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重生之女尊王朝,唯爱不负

第十四章: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重生之女尊王朝,唯爱不负 山今禾 2088 2018-01-13 11:38:50

  此时的予叶青,媚药的劲到是过了大半,觉得浑身就没有那么燥热了,可是喝了那么多的酒,酒劲可上来了,沉沉的睡了过去。任由家丁带上了马车,

  马车一路奔驰肖剑锋本就没打算将她送回予府,而是将她带到了肖府。

  “去予家,给予家主上报个信儿,说她家小姐。思念咱家少爷,小憩片刻之后,无奈酒劲儿太上头,今天就休在我这了我会好好照顾她的,哈哈哈也让老爷子放心“此时,肖剑峰哈哈大笑,脸上露出奸诈的笑容。

  到了肖家,予叶青直接被带进了肖艳雨的闺房内,萧剑锋,问家丁。

  “你们知道,今天予小姐为何会出现在咱家少爷的闺房吗?

  “家丁面面相觑,“因为她喝醉了酒,夜闯咱家少爷的闺房,宿醉带来这里,毁了少爷的清白!“

  “是大小姐小的们知道了,是她夜闯少爷闺房,还毁了少爷清白。“

  一场阴谋正在上演,肖家姐弟两人串通好陷害予叶青,只因想把肖艳雨嫁入予家,一来促进生意上的往来,因肖家经营不善,最近亏损颇多,而他家的茶叶蚕丝,布匹,均不如别家。所以几乎接不到订单。

  本想着予家那草包小姐对家弟有情,想让他赶紧攀上高枝。嫁入予家能有丰厚的彩礼,还能接到大笔的订单,总会有人看着自己是予家的亲家,给自己几分薄面。而且还能让艳雨多吹吹耳边风,予家的成衣铺,予家的茶叶店,那么多商铺都从我们肖家进货那亏损的窟窿很快就能补上,还能大捞一笔。

  谁曾想到,那予叶青大病初愈,就像换了个人似的,对艳雨也没有那么多的热情了。听说最近他爹还给她纳了一个新的小侍。

  最主要的是她这个傀儡弟弟,居然已经是个不洁之身了,这是她万万想不到的。

  如果不是事事紧逼,最近亏损颇多,予叶青对肖艳雨没有了那么多的热情,而这个肖艳雨居然还与人私定终身,还做了苟且之事。

  数日前的一个夜晚,肖剑锋的庭院里。“布谷布谷,布谷布谷“。

  萧剑峰,听到这一声声的布谷鸟叫,她明白,是她派在傀儡弟弟肖艳雨那里的小侍有急事相告。

  “喵喵喵“。他回了一声猫叫,过了三秒钟。从他那院门外扔进来,一个小纸条。他打开纸条,上面居然写着:今日少爷洗澡我去添水时,发现守宫砂消失。

  他是既气又惊,速跑去大夫人哪里,大夫人,也就是肖剑锋和肖艳雨名义上的亲爹。萧剑峰,是他所生,而肖艳雨只是他的一个养子。

  当年肖家家主,花心风流,四处留情,与青楼一小馆生下来肖艳雨又碍于面子,不想被外人知道她的风流事迹,只好把这个孩子交给大夫人抚养长大,对外别说这孩子是她与大夫人的小儿子,大夫人没有办法,碍于肖家的面子,只好忍气吞声地收下了这个孩子,表面上对她视如己出。而肖家家主自知,对大夫人有愧,所以这些年来更是加倍的宠爱于他们父子。

  这些年来,大夫人在府中更是只手遮天,为了显出他的贤良淑德,他对这个样子更是百般的好。才有了如今嚣张跋扈的肖艳雨,但他却不是真心待这个孩子,不过是自己在肖家立足,更加作威作福的,一个棋子罢了。

  待肖剑锋把,肖艳雨已经是不洁之身,告诉大夫人时,大夫人更是大动肝火,冥想了一下也罢,“那我们就将计就计。明天你便把那个小贱蹄子叫到我屋里来,我嘱咐他几句。“

  “父亲大人找我,“肖艳雨俯身请安,大夫人便故意把一杯热茶,泼到了肖艳雨的身上,

  “我的儿没事儿吧,快把衣服脱下来,脱下来。“一边说着,一边去帮那慌了神的肖艳雨去解腰间的衣袋,霎时间衣袍已然松垮,大夫人手持帕子,装腔作势的去擦拭肖艳雨身上的水。

  “雨儿!你的肚脐上方的守宫砂去哪儿了?“给爹爹这么一问,肖艳雨也慌了神。

  “爹爹我……我“。一时间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啪!“的一声,大夫人的一巴掌已经落在了肖艳雨娇嫩的脸蛋上。

  “不要怪爹爹打你这一巴掌,我的儿,你怎么这么糊涂呀?你日后想找什么样的妻主找不到,却要做这些糊涂的事。这要是被你娘知道了,能活活把你打死。“

  肖艳雨呜呜的哭了起来,

  “爹,你可得救救孩儿,这可怎么办呢?““爹琢磨着那予家大小姐,对你不错,也很是喜欢你,予家也是家大业大,可是你现在也已不洁之身,估计嫁过去,这是不可能的了。待我和你姐姐为你想一妙计,让你风风光光的嫁入予家。“

  此时,慌了神儿的肖艳雨也顾不了那么多,之前姐姐就一直让她向予叶青献媚,也没少捞着生意上的油水,和金银首饰的好处。心里一想自己的爹爹和姐姐总不会害我,我这次就听他们的话吧。

  于是便有了今天这一幕,灌醉予叶青,酒里下媚药,带回肖家,肖艳雨的闺房。设计陷害予叶青说她毁了人家男人的清白,从而嫁入予家。

  “雨儿,姐姐在帮你最后一把。

  “说完萧剑峰,便把的花瓶放在地上,把他的窗帘撕烂,还把他桌上的茶杯茶壶通通砸烂,在地上。

  “记住,是他予叶青,半夜喝闯了你的闺房,打烂了花瓶,打碎了茶杯,强迫你与他同房。他爱慕你,人人都知,这件事儿你只要咬死了,娘那边,我去说“。

  萧剑峰走后,肖艳雨躺在榻上,自己把自己的秀发拨乱,把自己的衣服扯破,盖上被子,一夜无眠。心想我把这件事咬死,一定会没事的,明日一早醒来,予叶青一定会,高兴的,准备迎娶我。

  头好痛啊,“呜呜呜“眼睛还没睁开,予叶青到一阵哭声。

  “我没脸见人,我不活了!“她循声望去,只见那肖艳雨,半赤裸着上身,身上的衣裙有的已经被撕成了布条,在看着床上的帘漫,地上的花瓶儿,还有破碎的茶杯,茶壶。

  她,好像明白了什么。昨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