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暖风不及你情深

第17章:我不介意陪你洗一整晚

暖风不及你情深 青青谁笑 2067 2018-01-26 00:04:00

  “还是很难受?”他坐回床边,一手将她环抱在怀里,摸了摸她的头。

  季暖摇头,只是满满依赖的腻歪在他怀里:“好多了。”

  陈嫂应该是一直都不太放心,半夜在门外路过,听见里面的动静,就急忙去盛了粥上来。

  “墨先生,已经很晚了,我来给太太喂粥吧,她之前烧的那么严重,必须吃点东西才行。”

  墨景深用空着的那只手接过碗:“不用,我来。”

  陈嫂惊讶于墨景深竟然在季暖发烧后真的寸步不离,看来以前这形同陌路的小两口是真的要开始过上好日子了。

  陈嫂笑了下,没再打扰,很快退出了房间,轻轻关了门。

  季暖闻见白粥的味道,里面好像还有一些碎肉沫,很清香,她当下就朝碗里看了一眼,这一看之下,更饿了。

  墨景深将自己的手从她手中抽去,微微倾身,一手拖住她的肩,让她坐起来,端正的靠在自己怀里。

  季暖虽然头没那么晕了,但也依然虚弱无力,浑身像是没骨头一样的靠在他胸前,额头似有若无的贴着他的下巴。

  她眼睛始终盯着碗里的粥,好谗好谗,像个乞求主人投喂的小猫。

  同时还能感觉到他轻浅的呼吸喷薄在发顶的感觉。

  酥酥的。

  墨景深将一勺粥喂到她嘴边:“张嘴。”

  这回季暖很听话,很乖的张开嘴,咽下的时候,只觉得味蕾被唤醒了似的,真香。

  见她肯吃,而且胃口大开似的吃的很满足,墨景深低笑,就这么一口一口的,将一整碗都给她喂了下去。

  季暖吃饱喝足的重新躺回床上,享受着墨景深的照料。

  “身上都是汗,我能不能再洗一次澡?”她软着声音问。

  “烧还没有彻底退下去,明早再洗。”

  “可是身上湿黏黏的好难受……”

  “忍一晚。”他不容置喙的关了灯,只留床前昏黄的壁灯:“再睡几个小时,天亮后重新测一次体温。”

  墨景深在她身旁躺下,季暖便开始往他的身边凑,直到被他一臂揽在怀里,同时拍了拍她的背让她赶快睡觉,季暖却是将头贴在他手臂上,小声说:“你刚才就那么直接把我从浴缸里抱出来的……”

  墨景深没说话。

  她又模模糊糊的道:“你都把我看光了,那再抱我进去洗一次澡也不过份,我刚都没说什么呢……”

  墨景深:“……”

  ……

  最终,季暖因为不洗澡就睡不着觉的这个洁癖,不依不饶的终于让墨景深抱她又去洗了个澡。

  洗到全身香喷喷的浑身轻松,她感觉病也好了大半似的,再又被他用浴巾包着抱回到床上。

  可这一次墨景深却没再抱着她睡。

  季暖翻了个身,在昏黄柔和的壁灯下看着莫名奇妙背对着她睡的男人,抬起手指在他背上戳了戳。

  “为什么要背对着我?”她问,嗓音多少还是有些哑哑的。

  墨景深没有回答,反手将她在他背后乱戳的小手握住,按了下去。

  “睡觉。”他淡声说,低低的嗓音里藏着无名的暗哑。

  季暖觉得自己应该是生病所以心里忽然就有那么一点娇情,顿时就玻璃心了,因为他背对着自己而不高兴,干脆直接向他贴近,靠在他的背后,手扒在他的肩上,同时将脸也贴在他背上。

  “你能不能转过来,想让你抱着我睡~”

  “……”

  “刚刚还好好的,忽然背对着我睡算什么?”

  “……”

  再又听见她细如蚊讷的小声抱怨,他微叹,转身过来,到底还是如她所愿的将她抱入怀里。

  就在他转过身的刹那,季暖才骤然感觉到他下身的……变化……

  那什么……她好像知道原因了……

  现在让他再背过去,还来不来得及?

  墨景深现在看不得她水波涌动的目光,抱着她,更将她的头按在他怀里。

  “等你病好之后,再让我帮你洗澡试试。”他低哑着轻咬过她的耳朵,嗓音低低沉沉的,却又蕴藏的让人脸红心跳的威胁:“我不介意陪你洗一整晚!”

  季暖瞬间就老实了,在他怀里规规矩矩的一点都没动。

  可她现在睡不着,手轻轻揪着他衬衫前精致的纽扣,感觉他虽然没有动,但现在这种状况下应该也没办法轻易睡得着。

  她抬起头,从他下巴的这个角度看向这个无论任何角度都英俊到无可挑剔的男人。

  “你是不是发现我变了很多?”她问。

  墨景深这两天落在她身上的眼神,几次都在试图将她看透,分明已经对她的改变存疑,却又不动声色。

  既然这样,她还不如主动一点。

  他的手在她背后轻轻拍了拍,像在哄一个睡不着觉而总是找话题想说话的孩子,没有回答。

  “那你是喜欢现在这样的我?还是喜欢以前那个我?”她在壁灯下的目光盈盈如泓月,就算是发烧也没能掩去她眼里的光亮。

  “都是你,有什么区别?”他语调缓缓。

  “当然有区别,我以前一直不肯接受我们的婚姻,现在却是很努力的想要靠近你~”季暖将头埋进他的颈窝,轻轻哑哑的说:“以前是你对我好,哪怕我总是胡闹,你也没有停下过向我靠近的脚步。不管你会不会觉得我现在的改变太突兀了,但请你不要怀疑我的心,哪怕我们之间有一百步的距离,你已经走了几十步,哪怕你走累了,那剩下的就交给我,让我去走,让我去做,让我去学会珍惜这一切,去拥有你……好不好……”

  空气陷入一阵静默。

  季暖想要看一看墨景深此时的脸色,她前后两世都没这么跟人表白过。

  可她试着抬头,却被他紧抱在怀里,就连头也在他的脖颈间紧紧的相贴,一时半会儿没能抬得起来。

  “墨景深……”

  他仍然没有说话。

  “我刚刚说的是认真的,我没有烧糊涂,我……”

  忽然,她听见头顶上方传来他低哑克制的声音:“你再说下去,我怕是没办法再顾及你的身体状况,确定还要继续招惹我?”

  季暖微微一诧。

  她就是个表个白,这也算招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