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暖风不及你情深

第43章:将她抱起,把她塞进被窝里

暖风不及你情深 青青谁笑 2103 2018-02-19 00:05:00

  刚才车冲出去的速度太快,现在看来,这里的海面距离海滩还有四五百米的距离。

  季暖一边被墨景深带着向前,一边自己也奋力向前划动着手努力的游,免得自己带给他的负担太大。

  季梦然出了海面后仍然一直紧紧抓着季暖,死活都不肯放手。

  “就快到了!”季暖看见海滩越来越近。

  “还能坚持?”目的地将近,墨景深的声音也不再似刚才那么沉冽。

  季暖点头:“能坚持!”

  他看着她的脸,漆黑的眼底似是涌动着某种情绪,低哑的嗓音染上几分不易被人察觉的赞许:“以你的体力,能从下面游上来已经算是不容易,居然还有毅力游过去。”

  季暖看着越来越近的海滩,心情松懈:“必须能坚持!你放开我,让我自己游过去也可以!”

  墨景深这才放开她。

  几分钟后,就快爬上海滩,她因为脚下藏在水里的细沙太软,差点没稳住再又扑进水里去,一直在她身边的墨景深伸手就一把将她抱住。

  终于上了海滩,季暖没了力气,墨景深将她扶稳。

  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季暖冷的浑身哆嗦,她却不忘紧紧抓着手里的包,牙关不停的打颤:“给墨爷爷的棋谱还在包里……我这包有点防水效果……而且和手机一直都在皮制的夹层里面……不知道有没有进水……”

  “这种时候你还关心棋谱?”墨景深看着浑身是水的她,凛起哪怕刚刚狼狈落水也依旧清俊的眉宇。

  季暖这会儿确实不太好受,脸上已经一片煞白,冷的说话都不利索:“这是……你给我赢来的……而且,是墨爷爷喜欢的……”

  秋季的夜里,海边,说话时嘴前都能飘出白气,可见究竟有多冷。

  他的眸色比起这秋夜来说实在是暖了许多,冷峻的眉眼间亦是蹿上一抹对她的怜惜,伸出手将她凌乱粘在脸颊上的头上拨开:“先离开这里。”

  “好。”季暖颤抖着点点头,眼神在黑暗的天色下似有星光闪烁。

  季梦然在后边,扑倒在沙滩上就开始剧烈喘息,说不出话,也完全不能动了,反正她也已经从海里跟着出来,等她自己休息过来,总会找办法回去。

  上岸后,从始至终,墨景深都没有向她投来过一眼,更别说是一句关心或者安慰。

  季梦然的手指在沙滩上狠狠的陷进去,不甘心,不甘心,不甘心!

  季暖,你究竟凭什么?!

  ------

  回到御园,季暖心神放松,刚一进门就浑身脱力的挂在墨景深身上。

  “活着回来了……”她用力深呼吸着,声音因为疲惫而沙哑。

  今天如果不是墨景深在车上,如果不是他的思维果断,行动上更当机立断的避开险情,恐怕她的第二次生命也要就此over。

  墨景深抱住她已经完全站不稳的身体:“没事了,嗯?”

  季暖将脸贴在他的胸膛,隔着潮湿的衣物听着他的心跳,眼泪差点控制不住的落下来。

  她吸了吸鼻子,强忍住这死里逃生过后的激动。

  像是感觉到她情绪的变化,墨景深在她的肩上安抚的拍了拍,低缓的嗓音近在她耳边:“现在才想起来害怕?刚刚在海里倒是很勇敢,这么厉害的墨太太,刚回家竟然就要哭了?”

  意思是她今天用命去塑造的人设一瞬间就崩塌了吗?

  “我……”季暖差点哽咽出声,她抬起头看他:“我激动不行么?”

  他低笑,捏了捏她冷冰冰的脸颊:“恭喜墨太太,劫后余生,值得庆幸。”

  季暖吸了吸鼻子还想说话,墨景深却直接叫来陈嫂:“带她去洗个热水澡,换身衣服。”

  陈嫂刚想问他们两个这是怎么了,怎么两个人身上都是水,可一看见季暖那满脸煞白的样子,吓的也不敢浪费时间多问,忙扶着季暖回房间。

  季暖却在走上楼时,忍不住回头看向门前的男人。

  平时衣冠楚楚的墨景深浑身也都湿透了,衬衫和西裤紧贴着身体,可即使和她一样的狼狈模样,却居然一点都没减少他丝毫的魅力。

  陈嫂扶她去洗了热水澡,季暖没有泡澡,而是要求洗淋浴,因为她今天在古棋会馆去洗手间时才发现大姨妈驾临。

  “太太,您这来着例假呢,身上冰成这样,真的没事吗?”陈嫂不放心的问。

  “没事,我多洗一会儿就好了。”季暖忍着肚子里要命的疼,对陈嫂挥了挥手:“你帮我把包里的东西都拿出来,看看最里面防水夹层里的一本古棋谱和手机有没有进水。”

  陈嫂点点头,依言将她湿淋淋的包拿进来,用毛巾擦干净。

  “在最里面的手机和这本您说的棋谱都没有湿,但是其他的都进水了。”

  季暖一听,当即就松了口气:“那就好。”

  陈嫂见季暖没其他的吩咐,干脆转身出去帮她煮些红糖水。

  季暖洗了很久,久到墨景深已经洗过澡换过衣服来这边的卧室,她才慢吞吞的出来。

  泡过冰冷的海水,她的肚子现在简直就是要了命的痛。

  刚刚被热水冲了半天,她这会儿脸上不再那么惨白一片,还透着几分红晕。

  “你洗好啦?”季暖看见墨景深。

  “嗯,过来。”墨景深看见她一脸粉嫩又有些绯红的模样,喉结一滚,低声叫她。

  季暖下意识朝他走去,刚一走近,他忽然重重的将她一把搂进怀里,一吻落在她的额头上,似是确定她的确没发生危险一般,轻轻吐了一口气。

  哪怕他不动声色,季暖却很敏感的察觉到,今天这种情况,应该是冲着她来的。

  会是谁?

  周家吗?还是韩家?

  或者,是跟季家结仇的什么人?

  前世季家破产后,的确有许多跟季家有过节的人来找过她的麻烦,前后两世季暖对这种暗害的事情也屡见不鲜,可今天这事……居然是直奔着要她的命而来的。

  “最迟到明天早上,幕后的凶手一定会被找到。”他低声在她耳边:“别想太多,一切有我。”

  季暖静了一瞬:“所以你已经知道是谁在背后指使的了么?”

  墨景深不语,只摸了摸她走出浴室几分钟后就又渐渐从绯红变的煞白的脸,再摸到她脸上越来越凉的冷意,干脆将她抱起,把她塞进被窝里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