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深宫魅影之贤后难当

第十五章 女官甄选危机伏(3)

深宫魅影之贤后难当 暮谷幽竹 2783 2018-06-14 02:04:53

  路过林紫藤的书案,玉婉恍然大悟,难怪方才她那般快速就落笔停笔,原来是选择了“自暴自弃”,雪白的纸上只有两划,组成了一个“人”字,这丫头,倒是会取巧,不禁问道:“为什么是人?”

  林紫藤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双手无意识得绞着自己的衣袖,自知她的小心思被太后看透了,只好小声地实说:“人是最简单的字••••••”

  玉婉伸手,一下敲在了她的脑袋上,“一,不是更简单!”

  “对哦,我怎么没想到。”林紫藤跟个孩子似的,傻傻地应了玉婉的话,引得大家哄堂大笑,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又闹笑话了,羞得赶紧捂住自己的脸。

  玉婉摇头,如此心思单纯的姑娘,果然不该抱着太大的希望,或许留在她身边更好一些。如此一来,与她组队的钟琪琪以绝对碾压的姿态顺利晋级了,但令人意外的是,她竟然自曝了身份,并且反其道而行。只见她的纸上涂满了墨迹,而留下的空白正好是一个“雪”字,这就有意思了。

  不过,玉婉并未在她的身上感觉到敌意,相反的,她的眼睛里有善意,有敬意,还有一丝丝乞求。鉴于此,玉婉并未多言,顺势收走了她的字。

  钟琪琪松了一口气,走这一步,其实是很危险的,她也并没有多大的把握,但是已经没有更好的办法了,要想最快取得天凤太后的信任,她就必须拿出最大的诚意和善意,显然,她赌对了,只希望,一切还来得及••••••

  “祈公公,这留下的七位姑娘,可有合你眼缘的?”玉婉把手搭在祈公公的手背上,随意地问着,她可不认为,凤萧寒把祈公公给派过来就是凑热闹的,眼看着就剩最后一轮考核了,还没动静,那就说明大招还在后头。

  “回主子,老奴都一把年纪了,老眼昏花的,哪看得清楚,更谈不上合眼缘了,要老奴看啊,这些个姑娘,也没多大差别,这火候还欠着呢!”祈公公还真是毫不避讳,当着众人的面直截了当地表明了自己的想法,在他看来,能留在玉婉和凤萧寒身边的人,必然也是优秀的人,而这些女子,显然还不够格,且等着吧,还没到最后呢!

  书案被撤下以后,第三个考题也公布了,只是题板上一片空白,就连桂嬷嬷都开始疑惑了,暗自揣摩着玉婉的心思,太后行事,表面上看起来随意,内里却是饱含深意,她还真担心,这些个姑娘能不能招架得住。

  “这一轮,哀家亲自考核,但凡哀家问出的题目,能答得上的,上前一步回答即可。”好在玉婉并未卖关子,略一思索就出了第一题,“为何参选御前女官?”

  “父之命!”容瑶脱口而出,坚定的语气让人完全相信,她并未说谎,实诚的态度却让某些人发笑,她们之中,有多少人肩负了家族使命,大家心知肚明,何必如此呢?

  有了容瑶的回答在先,剩下的六个人都在斟酌着要如何回答,然而,玉婉并未给她们机会,直接抛出了第二问,“身为女子,你认为最大的优势是什么?”

  这一次,有两个人同时回答了这个问题,容瑶答的是“善”,福霜儿答的是“自强”,玉婉了然,的确符合她们的性格,于是,紧接着问道:“何为善?”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即为善;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也为善,人若犯我,我必还之,亦为善;点滴之恩,涌泉相报,更为善!”容瑶不假思索,直面玉婉,将她一直以来所认为的善统统说了出来。

  “说得好,那么,谁来告诉哀家,女子要自强何用?”

  福霜儿当仁不让,飞身入荷塘,再回来时,捧着几朵娇艳欲滴的荷花,献给了玉婉,“快意人生,当自强;我有梦想,当自强;欲求自由,更应自强!”

