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高冷先生驯养记

442 现在,是被你强回来的第一次

高冷先生驯养记 江边儿 2203 2018-05-17 00:10:00

  “不要!”陈漾禁闭着唇,咬紧了牙关,拒绝被某人的占领。

  “真的不要?”

  “嗯!”

  看着小女人坚决的模样,莫黎风心里暗自叹了口气,起身抱着陈漾去了浴室。

  “那先洗澡,洗完澡我带你回家,可以?”

  “嗯!”

  只是后来,陈漾发现,自己这辈子走过最远的路,大概也走不出莫先生的套路。

  从浴室到卧室,某人的手就随意的撩拨着。

  没有任何攻击性,就是若有似无的碰触着敏感的地方。

  可能自己都不知道这些地方,竟然会如此的敏感。

  轻轻的靠近,在耳旁低语。

  “漾漾。”

  一声声的轻唤,热烘烘的气息扑打在耳廓上,薄唇漫不经心的从耳垂旁掠过。

  像是石子儿投进了平静的湖心,泛起的涟漪抑制不住的穿透了心脏,蔓延至四肢百骸。

  粗粝的指腹在后背轻轻的摩挲,在尾骨处慢悠悠的画着圈圈,一点一点的向下,即将达到某处的时候,突然又回到了原点。

  再滑下侧腰,身体内外电闪雷鸣的轰击。

  身体抑制不住的颤抖,小女人的脸颊复又染上了桃花,樱红的唇瓣微微开启。

  睁开迷蒙的眼眸,侧过头看过去。

  男人玩味的笑挂在唇角,只是淡淡的看着身边女人的变化,没有任何的行动。

  陈漾暗骂了一句:“坏蛋。”

  不争气地,随着男人的手臂,轻轻的靠近了一点。

  莫黎风微微转过身,另一只手臂搭在了陈漾的腰间,身体微微弓着,将女孩圈进怀里。

  故意压抑住,光滑肌肤带来的美好触感。

  附在陈漾的耳边,淡淡地问了一句。

  “现在呢?要不要?”

  “坏蛋!”陈漾骂了一句,咬住了下唇,委屈的就要落下泪来。

  “不委屈,老公让你出气。”

  吻如雨点般落在了身上,像是没入了尘埃,无声无息,暧昧的气息却在空气中播散开来。

  一个深吻点燃了夜的妖娆,大手覆在了后腰只轻轻一用力,身体翻转过来。

  长驱而.入之后,是惊慌失措。

  “现在,是被你强回来的第一次。”

  莫黎风一个卷腹,坐了起来,吻住了陈漾的耳垂。

  陈漾不知所措的跨坐男人的身上,腰背紧紧的扣住了。

  后来的后来,佳池和顾渊来约陈漾去骑马。

  “可是我不会。”陈漾摊手。

  “会的。”莫黎风坚持说。

  “真不会。”

  “真的会。”

  然后,某人咬着耳朵说了时间和地点,陈漾红着一张脸躲进了房间,在那之后,陈漾害怕的字眼就多了一个。

  “骑马。”

  一个又长又累的运动之后,陈漾哭唧唧地咬着被角。

  “坏蛋。”陈漾指控着某人的罪行。

  刚洗完澡,裹着浴巾的某人,坐在床边,正哄着女人去洗澡。

  “没坏,不信你再摸摸?”说着就要去抓陈漾的手。

  “流氓。”陈漾紧紧攥着拳头,不让某人得逞。

  “老婆,我是冤枉的,刚才可是你一直在上面。”某人故作委屈状。

  陈漾缩进了被子里,哼哼唧唧。

  “你不仅肚子是黑,全身上下都是黑的,最黑的就是那颗心了。”陈漾继续列举着某人的罪状,却被人从被子里一把给捞了出来。

  “乖,去洗澡,顺便再给你检查一遍,看看到底黑不黑。”

