立即稳住身体急匆匆的走了出去,问像船夫

  “船家,怎么回事,怎么风浪突然这么大。”

  船家倒是没有一丝紧张,他看着前面的岛屿安抚到

  “几位客观不用担心,这前面貌似有一个岛屿,我想应该是要到了。这边天气越来越冷,风大所以浪就大,这在海上都是正常不过的。”

  睿王听他这么讲放心的点了点头,看着不远处的蓬莱仙岛他迫切的想要上岸。

  迎面的风如同冰冷的刀子刮得人脸直疼,耳边海浪呼啸的声音听的让人毛骨悚然。

  这支船如同一叶帆舟,随时都会被大海所吞噬掉似得。

  风浪越来越大,船颠簸个不停,柳陌阡和碧海在船里吐个不停,柳陌阡感觉自己已经没什么好吐的了开始吐苦水了,这简直太难受了。

  突然巨大的风再次袭来,还夹杂着点雨水,睿王看着前面席卷而来的浪花暗暗有些心惊,他问道

  “船家,这船不会被吹翻吧。”

  船家看着那波涛汹涌的海浪吓得脸发白,他加快着手中的浆想要避开。睿王见情况不对立即跑到船舱里,看着柳陌阡他们说道

  “大家注意了,现在的风浪比较大,船随时可能会被吞没。我看了一下我们的位置,离岸上比较近,我们中有谁会泅水?”

  车夫一听立即丢掉了手中的瓜子,从船板上跳了起来

  “王爷,你说什么,船...翻船?草民会水。”

  睿王点了点头,看了看碧海他安排到

  “那好,如果等一会船真的翻了那你带着碧海,我带着阡儿姑娘,我们岛上汇合。”

  睿王话音刚落就听到渔夫惨叫的一声,随即砰的一声响,船被整个海浪所淹没,来的让人有些始料不及。

  咕嘟~冰冷的寒意自四周袭来,柳陌阡感觉到无尽的黑暗在等待着她,脑子里一片空白,她使劲的挣扎着奈何她的腿不能行动。她喝了几口水感觉肺部憋的有些难受,渐渐的意识慢慢的模糊起来,她想,她应该要死了吧,只是老天待她太不公平了。

  睿王在水中不停的寻找着,心里有些着急,突然,他看着慢慢沉下去的柳陌阡心里如同惊雷。他立即朝她游了过去,将她拖起,不做任何他想,他怎么也没想到,她居然就是柳陌阡。

  将她救上了岸发现碧海他们已经在那里等着他们了,碧海剧烈的咳嗽,他看着柳陌阡昏迷了过去,本就苍白的脸更是惨白了许多

  “阡儿她没事吧?”

  睿王不停的拍打着柳陌阡的胸膛,看她吐了几口水方才放下心来。

  看了看四周并未发现船家的身影他问道

  “船家他...殁了?”

  碧海摇了摇头,但他想多半是九死一生了。

  车夫冻得直发抖牙齿直打颤,结结巴巴道

  “冷冷冷...冷死我了...不...不行了...”

  碧海立即坐起身,将手放在船家后背说道

  “我现在就使用内力给你把衣服烘干,坚持一下。”

  睿王也立即为柳陌阡将衣服烘干,只是他不停的在思索为什么柳陌阡不同她相认,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吗?他想问她发生了何事变成了如今这个样子,但决定还是忍住了。如果她知道他认出她了,是不是又会逃走了。叹了一口气,为了不让柳陌阡发现他已经知道她的真实身份,他不得不将她身上的纱衣撕掉为她又带了上去。

  过了一个时辰柳陌阡才缓缓转醒,突然,她似是想到了什么立即摸了摸脸上的面纱,发现它还在她才放下心来。碧海见她醒了心里终于松了一口气,笑的如同一个孩子般天真烂漫

  “太好了阡儿,还好你没事。”

  柳陌阡也有种劫后余生的喜悦感,她这一路真不容易啊,能活着目前对她来说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