  “荷花不错,福天,今个儿给哀家做荷花糕吧!”玉婉点点头,满意地笑了,她要的答案已经有了,“哀家要给你们道喜了,今个儿起,你们就是••••••”

  玉婉的话尚未说完,祈公公急急打断,他才刚刚反应过来,怎的就结束了,这也太快了,让他猝不及防,这让他如何向皇上交代啊,只好硬着头皮插话,“主子,老奴看着,这二位姑娘甚是不错,不如您就留在身边用着,想来,皇上也是乐意的!”

  “可哀家不乐意,容瑶,福霜儿,上前听旨!”玉婉突然就强势了起来,“自今日起,你们就是皇上的御前女官,负责皇上的饮食起居,一应细节,莺歌过后会同你们说明。”

  “遵旨,奴婢谢太后恩典!”容瑶和福霜儿双双谢礼,相视一笑,太好了,她们终于有机会可以施展自己的抱负了。

  两位姑娘的举动并没有逃过玉婉的眼睛,她甚是期待,这两个人会给她带来怎样的惊喜,今日这番试探,到目前为止,她都是满意的,示意她二人起来后,紧接着又说道:“林紫藤,钟琪琪,赵莉,李嫣然,可愿跟着哀家?”

  钟琪琪和林紫藤是诧异的,她们想都不敢想,玉婉会将她们留在身边,也不曾想,身为太后的她,竟然会问她们愿不愿意,当即就表示,“奴婢愿意,谢太后恩典!”

  玉婉将目光投向了赵莉和李嫣然,见二人凝眉不语,心下了然,也毫不在意,施施然起身,“天气不错,机会难得,这满园的红花绿柳,无人欣赏,岂不可惜,尔等无须拘谨,陪哀家到处走走吧!”

  路过赵莉和李嫣然身边时,她说:“一朝天子一朝臣,收起你们的小心思,好好考虑考虑哀家的话••••••”

  “主子,您当初就不该心软,没想到浣衣局走一遭,这个李嫣然依旧我行我素。”莺歌就是看不惯李嫣然那样,总是恶意地揣摩他人心思,好心也被她当成了驴肝肺。

  “行了,那丫头也不容易,父命难为,说到底也是个可怜人,只要她没做什么出格的事,无碍。”对于李嫣然,玉婉始终是宽容了些,欢姐姐唯一的妹妹,她无论如何也要保她一命的,何况李家很快就要退出朝堂了,就凭李嫣然的本事,也掀不起什么大风大浪。

  “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不知道,哀家的白莲是否也开得如此灿烂••••••”看着满池的荷花个挨着个,玉婉甚是怀念在万佛寺的日子,即便为父兄担忧着,却也过得自在。

  莺歌和梦蝶不明所以,幽姬却是知道的,那白莲还是她陪着玉婉一起种下的,每一颗种子都是对远方将士们的祝福,也不知道,如今是否开花了,“主子,属下觉得,它们一定开得比这些花还美!”

  “是啊,也不知道素荷这丫头回来的时候,会不会给哀家捎带几支?”玉婉虽是这样问着,但总觉得素荷一定会这样做的。

  “素荷也该回来了吧,她不在的这些天,奴婢可想她了。”一提起素荷,莺歌也是满满的期待,她不在宫里的这些天,莺歌总是提心吊胆的,生怕自己出错,而且,她也发现,少了素荷在身边,主子越发地沉默,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在彩云殿里兜兜转转,众人来到了假山附近,参天大树下,水车悠悠,流水哗哗,周边是柔软的草地和可爱的小花,让女孩子们心花怒放,多想褪下鞋袜,在这里尽情奔跑,在水里尽情玩耍,玉婉也是这么想的,但到底她的身份不允许,“去吧,想怎么玩就怎么玩,今天你们可以玩个尽兴••••••”

  玉婉推了莺歌和梦蝶一把,让她们带着众人玩闹,大好的青春,美好的时光,就该是这样,痛痛快快地玩一场,而不是,在这个令人窒息的金丝笼里,慢慢腐朽。

  刚开始的时候,大家还有些拘谨和不自在,渐渐地,也就放开了玩,毕竟都还是女孩子,再如何矜持,也会有想要无忧无虑的时候。欢声笑语在彩云殿中回荡,眼前又有众多美女在嬉戏,玉婉看着看着,也是心情大好,却不知道,一场针对她的危险正悄悄来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