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妖妃倾城:邪王请放手

第三十章:意外相遇终收留

妖妃倾城:邪王请放手 夏洛伊娜 2252 2018-02-15 03:07:37

  “所以你觉得这一切都无所谓是吗?”只见到白霜嘴角微微扬起一抹冷笑,面容却苍白的吓人。

  “那个雪叶你就那么在乎?”陆霜寒很是不理解她现在想法,不过就是一个没见过几次面人。

  “像你这么薄情的人,我想我没有必要待在你身边了。”白霜不想跟他过多废话,转身离开,希望以后是最后一次见面吧!

  陆霜寒看着走远的白霜,心情略显复杂,难道他真的做错了?

  昔晨阁内。

  只见安洛雅一身男装准备往屋外走,却被敏珠撞了正着。

  “小姐,你准备去哪?”

  “当然去集市看看。”这几天修炼,她都快憋出毛病了,好不容易有机会出去走走,怎么能放弃。

  “小姐你带上我吧,我也想去看看。”敏珠央求道,拉了拉她的衣袖。

  她可经不起敏珠这一折腾,还是妥协让敏珠跟去了。

  远处可以看到青楼的画阁,绣户珠帘,很是隐秘,隐约可以听到吹箫的声音与琴弦的声音夹杂在一起,可以猜测到是从茶坊与酒楼之中传来的声音。

  从各国慕名而来的人都往这座都城聚集,装饰华丽的马车争相停靠在街道的两旁,偶尔听到隔壁酒楼传来美人的欢笑和展现优美歌喉。

  “小姐,你快看那边。”敏珠拉着她,指着一旁卖东西的小摊。

  “都说了在外面叫我公子。”安洛雅低声提醒她,她的记性怎么这么差,出门才交待过。

  “是,公子。”敏珠答应着,眸光却已经盯上了那个摊位,随即拉着安洛雅往那摊位走去。

  看着那摊位上玲琅满目的饰品欢喜不已,摸摸这个,看看那个的。

  那摆摊的小贩,看着两个在他的摊位转来转去,怎么看怎么诡异,这可是卖女子的东西,这两个看了半天,莫不是要送给心上人?

  “这位公子,你手里拿着的那个珠坠可是好东西阿,可是送给心上人?”小贩见敏珠拿着的那个饰品,介绍道。

  “自然。”敏珠这才想起自己是男子,自然不能暴露出什么。

  敏珠看了看半天,决定还是买了那个珠坠,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却被远处传来的娇柔声音打断。

  “这珠坠我要了。”

  “喂,你这个女子,是我先看重的,你能不能有些礼貌?”敏珠指责道,这女子是不是就喜欢抢别人看中的东西,真是讨厌。

  “谁先付了银子的就是谁的,抱歉我下手比你快。”只见女子掏出银子,扔给了一旁的小贩,拿过珠坠转身就走。

  敏珠气不过,拉住了她的衣袖,这人太过分了,她一定要这个女子好看。

  “怎么没钱付银子,还想打人?”女子用力甩开敏珠的手,眸光透着冷意。

  敏珠被她一推,踉跄了一下,栽倒在地上。

  “这位小姐似乎有些过分了。”安洛雅眸子幽深,带着一股淡淡的清冷,似乎能看透眼前的一切。

  “这是我的事情这位公子可管不着。”女子轻哼一声,似乎是不屑。

  只见安洛雅一个健步到了女子跟前,把她的两只胳膊反压到身后,女子一阵痛呼,珠坠也掉落在地上。

  “住手。”一声娇呵传来。

  安洛雅这才放下,看着眼前的姑娘,倒是个清秀佳人。

  只见那女子早就落荒而逃了,不见了踪影,显然是被那一举动吓怕了。

  “公子,欺负弱女子实在有辱你的身份。”此人真是白霜,她最看不惯的就是欺负弱女子的男人。

  “刚才的事你不了解,怎么能这么说我家公子。”敏珠出言呵斥道,面容尽显不满。

  “可是我只相信我眼里看到的。”白霜眸光淡淡,带着一抹别样的意味。

  敏珠一脸的气结,并未说话,可她在反应过来,安洛雅已经不见了,她四处找寻着,在远处的长廊看见了安洛雅。

  安洛雅抚摸着一幅画,似乎想起了从前,只见敏珠气喘吁吁的跑来,蹲在身子,半响才说出话来。

  “公子,你跑那么快干嘛?”

  安洛雅只是摸着那幅画,眸子柔情似水。

  深夜。

  敏珠知道今天有花灯节特意拉着安洛雅去看,远处有很多适龄女子正在放花灯,热闹急了。

  敏珠刚要往前扑去,撞到了一个人,她摸着撞疼的头,刚要开骂,却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这不是今天早上那个误会她们的女子吗?她怎么在这里?

  “是你。”

  “好巧又见面了,我叫白霜。”白霜浅浅一笑,眸光温柔,和早上简直判若两人。

  敏珠愣是没反应过来,从地上慢慢起身。

  安洛雅自然也看到了那个女子,眸光深沉,这女子如此熟悉的脸庞,她总觉得在哪见过,似乎在皇上生辰的宴会上,当时一直站在七皇子身前。

  “你是七皇子的侍女,怎么会独自来这?”安洛雅眸光带着一丝探究意味在其中,缓缓朝她走近。

  “如今那人已经于我无关,希望公子无需再提。”白霜眸光带着一抹决绝,不留一丝一毫的感情情愫在其中。

  只见白霜凄凉的背影隐匿在人群中,渐渐消失在两人的视野中,花灯节的热闹繁华并没有被打破,仍旧欢闹如初。

  敏珠细心的在灯上写着自己的愿望,把它飘向河的深处,带着淡淡的期盼。

  白霜往街道的深处走着,偶尔酒楼会出来几个吃完饭出来闲逛的贵族子弟。

  一个衣着华贵的男子,显然已经喝醉,摇摇晃晃的往街道走,一眼就看见了清秀俏丽的白霜。

  随即一把抓住她的手臂,嘴里喃喃自语:“美人别走,陪大爷我多喝几杯。”

  白霜甩开了他,想离这个醉汉远点,可他一直纠缠,作为手无搏鸡之力又无内功的女子来说,实在是太难挣脱了。

  那男子甚至凑下头来想要亲她,她闭眼承受这一切,眼泪已经流下,这一刻她多希望陆霜寒可以来,突然身子一轻,那醉汉被打倒在地。

  “陆霜寒。”她欣喜的喊着陆霜寒三个字,然而下一秒,当她看清楚眼前人时,她心里流露了一抹失落。

  “我不是他。”安洛雅淡淡开口,这女子和那七皇子之间不简单,肯定还有更深的情愫在其中。

  见白霜无家可归,敏珠好心肠的要带她回府,这让白霜一脸的受宠若惊,又得知了她就是一曲动倾城的安洛雅,更是一时没反应过来。

  不过劝说了安丞相收留了此女,这在府内引起了轩然大波,不过也平静了下来。

  白霜对外是安洛雅的婢女,对内却成了知心好朋友。

  白霜第一次感受到了家人给予的温暖,那是一种刻骨铭心的感觉,她已经好久没尝受到了,她是第一次有一种冲动把安洛雅当亲姐妹的感觉。

  她从小身在皇族,陪伴她的只有侍女,亲近她的人只看着她皇长女的身份,她也不喜欢陪那些人玩阿谀奉承,逢场作戏的游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