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生活随笔 卡先生

卡先生的春天与罗曼蒂克

卡先生 扔雪球的小黑 2160 2018-03-13 23:59:29

  春天来了,又到了小动物们交配的季节......让我们把目光转移到遥远的澳大利亚草原上,雄袋鼠正在为争夺配偶殊死搏斗......

  对你没有走错片场,and这里不是赵忠祥的《动物世界》。卡先生承认自己最近有点皮,作业做完了,高数预习了,大晚上挤在选修课的教室里听着老师操着不太标准的普通话讲专利知识与科技创新,卡先生只觉得空气中粘稠的二氧化碳让人热得发慌,脱了外套,一口闷掉汽水,这才发现天气回暖了。

  大概是春天来了吧。

  帝都的春天倒是没什么特别的,也就是风变小了一点,太阳变暖了一点,衣服变薄了一点,PM2.5变......变......说得好像它曾经经达标过似的。与此同时,T老板X少之类的小伙伴正在南方的艳阳里take shower everyday而某位黄姓同志却在黑龙江的倒春寒里watch snow floating away。此时不由感叹我大天朝地域广阔无奇不有。

  写了太多东西卡先生的日常随笔似乎就没怎么正经过,既然已经良心发现了,那么这一章就认认真真规规矩矩地写点正经东西好了。

  所以卡先生决定写点八卦。

  说到春天,总让人联想起某些罗曼蒂克情节,卡先生么,智商还行,情商欠费,毕竟念书念得早。能写出这种皮皮虾式文章,各位看官随便脑补一下就知道别人眼里的卡先生是小屁孩一般的存在了。早就提过学院骇人的男女比例,周遭人群饥渴难耐的时候。卡先生倒是不感冒。班上本来就只有三个妹子,上学期被问到某人的名字时卡先生大脑竟然一片空白。

  好吧,我竟然忘记了我们班三分之一的女生的名字。

  你问卡先生单身多久?哦,我的上帝,你仿佛在问我的年龄。卡先生可是要努力建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人,呵,庸俗。

  河北男子汽修学院从不缺乏像卡先生这样的人才,依稀记得上次思修有位小哥一本正经地说自己的梦想是实现共产主义,正忙着鼓掌时竟还有人起身大声批判这是喊口号是形式主义。emmm。。。当然梦想和质疑思维都是值得尊敬的了,只不过这清奇的EQ确实只有我校有了,强烈打call。

  具体为什么想到写这个主题呢,可能是因为某熊最近接手了校园表白墙吧。

  某熊的情商当然和卡先生要划在同一等级里面,毕竟绝对值还是个正数。这货是个地道江西人,浓郁的南方口音和卡先生的所料普通话合在一起简直是鸟语方乡。某熊去陕西进行过乒乓球集训,去上海打过台球比赛,去俄罗斯看过世界杯,然而却总在卡先生面前哭穷,吐槽江西的教育,经济blabla,有时和他聊天真的有种想呼一巴掌过去的冲动,但想想毕竟交情不错还是要忍耐。真的很好奇他是怎么脱单的。

  哦,对了,最近某熊在学生会从上一任表白墙君那里接手了QQ号,从此开始了他的月老工作。

  话说回来,上次佐菲奥特曼和赛文奥特曼为了调戏初代奥特曼,在表白墙匿名向他表白,直言出柜,引起不小轰动,团支书来寝室查水表时只幽幽留下一句“注意身体”。

  啧啧,gay里gay气。

  然而确实表白墙还是有点用处,也不知它安抚了多少年轻男女的骚动。

  虽然卡先生情商不高,没什么罗曼史,却也目睹过不少车祸现场。

  在卡先生的人脉圈子里,有甜甜蜜蜜日常发糖却毫无征兆分手的,有瞒着家长爱情长跑最终败给时间的,有万年单相思的,有到处逍遥放纵的,有异地恋的,当然有恩爱如初的。

  然后卡先生看见一群又一群的人在通往罗曼蒂克的道路上磕磕碰碰,有的人悲伤过后另寻他欢,也不知是不是认真;有的人四处折柳,也只图新鲜;有的人倍感挫败,累觉不爱;有的人将此事尘封,再不过问;有的人不再染指,因为确实怕了。

  卡先生很庆幸自己不是众多车祸现场中的一发,如果哪一天有人终于走过了这道槛,也许卡先生会被允许将一些狗血剧情记录在纸上,毕竟是私事不能乱写,现在么,也算不上是八卦。

  不过卡先生倒是不介意分享一下自己的看法。确实茫茫人海中两个人相遇相识相恋相守太难,有时错过也就只能是错过。佛说前世千万次回眸才能换来今生一次擦肩而过。确实,总是会有这样的人,一个也好,几个也好,在岁月流年里,乱了浮生。

  大概每个人终究都要迈过谈恋爱这道槛,也不失为是一种成长,所以卡先生并不认为早恋什么的是件坏事,中学时期的学校或家庭的某些保护确实是出于好心,因为知道大团圆式结局也只在小说里泛滥。但是如果没有特殊需要的话也只是让伤害推迟而已,就像滚雪球,越滚越大。到了以后再去承担也许会更加艰难。

  有时确实可悲,因为大多数人都难以在对的时间对的身份遇见对的人。卡先生有朋友说,以前确实不应该谈这么多次恋爱,到累了以后才觉得相亲确实是一种不错的选择,至少能规避一些麻烦,至少双方有理由长久。

  和很多人攀谈过,卡先生还是懂得一些道理的。

  单身久了确实会变成一种习惯,对罗曼蒂克确实也有着一种不知名的恐惧。有时某熊会问卡先生,你脾气蛮好的为什么没有女票?大概是因为以前有过尝试,但是发现罗曼蒂克这东西强求不得,毕竟这层人迹关系不好处理,所以会害怕自己也成为车祸里追尾的那一环。

  卡先生可能以后可能也是会被催婚被催相亲的那种人吧,毕竟纯粹很难背负责任或是其他东西。可并不是说掺有他物就不好了。有时接受了这点反而心里舒坦了很多。大不了顺其自然。

  现今的生活里太多是非,廉价的爱反而不如一句喜欢来的真诚。所以卡先生不想写太多的“love ”。只希望身边所有互相喜欢的人能在葱茏岁月里过得美满,希望身边分道扬镳的人能在今后道路上走的勇敢;希望形单影只的人在相遇前不再烦恼。

  无人的时候就放歌好了,手拉手的时候就笑着走吧,摔倒了也没必要恼。正是这点点滴滴,和美好或不美好的经历,构成了一个人独一无二的罗曼史啊。

  (献给我联想到的某些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