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暖风不及你情深

第24章:睡觉还是睡我,选一样

暖风不及你情深 青青谁笑 2044 2018-02-02 00:05:00

  墨景深的眼眸深沉寂静:“闲言碎语,不用理会。”

  季暖:“……”

  她又没说自己要去理会这种莫名奇妙的话。

  “刚才有外人在,我没说你,一楼大厅很凉,连件外套都没穿就这么下来,你是真想让我干脆休假一个月,专门在家里盯着你?”墨景深握着她冰凉的手,语气有些不善。

  “咳,那个,刚才我看了眼沈助理送来的文件,好像确实很重要,你要不要先处理公司件,我……”

  “你最重要。”

  “……”

  季暖还没来得及感动,就直接被他带回到楼上,不穿外套连楼都不让她下了。

  这是传说中的夫管严么?

  -----

  入夜,墨景深去了卧室,没看见季暖的身影。

  他看向浴室紧闭的门,里面虽然没什么动静,但的确有浴缸中流水的声音。

  抬起手腕,瞥了眼时间。

  十几分钟后,季暖仍然没有出来。

  季暖的确正在浴室里洗澡,水有些热,泡的也有些久,她眼神有些迷离的看着眼前的雾气蒸腾。

  耳边仿佛又响起那句:“他真正放在心尖上的那个女人已经……”

  这种话……应该只是墨佩琳故弄玄虚才说的吧?

  毕竟整整两世,她所看见的墨景深都对自己很好,她不仅用眼睛看得见,也能用心感觉得到。

  而且,她当初在结婚之前企图找些墨景深的黑历史来当做毁婚的理由,甚至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特地请人暗中调查墨景深。

  虽然墨景深行踪不定,神秘低调,而且他身边暗中的保镖好像也很多,很难入手。

  但经过长时间的蹲守,调查出的结果是,追他的女人不少,想嫁他,爱着他,甚至为了见他一面而用跳楼威胁的那种女人也有过,上至名流圈里的大家名媛,下至一二三流各阶层的女明星。

  可墨景深根本就没给过那些女人机会,甚至就算有哪个人胡搅蛮缠以死相逼,他亦是波澜不惊连看都不会去看一眼。

  他在女人面前永远永远保持着淡然又适当的距离,难以琢磨,更难以接近,禁欲般的自制和冷静。

  不对!

  那天晚上把她折腾的嗓子哭哑了,他都没放过她!

  还有昨天晚上她都烧成那副德行了,他居然都硬得起来!

  禁欲个鬼啊他禁欲!

  浴室门忽然被打开,正趴在浴缸上发呆的季暖猛地抬眼,一脸惊愕看向那个长腿迈开便直接走进浴室的男人。

  雾白的水气间,男人高挺的身形有些刺眼。

  她眯了眯眸子,才稍微醒过神来,这才察觉自己刚刚泡的太久,脑子昏沉的都有些迟钝了。

  “你干什么?我在洗澡。”

  她的头发湿漉漉的散在肩前背后,像是黑色的海藻,脸上的水珠折射着浴室里的灯光。

  墨景深只看了她一眼,扯过浴巾直接把她从水里捞出来,季暖连一声拒绝的话都还没有说,人已经被裹住。

  他一言不发的将她抱了出去。

  “墨景深,我洗澡你忽然进去干什么……”

  “我已经给了你近二十分钟的时间,这么热的水,你泡这么久,是还想再晕在里面一次?”

  季暖听见他语气不善,不知道他好好的为什么忽然发脾气。

  她皱起眉:“那你在外面叫我一声就好了……”

  墨景深将她放到床上,顺手抽走她身上的浴巾。

  季暖周身一凉,她什么都没有穿,下意识的连忙翻身在床上滚了一圈,直接用被子将自己给重新裹住。

  “昨晚不是我帮你洗的?”墨景色深将她的浴巾扔到一旁。

  “可我今晚自己就可以了……”

  墨景深却仿佛没听见一样,扯下她裹在身上的被子,季暖被因为他这突然而至的霸道而有点不知所措。

  该不会是昨晚上没睡好,所以看她今晚状态好一些了,就要直接补回来?

  墨景深掀开被子将她放进去,淡道:“季暖,夫妻间最重要的是信任,任何人的闲言碎语在你这里都不应该造成情绪上的波动。”

  他的语气太淡,季暖看向他风轻云淡的眉头。

  刚才她在浴室里,还真的就多想了那些不该想的事……

  墨景深是会读心术么?还是他太过轻易就能洞察人心?

  “不想睡?病是完全好了?”

  “……”

  “如果不想睡,我们不如做点别的事情。”

  季暖抓在被子上的手指不由的蜷缩了一下:“还、还没好利索呢……”

  墨景深俯身,伸手抬起她的下巴,低眸用视线锁住她的脸。

  季暖刚要说话,却被他歹到机会就低头吻了下来。

  超出她所料的深吻让她有些目眩,直到她不着一物的身体在被子里蜷缩了起来,他才在她唇上轻轻一咬,贴在她唇边低哑道:“睡觉还是睡我,选一样。”

  季暖“噌”的一下把被子蒙到了头上——

  当然是睡觉!

  忽然间这么霸道的墨景深,她怕自己承受不来!

  -------

  季暖醒来的时候,卧室里的阳光暖洋洋的洒在床上,她眯着眼睛看向窗外,再又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时间。

  墨景深比她起的早,而且这个时间他该是已经去公司了,昨天他特意在家里陪她,但今天上午有公司例行的周会。

  在家里修养了这么两天,她精神状态很好的去刷牙洗脸。

  等她回卧室准备换衣服的时候,放在床头的手机响了,她走过去瞥了一眼,是季家打来的电话。

  猜也猜得到爸爸那边该是得到了些消息。

  否则以他那个又臭又硬的脾气,没事绝对不会打电话给她。

  “我听说你打算买下韩天远手里的那两家房地产公司?”刚一接通,季弘文劈头盖脸的就是冷声的责问。

  “嗯。”很久没有再听过爸爸的声音,季暖有一瞬间的恍惚。

  “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都不跟家里商量一下?韩天远那个废物从来都不懂得做生意!别说现在国内房地产行业根本就吃不开,就他手里那两家公司已经面临倒闭的风险,你居然还要花三千万接盘?那种公司,一百万我们都不能要!”

  “爸,这事等我回家以后再跟你谈。”季暖语调很平静,在电话里她也不太想争论这种事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