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暖风不及你情深

第32章:扬言要脱我衣服的胆子被熊吃了?

暖风不及你情深 青青谁笑 2083 2018-02-09 00:05:00

  季梦然就在门外,季暖是真的没办法专心。

  “要是不把季梦然打发走,她能在门外站一整晚。”她小声抗议。

  墨景深的手在她头上抚了抚,起身去开门。

  季梦然仍然在敲着门,但又像是怕被爸爸听到,边敲边小声说:“你们睡了吗?姐你平时睡觉都不会这么早的……”

  话还没说完,眼前的门忽然被打开。

  乍一看见是墨景深,季梦然的眼神在他微解了几颗纽扣的衬衫上停顿了两秒,再又抬起眼:“景深哥哥,我把夜宵给你们端进去吧!”

  墨景深高挺的身影挡在门前,嗓音淡漠:“拿回去,我们不吃。”

  见他这么冷漠,季梦然她抿了抿嘴说:“可是景深哥哥你工作到这么晚才来,晚上肯定还没有……”

  “不必。”

  她话还没说完,只听见“砰”的一声,在季梦然眼前的房门直接被关上。

  季梦然双眼瞪大,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就这么毫不留情被关上的门!

  刚刚从床上拢着凌乱的衣服坐起来的季暖也没料到会解决的这么快,虽说这的确是墨景深的作风,但这里毕竟是季家,他多多少少还要给季家一些面子。

  但显然季梦然的面子他根本就没打算给过……

  正想着,抬眼就见墨景深走了回来。

  季暖一看见他深沉如海的眼便瞬间从床上跳起,起身抓起床上的大白熊就朝他扔去,转身逃向浴室:“我去洗个澡!”

  墨景深接过她扔来的熊,再又瞥见她那逃也似的背影,叹笑,将那只碍眼的大白熊扔到一旁。

  季梦然还想敲门,可房间里面这会儿太安静,她抬起手又放下,捏在碗边的手指因为太过用力而渐渐泛白。

  片刻后,她紧咬着牙关转身走回到自己房间,将手里的夜宵全部倒进垃圾桶,再又将碗也一并给扔了。

  ……

  季暖在浴室里磨蹭了半个小时,裹着浴巾出去。

  走出浴室,她一手拿着毛巾擦头发,另一手将胸前包裹着的浴巾按着,下意识的怕浴巾掉下去,边走边看床边的人,见墨景深正在看她床前的一本旧相册。

  “在看什么?”将头发擦到不再滴水的程度,她走过去。

  墨景深将相册放下,她低眸就看见里面的那张十多年前的一家四口的照片。

  那个时候还没有沈赫茹的插足,那个时候的季家其乐融融,幸福无比。

  “这是我妈妈。”她只看了一眼:“很漂亮是不是?”

  墨景深的声音很低,即便如此声线仍然好听而磁性:“从这张照片来看,你从小到大,和自己的妹妹也没有多少相像之处。”

  “对啊,我和梦然虽然是亲姐妹,但确实一点都不像。”季暖勾了勾唇:“何止是我和她不像,我甚至和我妈妈也一点相似的地方都没有,如果不是因为爸爸一直以来对我最器重最偏爱,我都要怀疑自己究竟是不是他们的亲生的了。”

  墨景深忽然看了她一眼。

  一对上他漆黑深邃的眼眸,季暖便因他眉眼间那点淡淡的似笑非笑而侵染,下意识的低下头看了眼自己身上的浴巾,好像也没什么暴露的地方。

  “那个……我头发还没有干,我去吹……”她转身。

  然而还没走出两步,就被男人轻松的捞了回去,推到了床上。

  季暖条件反射的要起身,墨景深的手已经抚在她腰侧,左手落在她另一侧的床上,将她整个人困在身下。

  他嗓音愈发的低沉性.感:“你以为我会一而再再而三的放过你?”

  她长发微湿,浓密柔软,似海藻般铺散在床上。

  脸颊更因为他这样的姿势而越来越红,心头跳动的频率越来越失去控制。

  季暖动了动嘴,想要说话:“墨景……”

  男人没再给她多说一个字的机会,低头将她吻住,季暖刚想伸手去推他的胸膛,两手却直接被他单手按在了头顶。

  这个姿势……

  这个姿势!!!

  季暖脸蛋爆红!

  “哎,你……啊……别……别扒我浴巾……”

  她刚刚在浴室里好不容易才裹的那么紧的!

  “别摸那里……”

  “唔……你别……”

  季暖的脸红的快要滴血,完全没有经历过这种,平时的亲吻拥抱甚至故意撩拨她的敏感点她也算是习惯了,可在床上直接一点余地不留的扒她的浴巾,这就……

  而且他手还从下面往她的浴巾里面伸!

  “没有拿着换洗衣物进去,只围着浴巾出来,不就是为了方便让我脱的?嗯?”

  他的声音似蛊惑一般,让季暖那点属于小女人的小期待和小害羞都瞬间暴露无疑。

  她承认她今天晚上也没打算逃,但是这样泛滥的情潮实在是颠覆了她曾经所有的认知,现在的脑海里都是空白的,一切全凭本能。

  季暖觉得墨景深的完全压制着她,炙热的吻让她无法思考。

  他贴在她耳后低语时,拂过的呼吸也滚烫的让她浑身忍不住的颤栗。

  “扬言要脱我衣服的胆子被熊吃了?我车开了二百码的速度从公司来季家,结果还要我自己脱?”

  她就说他公司离季家再怎么近,也不可能这么快就能到季家,结果他居然是开了二百的速度!

  炙热的情潮继续要将她席卷淹没,季暖被他撩的用快要哭出来的声音说:“你别摸那里……啊……别亲……”

  声音又娇又软到连她都不敢相信这种语调会是自己发出来的。

  更没料到会让身上本来就已经紧绷在弦的男人愈发的失去克制,低头便再度狠狠吻住她的唇。

  季暖人被她压着,唇舌被他侵占,身上的浴巾早已经被扔到床下,她从来没这样动情过,身体也从来没有这样因为忐忑和期待而颤抖过……

  她已不着一物,身上的男人此刻却依旧衣冠齐整。

  手忽然被他握起,从他开了几颗纽扣的衬衫,就这么被他握着,一颗一颗的解开,然后再又牵着她的手下滑到他的皮带……

  手贴在皮带昂贵又精致的金属前端,冷硬冰凉的触感,让季暖的脑袋空白了几秒。

  只听见他似诱哄的低道:“乖,解开。”

  -

  (PS:很好奇究竟有多少读者宝宝在追文,举起你们的小手,快都冒个泡让我眼熟一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