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暖风不及你情深

第27章:暖暖这次回来以后,改变还真是挺大的

暖风不及你情深 青青谁笑 2242 2018-02-04 00:05:00

  季暖转眼瞥她一眼,似笑非笑的问:“沈阿姨怎么了?筷子都拿不稳?会不会是从国外买回来的药吃多了啊?”

  “瞧暖暖这话说的,我刚刚手指不小心碰到了汤碗,被烫了一下所以手才抖了而己。”沈赫茹放下筷子,镇定的笑看向她:“暖暖你以前不是都坐在这边的吗?沈阿姨特意坐在这里,还想等一会儿吃饭的时候跟你话话家常呐~”

  上一世,她在季家每次吃饭的时候,都会坐的离季弘文远远的,每一次都会惹的季弘文不愉快,在餐桌上不停的数落她,父女之间的感情越来越岌岌可危。

  “我坐这挺好的,正好能跟我爸说说话。”季暖转眼看见佣人将季弘文常喝的白酒给送了上来,当即就伸手将酒瓶给按住。

  “爸,我妈生前就说过,您胃不好,平时应酬不得己喝几杯也就算了,在家里不能顿顿都喝!”季暖说着就对身后的人道:“琴姨,把这酒拿走,以后我爸在家里用餐的时候要是再想喝酒,您就把我妈当年说过的话给他重复一遍!”

  “好的好的。”琴姨忙过来将酒拿走。

  季弘文虽然想喝这酒,可季暖这丫头从来都没这么关心过自己。

  他咂了咂嘴:“我一辈子就这点喜欢喝酒的爱好,这你也要管!”

  “自己身体怎么样自己不清楚吗?就您这明明能活到一百岁的体质,非得为了谗这几口酒而平白少活几十年,您就舒坦了?”季暖挑着眉说:“还吃什么强身健体的药?我看您少喝几口酒,就什么都有了!”

  “行行行,你这孩子要么不懂事,一旦懂事起来还真是唠叨的很。”季弘文无奈的摆了摆手,示意在旁边端着酒走也不是留也不是的琴姨把酒拿开。

  半天都插不上嘴的沈赫茹忽然笑着说:“暖暖这次回来以后……改变还真是挺大的……”

  季暖不冷不热看她一眼:“沈阿姨您也嫁给我爸十几年了,他这爱喝酒的毛病你不仅不管,还经常有你们沈家的亲戚来这里给他送酒,这是诚心跟我爸的胃过不去?”

  “暖暖,这你可就误会了,你爸的性子有多固执你也知道,我哪劝得了啊……”沈赫茹脸上保持着笑意,却明显对现在的季暖有了几分忌惮之心。

  而且季暖刚刚还故意在话里提到了那个已经死了十几年的亲妈,言语里仿佛听不出什么刀锋利刃来,却又分明就是在给她找不痛快!

  季暖冷冷的勾唇:“哦,你不劝他少喝酒,却劝他多吃药?我记得沈阿姨你家里是医学世家,总吃药对身体不好的这种事情,你应该不会不清楚。”

  沈赫茹的表情瞬间有些挂不住了。

  这季暖果然蹊跷!

  以前就算是季暖对自己这个后妈不喜欢,却也从来懒得管季弘文的事,在家里独来独往的,也不会这样拿话来点她。

  “吃饭,赶紧吃饭,暖暖你别一回来就跟你沈阿姨拌嘴。”季弘文眼巴巴的看着没一有瓶酒的桌子,强忍着要把琴姨叫回来的想法,直接动了筷子。

  以前季暖在季家里,战火的开端往往都是在他和季暖这父女身上,平时季暖也从来没正眼瞧过沈赫茹。

  这季暖忽然开始针对沈赫茹,季弘文这一家之主到底也还是受不了女人家这些弯弯绕绕的拌嘴。

  沈赫茹笑道:“是呀,暖暖这话说夹枪带棒的,我一时间还真是不适应,她一直都是这么嘴直,说话也没个把门的,我也算是习惯了。”

  “爸,我是在叮嘱沈阿姨多关心你身体,哪里是拌嘴啊?我还不是为了你好?”季暖一脸诚恳的表情看向他:“关心几句你就不乐意了?”

  季弘文嘴角一抖:“行了,这问题出在我身上,以后我少喝酒就是。”

  看见人家这父女一声接着一声的搭腔,沈赫茹气的手在桌下捏了几下。

  本来还想借机会让季弘文再教训季暖几句,可这季暖竟然越来越深不可测,说话也总是能越过真正的矛盾点,最后竟然反倒是季弘文难得的放下脸面跟自己的女儿服了软。

  “老季,暖暖说的也没错,你确实应该好好爱惜自己的身体,酒这种东西,能少喝就少喝。”沈赫茹一改刚刚差点忍不住火气的表情,忽然端起笑脸来柔声说。

  季暖皮笑肉不笑的瞥了她一眼。

  这沈赫茹倒也是个能忍的人,也对,在季家能屈能伸的忍了十几年,最终的目的还不是为把季家的钱都装进她自己的腰包?

  一想到前世爸爸在医院里含恨而终时最后的神情,季暖骤然在餐桌下抬起腿,狠狠的在沈赫茹的小腿上踢了一脚。

  想装淡定的把药的这件事含混过去?偏不让她淡定!

  “啊!”沈赫茹没防范,小腿骨瞬间剧烈的疼,忍不住叫了一声。

  “干什么你?吃个饭能不能消停了?这么大年纪了在餐桌上鬼哭狼嚎的像什么样子!”季弘文脸色难看的怒道。

  沈赫茹没想到季暖居然会给她来这么一出,委屈着说:“刚刚季暖好像是在桌下踢到了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我是因为太疼了所以……”

  “我什么时候踢你了?”季暖眼神无辜,再又看看眼中带怒的季弘文:“爸,我没有。”

  “你分明就是踢了!都二十岁的人了,还做这么幼稚的事情!大家都坐在这里,我难道还能忽然诬陷你么?”饶是沈赫茹再怎么能忍,这腿骨上的疼还是让她差点受不了,而且季暖分明就是故意的,踢的是小腿骨前边痛感最明显的位置。

  季弘文眼神向下看了眼,看见季暖的腿规规矩矩的在她自己的椅子前面。

  而且季暖穿了能覆盖过脚底的长裙,裙摆很长,一点凌乱的褶皱都没有,裙子挡着也看不出来她穿的是高跟鞋还是什么,但看起来确实不像是刚刚有过那么大的动作。

  “都给我安安静静的吃饭,老大不小的年纪了,别像个孩子一样的作。”季弘文不耐烦的说了句,眼神在沈赫茹的脸上不悦的掠过。

  沈赫茹气的脸都有些扭曲了,刚刚维持的镇定和挽回的那点面子瞬间消耗殆尽,她握着筷子的手狠狠的紧了紧。

  季暖不动声色的喝着琴姨给她盛来的汤。

  沈赫茹,前世害得我爸孤零零死在医院里的这笔帐,我们慢慢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