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暖风不及你情深

第33章:你确定那天晚上的感觉真的只有疼?

暖风不及你情深 青青谁笑 2054 2018-02-10 00:05:00

  反正衬衫都已经被解开。

  皮带的话……那就也解吧……

  都到了这一步,季暖干脆壮着胆子在他的掌控下去试着解开。

  可能是真的没解过,好半天都没成功,她挫败的抬起眼看他:“我解不开……”

  墨景深低笑,握着她的手贴在金属扣旁边的一个突起上,手指轻轻一按,传来很低又好听撩人的响动。

  听见他顷刻俯首吻向自己耳际时那低哑的沉笑,她当下两只手紧紧抓着他身上还未脱下去的衬衫,声音细如浅讷:“墨景深……你轻、轻一点……”

  一来她是怕还像第一次那样的疼,二来,这里是季家,她怕发出什么声音被听见。

  墨景深低头,看见她快要溢出水来的双眼,在她唇上吻了吻:“你确定那天晚上的感觉真的只有疼?”

  季暖:“……”

  他被下药的那晚,前后两世她也算是经历了两次,最开始的确疼的要死,哭着喊着求他出去,求他放过自己。

  可是后来……

  后来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哭着的腔调逐渐变了,变的不再像自己。

  但她当时还有些迷糊,连自己重生了都不知道,哪里……还记得那么清楚……

  非要让她回忆起来?

  在她头顶上方的男人黑眸半眯着:“想起来了?”

  季暖完全没办法去回忆那晚在后来已经不成样子的自己,偏过头把脸埋进被子里,不想回答他的话。

  可她越不想答,他越不罢休。

  每个吻都专攻她的敏感点,掌心抚过之处都如燎原的火一样将她烧毁成烬。

  “我不知道……”

  “不知道?”

  “都过去那么多天……我不记得了……”

  “必须想起来。”

  “不要……”

  这男人!把她埋藏在内心深处的谷欠望勾了出来,却迟迟不满足她,吊着她,刺激着她,吻着她,***着她,明明他自己已经箭在弦上,却偏偏就是不给她!

  “墨景深……你……”

  “想起来了?”

  “啊……别亲这里……”

  “说。”

  “我真不记得……”

  墨景深平时不是这样的!

  他的高冷呢?他的禁欲呢?怎么她的病好了他就变了,真是要过多混蛋有多混蛋!

  她转头埋首在他脖颈处,语调委屈:“你太过份了……”

  他低笑:“我过份?”

  “对!你过份!”

  “结婚半年,一次一次放过你,我过份?”

  季暖埋在他颈间不说话。

  见她忽然间就乖了,墨景深大概是很满意,呼吸节奏也因为她贴在他颈间的吐息而不再那么稳,逐渐粗重紊乱,嗓音却依旧慵懒性.感:“乖,腿别并的这么紧,分开……”

  季暖现在根本没有半点思考能力,下意识的动了动自己的腿,完全顺着她的话去动作,乖乖的任人宰割的态度是个男人看了都会燥热。

  “梦然小姐?您怎么还没睡?”

  门外陡然传来佣人路过时的动静,还有小声的的疑问。

  季暖不敢相信季梦然居然又回来了,居然还在门外偷听!

  躲在门外的季梦然也不再藏着,在门口来回踱着步子:“我睡不着,刚刚吃了太多东西,想要来回走走,消化消化再去睡。”

  佣人点点头,拿着手里的东西正要走。

  季梦然却是眼尖的看见佣人手里的东西,当下忽然尖着嗓子喊:“这个东西你拿着干什么?这是盛哥哥送给我姐的东西!怎么在这里?你快拿走,赶紧销毁,别被景深哥哥看见!”

  佣人当即浑身一僵,小声说:“这是夫人让我赶紧拿走的,我正要收起来……”

  “哎呀,快藏起来!要是被人知道我姐曾经和盛哥哥之间的事情就坏了!”

  季梦然的声音哪里是要让人藏起来的意思?扯着嗓子大声说话,像是恨不得门里面的人一个字不差的全都听见。

  季暖亦是在听见盛哥哥三个字时,脊背当即一凉。

  某一个几乎被她刻意去遗忘的回忆让她全身的血液都仿佛被冰冻住。

  “盛哥哥都已经被赶出去这么多年了,当初我姐结婚的时候,还没有几个人知道她当年和盛哥哥之间的那些事,你快把这东西都拿走!快点!”季梦然的声音一句接着一句,把佣人说的有点懵。

  二小姐这是怎么回事?

  这可是在大小姐还有墨先生的房间门外,她这么大声音,不怕把他们吵醒吗?

  而且那件事情……季家都多少年没有提起了……二小姐真是好奇怪……

  季暖骤然起身,拽起浴巾裹在身上就奔下床。

  结果刚刚被撩拨到浑身发软,腿也棉软无力,脚刚踩到地面,便因为下床时的速度太快而骤然整个人向前一扑。

  墨景深眼疾手快一将她捞住,却晚了一步,季暖的膝盖还是在床边的桌脚边缘重重的磕了一下,顺时疼的她低叫一声:“啊!”

  门外的季梦然听见季暖那压抑的动静,直接就想歪了,转眼瞪着紧闭的房门。

  她确定自己刚刚在外边说的话,他们一定是听见了,而且听的很清楚!

  这样墨景深都不怀疑季暖曾经和别人发生过什么?

  这样都还能进行得下去?

  该不会他们除了那晚之外,最近还睡在一起过?

  “二小姐,快走吧,赶紧去休息,已经不早了……”佣人听见那声音也想歪了,红着脸拿着手里的东西匆忙就走。

  季梦然脸色难看的站在门外,深呼吸一口气,才扭头走开,生怕再听见什么暧昧的动静。

  墨景深在季暖呼痛的刹那俯下身就直接将她整个人抱起来,放坐到自己腿上,眼见她通红的眼睛,他英挺的眉宇一结:“你怎么回事?”

  说话间,他的掌心已抚到她膝盖上,见只是磕到皮肤红了一些,却并不是很严重,这才放心。

  季暖疼了这一下,也算是冷静了下来。

  她知道季梦然这是在故意离间他们,虽然这种离间的方式没什么作用,只会让季暖觉得恶心。

  “没事。”季暖低下头碰了碰自己的膝盖,没解释。

  墨景深看着她,眸光里含着薄薄的厉色。

  季暖知道自己刚才硬是把他推开,忽然就坐起身要冲出去的动作,估计是真的要惹着他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