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暖风不及你情深

第39章:这女人真是不收拾就要上天了

暖风不及你情深 青青谁笑 2103 2018-02-15 00:05:00

  季暖完全不知道墨景深直接带她进来是有什么打算。

  这家古棋会馆的老板显然是跟他关系很熟络,听闻是墨景深亲自到访,竟直接本尊出来迎接。

  老板姓许,七八十岁的年纪,头发胡子花白,带着个金边眼镜,说起话来很有古韵腔调。

  身在这个会馆里,季暖还以为自己是不小心闯入了古代的某个地方,非常的古色古香,但也看得出来这里的每一煽门每一个桌椅都是精心打造,价格都不会便宜。

  果然在这国内最繁华的大都市,卧虎藏龙不在少数。

  本来季暖还想跟这位许老板说明来意,结果这里的侍者却邀请她到雅室喝茶,墨景深一个人单独和许老板去里面谈话去了。

  就算是很熟络,或者这位许老板是墨景深哪一位熟悉的长辈,但她想,这种心爱的东西对方应该不会轻易拱手相让。

  哪怕墨景深出更高的价格,应该也不会那么容易。

  所以,他们究竟去里面干什么去了?

  还神神秘秘的……

  季暖一边喝着茶一边沾着不小心洒出来的茶水,在桌面上写写画画消磨着时间。

  “墨太太,门外有位季小姐说是跟您和墨总一起来的,我们没能确认她的身份,所以没有放她进来,她说她是您的妹妹。”门外忽然走进来一位侍者,恭敬的问她:“要让她进来吗?”

  季暖没想到这家会馆居然不是什么人都能随便进的。

  既然她被挡在门外……

  那就,继续,在外面呆着吧。

  “我不认识。”她说着就又喝了一口茶,仿佛事不关己。

  侍者很守礼节的对她恭敬的点点头就退了出去。

  雅间里重新恢复安静。

  这种环境里,季暖是真的有一种不太敢造次的感觉,放季梦然进来还是算了,免得污染了人家的地方。

  在会馆门外的季梦然得到答复以后,气的在门外不停的解释,可还是不被允许进入。

  不到几分钟,季梦然的电话就打进来了。

  明显是要来质问季暖的。

  季暖将手机调成静音,扔到一旁不理会。

  电话打进来四五通,最后终于放弃,屏幕安安静静的暗了下去。

  大概过了两个多小时,季暖起身去了洗手间,从洗手间出来,就陡然看见里面那间的门开了,连忙快步凑过去看了眼。

  墨景深的身影与许老板同时出来,看见他衣着整齐没有丝毫的变化,季暖这才松一口气。

  刚才等了太久,她也不确定究竟发生了什么。

  刚差点还怀疑墨景深为了帮她拿到棋谱而进去卖.身了呢,甚至怀疑这许老板有什么不太好的嗜好……

  咳,果然是她想多了。

  季暖暗自笑了下,走过去,见许老板正心情不错的跟墨景深说笑着。

  许老板一看见季暖走过来的表情,当下又打趣的笑:“瞧瞧,你太太这是等的急了。”

  墨景深淡淡勾唇,从容清贵:“确实等久了。”

  “行了,我现在正心痛着,实在不想说话,你们小两口该去哪就去哪,我得想办法平静平静。”许老板抬手对他们挥了挥。

  季暖本来还想跟许老板打个商量,看能不能真的用棋盘换棋谱,结果人家就这要走了?

  她一脸懵的看着眼前白花花胡子的老人,还没找到机会说话,她人就直接被墨景深牵了出去。

  “你刚刚跟他在里面都谈了什么啊?是不是花多少钱他都不肯让给我们?”季暖好奇的问。

  墨景深没出声,眼神沉静无澜。

  他瞥着季暖。

  漂亮的,茫然的,好奇的,着急的,更又因为没能得到想要的东西而藏着几分懊恼的小女人。

  “我说,难得知道墨爷爷喜欢什么,你既然都带我来了,总不能空手……”

  季暖的话忽然一噎,一脸震惊的看着墨景深忽然递给她的一份古棋谱。

  她惊愕的瞪了老半天,伸手接过,小心轻慢的翻开来看,再又满是愕然的抬眼看他:“这……他居然让出来了?你花了多少钱?”

  墨景深莫测高深的笑笑,向外走,没回答。

  “到底花了多少啊?这是我要送给墨爷爷的礼物,又不是你送的,所以这一笔得算在我帐上,我也可以自己赚,只要给我些时间,我……”

  “一分钱都没有花。”墨景深看见她这着急的模样,不再卖关子。

  “怎么可能?”

  两人走出会馆,季暖客套的跟里面的人点点头道了别,再又捏着手里那贵重的要命的棋谱追问:“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不是说别人花了一个亿都没有买到吗?这要是没花钱的话,难道……”

  难道墨景深是答应了对方什么难以办到的要求?

  她可不希望他因为自己而被人牵制,或者答应无理的条件。

  “许老是个棋痴。”墨景深淡淡陈述:“我和他立了个赌约,在棋盘上赢了他,棋谱归我。”

  “……?!”

  震惊。

  震惊!

  除了震惊还是震惊!

  季暖张了半天的嘴,不敢置信的说:“你会下棋?”

  “爷爷虽不像许老这么痴迷,但也算是半个行家,我从三岁开始被他强行按在棋盘上陪他对弈,你说呢?”墨景深言语轻慢。

  季暖已经惊讶到嘴都快合不上了。

  她贴在他身边小声的,仍然不太确定的,问:“真的一点钱都没有花?”

  男人瞥她一眼,眉宇英挺冷峻:“你老公连一个亿的面子都不值?”

  “……”

  好贵的面子!

  季暖咽了咽口水:“值值值!绝对值!”

  “开心?”

  “嗯嗯!开心!”

  “晚上是不是也应该让我开心开心?”

  “……啊?”

  男人低沉性.感的声音撩在她耳边:“今天晚上,看你表现,嗯?”

  季暖怔怔的看着他,捏着手里的棋谱瞬间有如千斤重……

  她想到刚刚在里面等了太久,中间还去了一趟洗手间,也就是在洗手间里,她发现……发现……

  “那个……”季暖舔了一下自己的唇瓣,踮起脚凑到他耳边,小声嘀咕了一句话。

  墨景深的表情瞬间一凝。

  她清了清嗓子,看着他这表情,当下便一脸怯怯的捧着手里的棋谱看着他,委屈巴巴的说:“那、要不要先还给你……”

  说着,她还一脸忍痛割爱暂交给他保管似的神态。

  墨景深要被她气笑了。

  这女人真是不收拾就要上天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