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叛逆成长 死神的游戏,活下去

第四章 第一节 盟友(上)

死神的游戏,活下去 傻呆沐沐 2083 2018-02-13 23:59:18

  徐信听到丁香一个人带领着第二特殊行动小队独自对抗冯霸的人时,表情一下就变了:“这个蠢女人!”

  一反刚才自若的神态,现在的他,浑身上下无一处地方不让人看出此刻他内心的急躁。

  “放弃王魂!别管那个鬼东西了!所有人!现在立刻给我去救丁香!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徐信对着自己的对讲机吼了这一句以后,立刻朝着树林的方向冲了出去。

  “你知道她的位置在哪里吗?”优神的这句话使得徐信停下了脚步。

  他回过头来,眼神中充满了浓浓的杀意:”不知道!“

  ”你打算就这么漫无目的地在这片大得可以养恐龙的树林里找一整夜吗?“优神站起身收起了枪,将它背到背后:”我也一起过去。“

  ”那就快点!那个蠢女人可能正被冯霸收拾着呢!“徐信急不可耐,巴不得现在杀到丁香身边。

  ”你现在马上跟建国大哥一起撤离这里,不许跟过来,听到没有!我们要去的地方不是小屁孩可以活下来的。“优神指着跑回来的大汉,严肃地说。

  我并不打算就这么灰溜溜地回去,不然不就被徐喜说中了吗?人不争馒头争口气!况且,对不起和谢谢你我还都没有跟丁香说呢!

  ”你这孩子!怎么这样!会送命的!“优神一把推开我,可是我又粘了上去。耳机里徐信又在不断催促他出发,他也没时间继续跟我耗了,干脆一枪托砸在我的头上。

  我感觉身体轻飘飘的,眼前出现许多白色的耀斑在闪烁,接着倒在地上不省人事。在这种半梦半醒的状态下,好似看到一个高大的人将我夹在腋下跑动,我本想抬头却又一次昏了过去。

  昏睡中,我看见自己悬浮在空中,有一白一黑两道光线环绕着我,它们交织在一起,一圈圈将我紧紧锁死,任凭我如何挣扎也不能使得它们放松分毫。这两道光线逐渐锋利,我能看到自己的身体被锁出血来并且它们仍在继续锁紧。疼痛,撕心裂肺、断筋碎骨的痛感传到我的大脑里。

  吼叫,这是当然的事,因为那感觉是如此真实。刚吼了没多久,我的嘴就被什么东西突然堵住,随之便被憋醒。穿破黑暗的阳光也好似一柄锋利的长剑直接扎进我的眼睛,又让我的眼睛刺痛不已。我开始扭曲着打起滚来,这一滚使我扑通一声头朝地来到了床下。

  ”你就不能安分点吗......“张腾的声音传到我的耳朵里:”真是的,真闹腾。“

  我坐起来定睛一瞧,这里是一个临时的病房,林静正躺在我旁边的病床上熟睡而张腾则坐在我们两个中间看着书。头部被优神的枪托砸的地方仍旧在隐隐作痛,那家伙到底用了多大力打我啊!我刚想伸手去揉,可是却发现自己的手脚都被绑住了,嘴巴里还塞了条毛巾。这是怎么回事?

  ”你半夜不老实,居然抓自己,把身上都抓得血淋林的,所以我和医生才绑住你,医生的屁股还被你咬了两口呢。至于嘴里的毛巾,你突然大喊大叫,我就塞上了。“张腾听见我朝他嗯嗯几声以后抬头解释了情况,随后继续翻看着手中的书籍。

  难怪身上还会痛,看上去还被包扎过的样子。可是,喂!帮我松绑啊!

  我继续发出嗯嗯的声音,张腾终于被我烦得合上书走过来解开了我手脚上的束缚:”知道了知道了!你别又自残啊。“

  长时间的捆绑使得手腕脚腕上都勒出很深的血印既痛又痒。

  ”说起来,你怎么被一个兄贵大叔送回来了,发生了什么?“张腾坐回椅子上继续看着之前的那本书。

  对了!丁香!

  ”吕优神呢?他在哪里?“

  ”那个叫优神的?额,隔壁吧。半夜他们好像带谁回来了,声音挺大的,我倒没注意看是谁。不过让医生忙活了一晚上。看架势,伤应该不会轻的。“张腾若无其事地翻着书。

  我立刻爬起来冲出来病房。一来到外头,我就看到徐喜和吕优神正在讨论着什么。

  ”你醒了?对不起,下手可能有点重,不过当时能让你乖乖听话只有这么做了。“优神看到我,立刻向我道歉。

  ”救了丁香姐不假,但是那家伙的动机我非常怀疑,与咱们成为盟友本身就是件值得怀疑的事,说不定又在打这里装备的主意,我不同意他们驻扎!“徐喜义正言辞的反对着什么。

  ”这件事之后等丁香醒了以后再谈吧。“优神说完,指了指身后的病房对我说:”她在里面,不要太吵。“

  此刻,丁香如同婴儿一样躺在病房里,脸上带着呼吸器,右眼、手臂、肉眼可见之处都缠着绷带。

  ”她没事的,放心吧。“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在我的身体中回响。

  这是谁?肯定不是现在还在外头的优神和徐喜,也不可能是正躺在床上的丁香的声音。

  ”在找我们吗,摸摸你的口袋。“

  我摸出来一看,是干将与莫邪,它们正在发着光。手枪在说话,别逗我了好吗?我继续搜寻着整个房间,希望可以找到声音的来源。

  ”别找了,就在你手上。“好像为了让我可以确信一般,它们还自己开关了一下保险。

  ”鬼啊!“我吓得缩回握住它们的手,这对手枪就顺势落到了地上。

  ”哎呦!这个臭小子!想摔死我们啊!“

  ”鬼,鬼啊!“

  ”鬼你姐夫,我们是寄宿在这件道具中的灵,是我们选择让你成为我们的宿主,你才能听到我们讲话的!“

  之后就没有听到任何声音,我将信将疑地想要拾起它们。

  ”呦!干将·莫邪!你们过得还好吗?“又有一个不知哪里冒出来的声音响起。

  ”哦,夜幕啊。你也在?这么巧,咱们又要一起见证这次试炼了,看看谁先出局吧。“

  ”你们还是这么毒舌啊......“

  ”说起来,你的使用者怎么了,怎么让她受了这么重的伤,你是吃干饭的吗?“

  ”嘿呦!别提了,这丫头突然犯了规,作为惩罚我的能力被暂时封印了,结果她硬是使用正在封印中的我作战,受到了严重的反噬才会这样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