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高冷先生驯养记

441 被你强一百次,现在,马上!

高冷先生驯养记 江边儿 2049 2018-05-17 00:05:00

  这话陈漾说的是一点儿底都没有,刚才打了佳池的电话,一开始是通了,但很快就被挂断了。

  之后就怎么也打不通了,关机之前还发了一条信息,说是回趟家。

  陈漾觉得这既不是佳池的风哥,也不是佳池的口吻。

  陈漾有些忐忑的把手机拿给顾渊看了一眼,火速的收了回来,她担心别再把她的手机也砸了。

  顾渊气哼哼的,其他人也不说话。

  莫黎风依旧是不言不语的,只要他老婆没事儿,其他事情对他来说都可以当没发生。

  陈漾尝试着又拨了一次,这回通了,在顾渊眼神的示意下按了免提。

  “你去哪儿了,我们都很担心你,顾渊都快炸了。”

  “他炸个毛线啊,我走了不是正好给他那些小花儿小朵儿们腾地儿了吗?一个剧组追杀到另一个剧组,我特么半年一个戏也没接到。”

  陈漾恶狠狠地瞪了顾渊一眼,飞扬跋扈的顾爷此刻心虚的低了头。

  压低了嗓子说:“说重点,哪儿去了?”

  “你去哪儿了,怎么也不跟我说一声。”

  “别提了,回一趟家。过几天回来,怕你惦记给你打个电话,挂了啊。”

  “艹,我特么还没说呢。”顾渊生气的抓过了陈漾的手机,再次拨过去再也拨不通了。

  “别看我,她家我也不知道在哪儿,只知道这些年她都没回过家。不过她倒是去过了两次苏市,每次也不会超过一个星期。”

  顾渊不再说话,其实知道佳池是回家去了陈漾一颗心也就放下来了。

  黎安去接了周唯安,打了个电话说不回来了,有些累想回去休息。

  黎安一直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很平静,那束白蔷薇刺得她眼睛生痛。

  红着眼眶,也拼命忍住了,没让眼泪掉下来。

  顾渊一直缠着陈漾喝酒,一改往常的,莫黎风没有阻止。

  一杯倒的陈漾很快就喝嗨了,差点就跟顾渊勾肩搭背,外加称兄道弟了。

  “酒陪你喝了,你得答应我一件事儿,不答应就不够哥们儿。”陈漾拍着顾渊的肩膀。

  “你说。”顾渊脑子清醒着,心里憋的慌。

  “你离我们家佳池远点儿,别再欺负她。”陈漾的舌头有点僵,说话磕磕巴巴的,脸蛋儿红扑扑的,清澈的眼眸被微微隐藏在扇形的翘睫下,看起来多了几分娇憨软萌。

  “凭什么?”顾渊重重的地将就被放在吧台上,酒液溅了出来,溅在了陈漾脸上。

  陈漾转过脸,在莫黎风昂贵的西装上蹭干净。

  顾渊张着嘴,惊讶的看着有严重洁癖的风哥,昂贵的西装变成了抹布。

  “凭什么?凭什么呢?”陈漾眯着眼睛认真的思索了一会儿。

  “凭佳池是我好朋友,凭我老公长得帅,嘿嘿嘿。”陈漾傻笑起来,顾渊被雷得傻在那里。

  疑惑地看了一眼莫黎风,风哥到底是怎么忍受这个女人的。

  莫黎风宠溺地擦着陈漾的小脸儿,那一句老公已经让他骨头都酥了。

  “老公,你说是不是?”陈漾不知死活的,一双小手贴上莫黎风的脸颊,脚蹬着吧椅的踏板,站起来就亲了一下男人的薄唇。

  站立不稳,就像树懒一样挂在了脖子上。

  喝了酒,混身热乎乎的,一口一个老公的叫着。

  顾渊觉得这辈子没见过反差这么大的场面,过去的风哥被女人牵了一下衣角,都是火大到要杀人的。

  如今在陈漾面前的忠犬属性,他真的想感叹一声:“风哥已经不是过去的风哥了,太没有原则,太没有底线了。”

  只是当更没有底线的事情发生在眼前的时候,他恨不得自戳双目。

  “顾渊,我再说一遍,不准欺负佳池,不然我老公不会放过去你。”陈漾瞪着眼睛转过头说了一句,又转过头趴在莫黎风的肩膀上。

  喃喃地说:“没劲,我要回家”。

  呼出的热气,扑打在男人的脖颈上。

  莫黎风将陈漾抗在肩上,站起来就往外面走。

  顾渊也跟着出来了,原本约好今晚是要到凌晨的。

  司机肯定没来,怎么着也得派人给他们送回去。

  让顾渊大跌眼镜的是,走出酒吧的大门,抗在肩上的女人已经滑进了男人的怀中。

  就这么公主抱着,朝对面的帝爵酒店去了。

  顾渊给了自己一拳,为什么会挑这么个破地方聚会?

  人家连家都不用回了,直接就去酒店了。

  丧着一张脸回到包间,余世轩和贺笙不见了,沐云凡将筱雅抵在墙上,两个人正吻的难舍难分。沐云凡的动作惯有的大胆,完全不考虑这里怎么着也算是半公共场合,虽然员工不会过来,自家哥们儿可是会随时随时出没的。

  方筱雅虽然会害羞,也早已经被吻到大脑缺氧,无法思考了。

  顾渊内心一万只卷毛动物,狂奔而过。

  骂了一声:“艹,我特么的遭的什么孽?”

  *****

  帝爵酒店顶层,莫黎风常年包下来的总统套房。

  刚进门,就甩掉了脚上的鞋子。

  “唔...”迷迷糊糊中,陈漾感觉火热的唇被一抹微凉封住了,一股熟悉的薄荷味道席卷而来。

  “到家了吗?”陈漾含糊不清的问了一句,唇边就勾起了艳若桃花的笑容。

  醉酒的女人绯红着脸颊,迷离着眼眸,被封住的樱唇不安分的嘟嘟囔囔,不知道在说着什么。

  从门口到卧室,衣服散乱的扔了一地。

  陈漾头皮发麻,浑身无力的,像是被旋风包裹着。

  当最后一丝遮挡从身上滑了下来,紧贴在一起的身体一起滚落到卧室整洁的大床上。

  一股熟悉的,玫瑰气息的味道钻入鼻腔。

  脑子里闪过一个熟悉的,危险的信号。

  陈漾打了个冷颤,脑子稍微清醒了一些。

  喘息着推开压在身上的男人,撅着红肿的小嘴,恼怒地说。

  “不要在这里,我要回家。”

  只是被男人禁锢在身下,根本就动弹不了。

  “乖,在这里受到的伤害,都可以加倍还回来。”男人的声音喑哑,箭在弦上的紧绷着,轻轻啃噬着陈漾的耳垂。

  陈漾抽出一丝丝空间,认真的进行了思考。

  “要怎么还?”

  “被你强一百次,现在,马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6时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