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待君笑春风

第九章 失火

待君笑春风 楼外人 1751 2018-07-13 02:30:00

  印云裳被沈清尘牵着出来门,顺着铺好的红毯走到大厅坐下。

  大厅的装扮有些奇特,铺了两条红毯,印云裳知道,一条用来举行及笈礼,一条用来拜堂,这个红昭有点意思。

  红昭一身喜袍,笑呵呵的去牵印云裳的手,沈清尘打断他“要笈礼过后,她才是你的人”声音不大,却带着坚决。

  红昭摸摸鼻子,讪讪的笑了笑“大哥说的是”不对,红昭嘴角的笑僵了一下,自己才是这山寨的主人,他们好像都是俘虏吧!

  印云裳被沈清尘扶着坐下,沈清尘拿掉紫玉钗,拿起梳子给印云裳梳了梳散下的一半头发,然后看着眼前的黑发犯了愁,接下来要做什么?自己可不会挽女人的头发。

  “我来吧”

  印云裳闻声望去,苏成渝微微有些气喘,对着诸人拱了拱手“不好意思,有些迷路”然后迈着大步走到印云裳面前,对着印云裳轻扯嘴角“我为你绾发”

  印云裳点点头,苏成渝这个借口还是很有可信度的,这神木山布局看似平常,其实处处带着玄机,一个刚来分外人迷路是很有可能的。

  只是不知道自己收复的那几个人可不可靠了。

  沈清尘识相的让开位置,苏成渝拿着梳子一寸寸梳着印云裳的长发,心中感慨万千,十年前初见印云裳她还是个奶娃娃,如今已然是到了嫁入的年纪,想到嫁入,苏成渝不禁放轻了手上的力度,成亲,也不枉我这十年为你苦苦练习女子的发髻。

  很快,一个发鬓就绾好了,苏成渝拿过紫玉钗固定在头发上,微微弯腰在印云裳耳边道“都准备好了,子时我会去接你”

  印云裳微不可查点点头,然后跟随着礼官的指导一步步完成自己的及笈礼,礼毕后,红昭上前挤开苏成渝,牵着印云裳的手道“娘子,该我们去拜堂了”

  印云裳拍了拍苏成渝的手,自己盖上盖头顺从的跟着红昭走上另一条红毯,随着礼官的高呼,完成拜堂后便送入洞房,许红昭被沈清尘苏成渝拖住留下饮酒,印云裳回头望了望红昭,红昭,对不起了。

  ……

  树林因为林木密布的关系,有些阴沉,林彻带着十几个兄弟匍匐在树林里,等待着天黑大靖官兵休息时,一举攻破大靖营地。

  就在苏成渝上山前一晚,印云裳找到林彻,凭借着精湛的医术,医治好了林彻的肩伤,连哄带骗取得林彻一个承诺,这承诺,便是完整无损的盗取长宁长公主的尸体。

  林彻的肩伤可不是扑通的伤,是因为中毒而化脓,若是不能及时解毒,要么砍掉胳膊,要么毒气攻心。

  不巧的是,这毒虽然罕见,偏偏遇到了印云裳,而印云裳,恰好会解这种毒。于是,林彻便带着十几名山贼守在了林子里。

  随着天渐渐变黑,林彻一挥手,十几名山贼匍匐前进,不消片刻便到了营帐门口,林彻手持飞镖,一手一个,然后处理尸体换了衣裳,林彻等人很快就借着换班靠近了停放苏隐云棺椁的营帐,林彻带头进去,一人把风,另有两名潜入其他营帐下了迷药,因为印云裳说,尽量少杀人。

  突然,不知何处大喊一声“着火了”

  林彻一愣,飞快的扛出苏隐云的尸体,借着官兵救火的混乱出了营帐,林彻一拍刚刚离开二人的肩膀“干得好,还知道掩人耳目”

  陈述一脸迷茫“我没放火啊”

  “你没放火?”林彻心下一惊,望着烧着了的营帐若有所思,难道还有其他人?

  “林哥你看”陈述焦急的扯着林彻,林彻顺着陈权的手望去,一道火龙烧上了神木山,虽然天色昏暗,林彻依然清晰的看到树林里移动的人影……

  中计了!

  林彻一把松开苏隐云的尸体,带着一众山贼飞速往山上跑“快,去救公主”

  林彻走的急,没看见树林后走出一人,一身铠甲,紧握佩剑。

  --刘沂山!

  ……

  神木山上还是一片喜气洋洋,各处可见把酒言欢的喽啰。

  因为神木山没有女眷,所以除了红昭的两个嬷嬷守在门外,就只有印云裳独自一人坐在新房里,印云裳算了算时辰,估摸着时间还早,便取下盖头四处查看。

  印云裳不得不承认的品味,这屋里的摆设丝毫看不出是一个山贼的房间。

  且这新房依着悬崖十分陡峭,除非借助神兵利器或者轻功十分厉害,是万万过不了这悬崖的,也就意味着,这新房只有大门一个出路。

  印云裳四处查看,目光顺着帷幔往上……

  等等!

  印云裳收回四处张望的目光,她刚才好像看到一块黄布。

  印云裳小心的从层层叠叠的纱幔里取出那块黄布,当看到里面的东西时大惊失色,许红昭不能死!

  印云裳飞快的脱下嫁衣取下凤冠小心的收在一个包袱里,然后换上沈清尘送来的夜行衣,取出苏成渝送来的攀崖锁挂在窗户上,借着地势自窗口跳下,几个弹跳就借着攀崖锁自另一半上了岸。

  印云裳深呼一口气,这悬崖可真不是闹着玩的,幸好跟着苏成渝学了一点轻功。

  印云裳收好包袱,沿着山路向大厅走去,许红昭,希望还来得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