  陈漾:“......”。

  *****

  第二天早上,宋月茹来到了莫公馆外面。

  阿河等在大门外,陈漾注意到阿河的手臂上缠着绷带。

  就想起来莫先生昨天说的,拔了那男人的皮也不为过,谁让他欺负了陈漾。

  宋月茹走路时微微弯着膝盖,虽然穿着平底鞋,腿还是有些颤抖着。

  据说,宋月茹昨晚在监护室外跪了一夜,天还没亮的时候还晕过去了一次。

  被门外守着老爷子的保镖,掐着人中才醒过来的。

  那个叫阿河的男人,则在宋月茹到了的时候就离开了。

  陈漾放了宋月茹进来,扶着她去了许莺莺的房间。

  “谁?”

  自从莫公馆被封禁以后,许莺莺就不怎么出门了,一副很戒备的样子,也不知道在屋里干些什么。

  听青青说,常常把屋里搞的很凌乱,像是在找什么。

  佣人们问起来,又说没什么,让闭嘴。

  “阿姨,你开开门,可溪的妈妈来跟你赔不是来了。”

  屋里细细碎碎的,不知道在干什么,等了很久门才打开。

  陈漾挽了一下许莺莺的胳膊,亲昵的说。

  “小妈,您也别太自责,可溪年轻不懂事,阿姨不会怪她的。”

  说完,就离开了许莺莺的房门口。

  许莺莺看到陈漾走远了,才放了许莺莺进门,砰地一声关上了门。

  龚局长在莫黎风的书房里,刚刚陈漾挽着宋月茹的胳膊的时候,往她口袋里放了微型监听器。

  龚局长带着耳机,跟莫黎风比了一个OK的手势。

  宋月茹在许莺莺的房间里,呆了还不到半小时就被赶了出来。

  随着宋月茹出来的,还有房间里的很多物件,甚至有甩碎了了古董花瓶。

  “一家子的贱货,害了我家的人,还想栽赃给别人。你女儿中了什么毒,不去问你大女儿,跑来找我做什么?

  你以为我们家那位现在是被你们家那狐媚子,勾引的神志不清了,你以为我们全家都失了心智了吗?

  不要脸的贱货,赶紧给我滚的远远儿的。”

  陈漾从书房里出来,上前去挽着了宋月茹的胳膊,还被许莺莺从背后砸了好几下。

  “小妈,你看到了,我那个阿姨已经魔怔了,现在总觉得谁都想害她。还有可溪到底是中了什么毒,她自然是不会说的。莫家,都是爷爷说了算,你不如都去医院监护室外跟爷爷说些好话,陪着不是。只要爷爷好转了,到底可溪中的什么毒,还不是一句话的事儿吗?”

  陈漾笑眯眯的从宋月茹口袋里掏出了监听器,又送着她往大门口走。

  “这莫家可是步步都是陷阱,一不小心就成了待宰的羔羊,我送你上车。”

  宋月茹艰难的爬上了车,坐上了驾驶位。

  阿河警惕地盯了陈漾一眼,坐到了后座上。

  从门口进来,莫黎风也站在门口,远远地看着。

  知道他是害怕陈漾在被欺负了,陈漾心底甜丝丝的。

  走过来挽住莫黎风的手臂,撒着娇问:“他的手臂怎么了?”

  “你不是想给他和陈可溪做亲子鉴定吗?”莫黎风淡淡地反问。

  陈漾:“......”

  她是说了想做亲子鉴定没错,可是明明只是想要几根头发而已啊!

  “敢欺负我的人,能让他站在出现在这里,是发了善心了。”

  陈漾:“莫先生,人怎么可能既那么凶残,又那么帅?”

江边儿

今天的更新结束了,明天见咯。本章多写了二百个字,总数是二千二哈。红袖,书城以及言吧价格都是一样的,千字5个币。如果发现比这个高了,那就是字数多了。正文完结前会保持二千字一个章节。宝贝们,晚安~~~还有还有,想看谁的小剧场,可以评论告诉我,也可以微博私信我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6时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