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生活随笔 远涉一江

雪跋(一)

远涉一江 奉舒 1198 2018-02-13 20:01:07

  大雪初停,已经是在三天之后了。

  通往隆福寺的黑褐色石阶小路上,积雪被行人踩得稍稍融化,又冻结成薄薄的冰壳。小道两边,松软的新雪之下隐约可以透出黑色的泥土与枯枝。放眼一望,到处是生命枯死的痕迹,其他季节煞是可爱的诸多树木,如今也如同怪物的手爪一样,把干枯的骨节张向天空。

  总的来说,在这片冬日的山林里,简直看不出一点儿希望。

  秀明裹紧自己的驼色厚呢风衣,继续向着山上攀爬。因为领子立得过高,口鼻间的呼气在衣领间盘旋不散,一半镜片上已然蒙着一层白色的雾气,几乎使他难以看清眼前狭窄的山路,只得一步步彳亍着前行。

  已然三十八虚岁,时任杂志社副总编的松井秀明,眼下之所以会出现在这座乡下的山上,寻访一座名不见经传的寺庙,实在是大有原因的。这座山附近,正是当年闻名全府的温泉胜地,也是秀明妻子从小长大的故乡。直到现在,他们夫妻二人仍然保留着山下的三间老屋,当年本是留待温泉旅游兴盛时开温泉旅馆用的,甚至花了不菲的费用整饰了一番,却没想到大约七八年前的一次地震后,温泉忽然不知原因地变得水质驳杂混浊,失去了温泉的滋养,妻子的故乡小镇也就此一蹶不振,人丁渐少。

  当年小镇繁华的时候,建在温泉山上的隆福寺也算得上香火旺盛,妻子当年也常来此处敬香。不得不提一句的就是,他与妻子的初次相遇,也正是他来此地泡温泉时在这座寺院里发生的,这座饱经沧桑的寺院,甚至可以说是他们一路爱情的起点。

  但是同样,随着小镇的衰落,这座寺庙也随之走向了没落,光景大不如前。据说短短七八年的时间,已然换过了两位住持。然而,妻子却仍然对这座快要雕朽在山林里的寺庙怀着奇异的执念。就连如今,重病得头也无力抬起的时候,仍然对此地念念不忘,常常抬起瘦得脱形的手,以一种枯干将死,近乎呓语的语调祈求说:“请、请回去看一眼吧……哪怕是为了我也好……让住持替我上一支香吧。”

  每次听见这种调子的时候,秀明都几乎毫不怀疑如果她能长出双翅,必定如归巢的鸟儿一般飞向这座寺庙。然而,令人惊奇的是,自从她随自己远赴东京之后,身子健全时却从没有想起过这座寺庙来,更没有主动提起过,还是他有一次忽然想起,才带着妻子重回此地。只有这次,死亡的阴影兜头而来的时候,她才忽然莫名其妙地从脑海不知何处翻找出这座寺庙的影子。

  尽管没有明说,但暗地里秀明还是觉得这完全是妻子病重的胡话。不过,每每看到妻子病的神志不清,即将撒手人寰,秀明的心底也忍不住一阵凄凉。

  因此,虽然感到这种要求的荒谬,但毕竟几乎算是相濡以沫十五年的妻子的临终愿望,秀明也只有握住她的手,哎哎地答应着:“……一定抽出时间……不,再过两周……至少也考虑一下我的处境,那些等着看的稿子难道可以等人吗?”

  不过眼下,他到底还是遵从妻子的嘱咐,回到了这座寺院来。岳丈是杂志社从前的总编,威望很高,虽然早已经退休,却也硬是给工作忙碌的他挤出了一个星期时间。当然,他能坐上副总编的位置,也绝非靠着老岳父遗留的裙带关系,而是凭着真才实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