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暖风不及你情深

第47章:撒娇撒的这么理所当然

暖风不及你情深 青青谁笑 2115 2018-02-22 00:04:00

  “看你睡的太沉,没舍得。”墨景深低笑了声。

  陈嫂在旁边看见,季暖的嘴忽然间就笑的像是快开花了似的,尽管没说话,却是无声的甜腻腻。

  “吃过早餐了么?”

  “还没。”季暖轻轻搅动着碗里的粥。

  男人的声音顿时有了几分厉色:“陈嫂没给你做早餐?”

  “做了,正在吃,是我起的太晚了,刚刚下来准备吃。”没胃口是她自己的事,绝对不能迁罪到陈嫂身上。

  “好好吃饭,类似于昨晚那种事,以后都有我来解决,别胡思乱想。”

  这是……特地来监督她吃早餐,又来安抚她的么?

  季暖瞬间就像是被抚着毛的小猫一样“唔”的应了一声,趁着陈嫂走开时忽然小声说:“我这三天恐怕胃口都不太好,想让我好好吃饭,你可得早点回来才行。”

  墨景深:“……”

  意思是没有他在,她连饭都吃不好了?

  以前恨不得把他推的八百丈远,现在她却又撒娇撒的这么理所当然。

  墨景深沙哑的低笑:“听话,把陈嫂做的早餐吃干净,一口都不许剩。”

  季暖瞥了眼桌前摆着的粥和十几个小笼包:“怎么可能吃得下这么多……”

  “吃不下也要吃。”

  季暖嘴上说着吃不下,但却一边接着电话一边开始喝粥,再拿起包子,陈嫂却忙过来将包子拿走:“太太,这刚刚放了太久有些凉了,我帮您热一下。”

  季暖当即用口型对她说:少热几个就够了。

  结果直到季暖挂了电话,没几分钟后陈嫂将包子拿出来,仍然是一整笼,十几个。

  看见季暖那明显吃不下的表情,陈嫂笑眯眯道:“墨先生离开前吩咐,他不在的这几天太太您必须三餐都在家里吃,要营养均衡,也不能吃的太少,先生说您最近太瘦了。”

  季暖低头看看自己的胸脯。

  该有的都有,该大的也都大,又不是摸起来手感不好,哪里瘦?

  -----

  翌日。

  蓝山公馆位于海城市中心的一处难得僻静的位置,季暖走进门,就看见韩天远那位纨绔公子正坐在其中的一个麻将桌前打牌。

  “季小姐来的这么早?来来来,一起打几盘!”韩天远刁着烟,眯着眼睛笑看向她。

  季暖淡看了眼里面的那几位,都是海城上流社会的富家子弟。

  她面无表情的从包里拿出刚刚在韩氏集团法务部带来的协议,没理会韩天远那眯着的眼神,直接将协议放到一旁的茶色圆桌上。

  “转让协议已经由你们公司的法务准备好,过来,签字。”季暖素来对这种场合没兴趣,手指轻轻在桌面上敲着,彰显着她此刻的不耐烦。

  韩天远用舌尖顶了顶嘴角,将牌面一推,哼笑着起身走过来。

  “季小姐确定要接手我名下那两家房产公司?”

  “不然呢?”

  韩天远一副吊儿郎当的姿态坐在她面前的沙发上:“到底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如今房产的局面明显吃紧,季小姐偏要在这种危机重重的时候接盘我手中的公司,到时候若是赔进去几个亿,可千万别来找我哭。”

  季暖不理他,耐着性子等他签字。

  “季小姐果然还是那么一如既往的高傲,想当初我追你的时候,你就是这么一副不可一世的嘴脸,呵。”

  说着,韩天远边接过秘书递来的签字笔,同时讥笑道:“看来季小姐应该是床上功夫了得,否则怎么可能降服得了墨景深……”

  季暖面无表情的看着韩天远,眼神凉薄:“卖个公司这么多废话,是嫌我给的钱太多了?”

  三千万,无非是给他们韩家一个面子,否则就以那天的情况,有墨景深在场,这韩天远怕是连三毛钱都不敢要。

  韩天远脸色难看了些许,哼笑了声,却到底还是迅速签了字。

  季暖检查过协议,也懒得跟他多说一句话,转身就走。

  “季小姐。”韩天远忽然嗓音懒洋洋的叫住她。

  季暖没回头去看他,只淡淡瞥了眼蓝山公馆外的天色,这两天的天气不错,她可以多出来走走,尽快把公司交接的事情落实。

  韩天远的语气里染了些不明的意味:“墨景深的背景,没你想像的那么简单,看在你这三千万的份上,别怪我没提醒你~”

  季暖侧眸,以眼角的余光扫了他一眼,这时有蓝山公馆里的Waiter端着咖啡与甜点过来,放到他面前的桌上。

  “季小姐不打算坐下吃一些再走?”

  季暖唇边露出似有若无的凉笑:“韩少用餐愉快。”

  话落,拿着手中的协议,目不斜视的从他面前走远。

  ……

  季暖早在签定协议之前就已经查过那两家房产公司的情况,知道韩天远所说的小心别赔进去几个亿是什么意思。

  内部资金早已经短缺,甚至还欠着银行一千多万的款项。

  但是在公司名下有两处建了一半的鸥式住宅小区,还有一座紧临市中心的商业大厦,但是都因为资金问题而暂时停工。

  收购这样的两家公司,在任何人的眼里都是作死的行为。

  季暖却是仔细研究过公司名下那几个还没完工的建筑,地理位置都非常好,在她印象里,没过多久,国内房产和地皮价格持续高涨时,这几块地方的建筑都已经不是一般人能买得起的不动产,翻起倍来,至少值四个亿甚至更多。

  而现在的难题是,如今两家公司换了法定负责人,曾经的合作方如果因此而立刻撤资的话,这对她会非常不利。

  就在季暖刚刚准备开车回御园时,韩天远忽然从蓝山公馆里走出来,敲了敲她的车窗。

  “喏,这个拿去。”他把一份烫金的邀请函递给她。

  季暖接过,打开看了一眼:“晚宴邀请函?”

  “你现在最担心的该是被合作方撤资,后天的这场慈善晚宴,许多与我们韩家有过多年合作的投资方在场。你懂得,机会我是给你放在这了,能不能谈得成,看你自己的本事。”

  “你怎么知道我弄不到这封邀请函?”季暖孤疑。

  -

  (PS:求推荐票,求收藏,求五星好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