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暖风不及你情深

第30章:墨景深直接把她人捞到自己的腿上

暖风不及你情深 青青谁笑 2149 2018-02-07 00:05:00

  “你怎么说来就忽然来了?吓我一跳!”季暖走上前,绕过季梦然便凑到他身边。

  墨景深顺手便将她牵了过去,再低眸看她一眼:“手这么凉?”

  “嗯,今晚有些冷,刚刚在房间里忘记开空调,正好,你来了还能帮我暖暖手。”季暖边说边笑眯眯的,眨眼间就像个被他给宠坏了的小媳妇儿。

  “景深哥哥,你今天晚上……”季梦然仍然因为墨景深会来季家而有些兴奋,不管他们怎样无视自己,仍然想要跟他说话。

  季弘文忽然咳了一声,重重的清着嗓子,脸色难看道:“梦然,看看你穿的像什么样子?景深是你姐夫,你怎么穿的这么少就跑下来?!”

  这时大家才注意到季梦然穿的那件吊带睡裙,根本就是接近于那种性.感睡衣的款式。

  又单薄又短,露出了大片的肩膀锁骨,就连胸前都有点若隐若现。

  下身的裙摆更是只能勉强遮住大腿的一小半部分,短的不能再短。

  刚才注意力都在忽然出现的墨景深身上,这会儿看清了季梦然穿的这一身,季弘文的脸已经黑如锅底了。

  “爸,我刚才准备睡觉,听说景深哥哥来了,就直接跑了出……”

  季梦然正在辩解,头上却忽然被扔来一件薄外套。

  她拽下头上的衣服,猛地转过眼看向季暖,发现这外套是季暖刚刚下楼时穿的那件。

  “穿上吧,你不怕冷,我们看着都冷。”季暖语气平淡。

  “谢谢姐……”

  季梦然一时间找不到其他话题继续,眼神只偷偷又瞟了一眼墨景深,见他的目光始终都没落在自己身上,别说是腿,就连肩膀都没被看一眼。

  “哎呀,好冷。”季暖忽然打了个寒颤:“没想到脱下外套就这么凉,爸,已经不早了,你们快回去睡吧,我和景深回房了啊!”

  “姐夫才刚来,姐你就要拽着他回房间?”季梦然出声嘟囔。

  季弘文瞥了季梦然一眼:“话这么多?你赶紧回去穿衣服!”

  见大家都在这里站着,琴姨主动说:“要不,我去厨房煮几碗夜宵吧,最近的天气确实凉,吃点暖和的再睡觉也好。”

  “对对对,琴姨你快去煮……”季梦然回头,举手赞成。

  “你们吃吧,我晚上吃太多了,现在不饿,景深也在公司忙一天了,这么晚就不跟大家一起吃宵夜了~”季暖神色平静的挽着墨景深的手,干脆就没给季梦然再靠近的机会。

  “行了,都回房去休息,琴嫂你也不用忙。”季弘文厉声开口。

  琴嫂一听便停下了正往厨房去的脚步。

  季梦然好不容易盼到墨景深来了,想找机会跟他说几句。

  可眼下别说是单独跟他说说话的机会,就连大家坐在一起,可以好好看看他的机会都没有。

  季暖眼中的微光似有若无的看着她。

  穿成这样跑下楼来,以爸爸那个古板的性子不可能不生气。

  亲爱的好妹妹,你实在是太急功近利了。

  这样很容易暴露哦。

  季梦然不甘心的转头,只看见季暖已经和墨景深低声说话,两个人当着这么多家人的面居然交头接耳的,真不是知道害臊!

  墨景深平时这么高高在上的人,居然这么惯着季暖,季梦然越看越恼火。

  可她现在什么都不能说,也不能做。

  以前季暖回来就跟爸爸吵,爸爸就总是拿自己的温顺听话来跟季暖的任性不懂事来对比,然后季暖都会气极败坏的甩门离开,根本就不会在季家有任何好脸色,爸爸也每一次都气到恨不得把季暖给彻底赶出家门。

  可现在呢,难道是风水轮流转?

  季暖变成了贴心的小棉袄,自己不过就是穿着睡裙下来见墨景深而己,居然就被当着这么多人的教育了一顿。

  这季暖到底是受到哪个高人指点了?

  明明大家都看得出来季暖这心高气傲的性子,却居然都不讨厌她?

  沈赫茹见季暖和墨景深已经上楼了,干脆在旁边忽然小声开腔:“暖暖这孩子还是那么不懂事,人家景深大半夜的来季家,总也要给他和长辈说说话,话话家常的时间,她不懂事,把景深也连累的显得目无尊长了似的。”

  “沈阿姨说的对,爸,我刚才的意思就是觉得姐姐有点过份了……”季梦然低声哼哼。

  季弘文目色凌厉的看着她们:“还有完没完了?也不看看现在是几点?有什么话必须这么晚来说?”

  沈赫茹见他这是生气了,马上放软了脸色,没再多说。

  季暖这个小蹄子好像是越来越不好对付了,季弘文又向着季暖,还是暂时少说为妙。

  “爸……”

  “你闭嘴!回你房间里去!”季弘文转过眼,更加严厉的瞪向季梦然。

  季梦然表情一收,被爸爸吼的顿时战战兢兢的不敢再说话,有些委屈,再又抬起眼朝楼上的方向看了看,不甘心的暗暗咬了咬唇,转身便气冲冲了回了自己房间。

  ……

  房门开了又关,卧室里的灯光柔和。

  “你怎么忽然就来了?都不提前说一声。”

  季暖回头就瞪向刚刚把家里的几个人炸的一团懵逼的始作俑者。

  “不是你说想我了?”墨景深在她回头的刹那忽然低下头来,季暖微微一滞,看着眼前近在咫尺的清俊的脸。

  两人之间是不到半公分的距离,这突如其来的亲近,男人的气息扑面而来,她整个心脏都跟着提了提。

  意识到这里是在季家,尽管关了门,季暖还是本能的抬手想要将他推开。

  结果人还没推动,就被一只有力的手臂扣住,然后她人就被带到了床边去。

  墨景深直接把她人捞到自己的腿上,扣着她的腰肢将她锁在怀里:“刚刚在电话里不是还口口声声的要脱我衣服?现在我人就在你面前,怎么,连头都抬不起来了?”

  季暖去推他的手臂,刚才那敢隔空撩他的勇气早就不知道跑到哪个爪哇国去,推了半天他却纹丝不动,她不由的在他手臂上拍了下,转头朝他似怒非怒道:“谁让你来的这么突然?我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他在她耳畔低低的笑:“你确定不欢迎我?那我现在走,让你抱着你的熊先生失眠到天亮?”

  墨景深的眼神同时瞥着那斜斜歪歪放在床上的大白熊,唇边扬着丝漫笑。

  -

  (PS:求收藏+求推荐票+求留言+五星好评~爱你们,比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