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红莲赤练

第六十四章:凿凿之据

红莲赤练 木梓悻 2004 2019-02-12 00:44:19

  紫兰轩内一间雅阁,张良气定神闲地坐于软座之上,桌案上的茶水烟雾袅袅,正待人品赏。

  他似是等候许久,却不见半分浮躁,宛若一幅缜密细致的水墨画,清新脱俗地立在那儿,一动不动。

  四处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张良这才掀起眼皮,波澜不惊地望向门口。八个各色各样的身影立在门口,在月色下映照出身影。

  门被打开,其中一个人出现在张良面前。来人衣着华贵,面色却浮现狠戾,一瞧便知道是来寻仇的。

  形不逢影,影不离形,变幻莫测,八面玲珑。

  “果然出乎意料。”张良微微一笑。

  “紫兰轩已被包围掌控,所以援路都被截断,孤立无援。”来人直截了当地道明事实。

  紫兰轩的确已被里三层外三层地包围得水泄不通,从窗外望去,全是密密麻麻的姬无夜精兵强将,更何况这里还有个八玲珑。乍一眼看过去,还真是插翅难飞,死路一条。

  张良却不恼,而是好修养地执起茶壶,为来人斟茶一杯,推至他面前,“来者是客,无茶失礼。客人不妨先坐下,品一口香茗清茶。”

  来人微微蹙眉,缄默无言。

  沉默片刻,他坐在了张良对面的软座上,道:“交出嬴政,或者死。”

  “为何高高在上的秦国王弟,却甘当一介杀手?”张良面不改色,气定神闲地点破了他的身份,嬴政的王弟——长安君成蟜。

  成蟜定定的看了清茶许久,似乎是陷入了某些回应,待到反应过来,惊疑而恼羞成怒,“雪顶银梭……你!”

  “公子果然认识雪顶银梭,那不知是否对握剑姿势有研究?破绽是相对的,同样因为握剑姿势而暴露的,还有你。”张良直视成蟜的眼眸,“因为只有你一个人,知道秦国王上的握剑姿势。”

  破绽百出反倒是凿凿之据。

  成蟜从震惊转而嘲讽,他冷笑一声:“嬴政,他一向如此自负,正如他对待我一样。我为他征战四方,他却要将我赶尽杀绝,掩埋黄土。”

  他曾为嬴政征战六国,却被处以坑杀之刑。

  “死者的愤怒,也会燃烧世间,你的愤怒是虚妄的。”张良仿佛再讲一件与自己毫无干系的故事,神色自若。

  成蟜颇为张良的考据本领而震惊,但顺藤摸瓜地讲了过去的事情。可见,他并不认为被敌人知道身份是泄露秘密,相反却觉得正中下怀般,觉得这是他所自负的身份依靠。

  然而他却不知道,这是紫兰轩为他设置的第一道陷阱。

  “我查阅宗卷,其中对于成蟜的内容杂乱稀缺。但是唯有一点可以确认。”张良将一卷书摊开摆在桌案上,“成蟜已经死了。”

  成蟜冷笑一声,又重复了一遍:“我已经死了?”

  “正确。”张良微微眯起望向他的眼眸,“成蟜十二岁时封爵,庄襄王赏赐碧玉扳指。成蟜甚爱之,直至他的死亡,碧玉扳指被一名士卒私藏。从此流落人间,在七国的各种交易之中不断转手。”

  “你怎么找到的?”成蟜神情恍惚片刻,随即变幻莫测。

  张良不答,“张家有自己的人脉。”

  “很好,现在物归原主。”成蟜一字一句地念出最后四个字。

  张良将碧玉扳指扣在桌案上,伸手示意,“物虽归,人却不是原主。”

  成蟜阴狠的目光在张良面上流连片刻,拿起扳指往自己的大拇指上戴去,却无论如何都只能卡在关节处,三番五次尝试也套不进去。

  他双手颤抖起来,双眼赤红。

  “你这次行动是为了复仇,还是让你以为是复仇?”张良却笑了,反而问道。

  成蟜一把将扳指反握住,大力之下,扳指竟然碎成粉末从指缝间纷纷扬扬落下。

  “我无暇与你做口舌之争,交出嬴政!”被激怒的成蟜站了起来。

  “当猎人陷入愤怒的时候,就会陷入猎物的陷阱。”舒缓温和的女声宛若泠泠琴音奏响,身着紫女装扮的弄玉现身于成蟜面前。

  成蟜脸色难堪,怒问:“你不知道紫兰轩已经孤立无援了吗?!”

  “那么为何……你的同班少了一个呢?”张良陡然问道。

  成蟜愣了愣,往身后看去。

  “嗯?彩蝶姑娘?”张良轻笑着,看向满脸茫然的彩蝶。

  ……

  明珠夫人掌中紫烟早已蓄势待发,眼见韩非凶多吉少,千钧一发之际,门后却不断翻涌而来漆黑的煞气,硬生生将紫色烟雾掐灭了。

  她微微一怔,连忙躲开。

  门被煞气掀开,一男一女两个凶神恶煞的剑灵挡在了她的面前。两个剑灵无一不是被汹涌澎湃的浓黑煞气包围缭绕,宛若从地狱九幽活生生爬出来的阎罗。

  明珠夫人惊觉事态不对,转头一看,哪儿还有韩非的影子?她一张姣好面容不由几度扭曲,正欲追出去。

  “夫人留步。”韩非清越的声音在耳畔回响,眼前的两个剑灵也顿时作云雾消散。

  “韩非。”明珠夫人咬牙切齿地念出他的名字,她转而森然妩媚一笑而过,“你勾起了我的兴趣,我倒是要看看,你能扑腾到几时几刻?还有你亲爱的王妹,九公主殿下。”

  ……

  韩宇府邸之中,李斯、盖聂与韩宇举杯邀明月,觥筹交错之间,便是千百回合交战。

  “今日李斯能得四公子践行,倍感荣幸。”李斯缓缓站了起来,“如今天色已晚,不敢叨扰。”

  韩宇不动声色地晃了晃杯中佳酿,“旧有平原君与三千门客对饮,豪饮十日,一时间作为江湖美谈。韩宇不敢自比平原君,但若是得遇二位,却没有畅饮三天三夜,岂不是令人笑看我怠慢当世英才?”

  主人家将话说到了这份上,也没有什么措辞可以推脱了。

  李斯坐了下来,面色有些难看,看来韩宇是有意要将人留下来了。

  双方身份敏感,若是真的交战,怕是会上升为两国矛盾。暂时不动声色是为上上策,可是时间经不起蹉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