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舟木释然

活动筋骨惹误会

舟木释然 黑犬一号 1553 2018-01-13 01:41:00

  回到府里,木欢闷头扎进了离公子的房间,这可是现在她府里最安全的地方。进门见离公子平躺着看着头上的帷帐,听到她进门也只是斜了一眼。

  “那个,你要不要看看书啊什么的?”这一天天躺着多无聊啊,离公子嘲讽一笑,理都不理她。木欢一拍头,她怎么给忘了他的手腕脱臼,怎么拿书啊。

  想着木欢飞快跑到书房,拿起一摞书跑过去,然后扶起离公子靠坐在床头,她就坐旁边默默的翻书:“你要是看完了给我说一声,我再翻下一页。”离公子不语,一副理所当然派看着书,木欢撇嘴,要不是清侍夫怕他,她才不会这么狗腿呢。

  想到清侍夫,木欢就头疼,这是先皇临终前赐给她的,根本推不掉,俩人也没见过几面,但这清侍夫倒是一副对她情深似海的样子,她实在是既不能理解又害怕他那骄纵脾气。“下一页。”木欢乖乖的翻到下页。

  两个时辰不到,木欢就有点撑不住了,屁股僵硬发麻不说,两只眼盯着书都发花了。她把书一扔,站了起来,边活动啪吱啪吱的身体边说:“你这样不行,好好的身体也给躺坏了。”对上离公子鄙夷的眼神,木欢坏笑道:“我帮你活动活动。”说着掀开了离公子的被子,离公子面色一凌,厉声问道:“你想干什么?”

  木欢邪邪一笑,不语,费力的将他翻过身,然后握着他的手臂往后拉,再抱住他的大腿往后拉,舒展完四肢,就骑坐在他大腿处,按摩他的腰背:“怎么样?舒服吧?”木欢看着他通红的双耳问道。她其实不懂什么按摩,只是前世有时候因为加班太过疲惫,会跟她室友相互这样按摩。木欢按压着他的腰身,不由心生羡慕,这盈盈一握的小蛮腰,可是她上辈子怎么求都求不到的。

  敲门声响起,木欢气喘吁吁的问道:“怎么了?”

  “那个…晚膳好了,郡主和离公子现在可方便食用?”门外的小厮小声问道。

  “等一下啊,马上就好。”木欢起身,把离公子翻个面扶坐起来,她还真是饿了。

  “进来吧。”小厮端着饭菜进屋,脸上还带着喜悦的表情,木欢一头雾水,不懂他高兴什么,转头看向离公子,见他脸涨的通红,更是莫名。

  等饭菜上齐,还没等木欢坐下,小厮就递给了她一碗粥,她撇撇嘴,坐到床边喂起了离公子,好吧,病人最大。

  喂完离公子,木欢开始疯狂的祭奠自己的五脏六腑。终于吃饱了,木欢擦擦嘴,见小厮直盯着她瞧,于是吩咐道:“一会儿备热水好好给离公子梳洗一下。”之前的话,她只是说说,男女有别,她还没不要脸到这种地步。

  “是。”小厮飞快的应下去准备,那抹暧昧的笑搞的木欢真是云里雾里,忍不住吐槽道:“他怎么笑的这么猥琐?”

  留下的小厮恭敬的回到:“他是替郡王高兴。”然后抬眼看了一下离公子。这下木欢再傻也明白了,他们该不是把今天下午的按摩当成了那个吧。

  木欢无奈道:“你们想太多了。别出去瞎传,坏了离公子的清白。”见那小厮一脸的失望,木欢莫名觉得好笑,她能不能做那事,到成了别人的心病。

  “一会儿让主事明天把府里的账本送到我房里。”接着看了眼离公子道:“顺便让她准备一些木料和木匠用的工具一并送来。”小厮应了是便撤了饭菜下去了。

  屋里只剩她和离公子,想到昨晚跟他同睡,今天又传出这种事,毕竟这里男子的名节跟古代女人的名节一样重要,不由有些愧疚,于是坐下拿起他无力的手,轻轻抬了一下柔声问道:“疼吗?”

  “不疼。”如果不是他微皱起的眉头,木欢倒还真是要信了,想起第一次听到别人对他的形容武功卓绝的第一美男,如今却摊在床上任人摆弄,不由越发怜惜,放下他的手,用她自己都想不到轻柔声说道:“放宽心,没有什么坎是过不去的。”她刚到这里的时候以为自己被轮了,还到了个完全陌生的世界,每天面对着自己这张陌生的脸真以为自己要疯了,可现在不照样过的很好吗?他本来就是个优秀的人,以后肯定也会更好的。

  离公子探究的看着她,她笑笑不再言语回了房间。小说和电视剧里说那些达官贵人可以为了一个花魁一掷千金,她得好好算算自己有没有资本去跟那些人抢,报仇倒是不敢想,能折磨折磨那个滚蛋也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