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民国情缘 半生缘:少帅的前妻

第五章 重逢(一)

半生缘:少帅的前妻 不知春将老 1117 2018-02-02 11:01:43

  白色洋房,二楼卧室窗边,挂着当季最新的巴黎进口蕾丝窗挂,外头是一层厚重的呢子落地窗帘。从圣玛丽医院请来的史密斯医生正拿着探诊器,在给静云看诊。

  张书言就站在楼下小院里,手上夹了一只雪茄烟。这小院看着不大,却有栏疏疏落落的花床,里头栽种的都是荷兰运来的郁金香,粉色里夹带着一点鹅黄,那是虾子红。很久以前,她曾对他说过,这郁金香是极好的,娴静、优雅,人瞧着也能静心几分。

  张书言狠命地抽了一口,复又吐出烟圈来。他心下有股子说不出的悔恨。倘若今日再来晚几分钟,都不知晓会闹成什么样子了。

  医生身旁的助理护士,先拎着药箱下楼来了。

  史密斯医生一路惦着脚轻声下楼来,直到对上张书言深沉的双目,只得悻悻笑道:“少帅,楼上那位小姐,多半是因着吸入过量的催泪弹。再加上情绪激动,后脑中伤,因而才一时昏迷了。我方才给她注射过药物了,一会她就该醒了。”

  张书言点点头,“辛苦你了。”

  史密斯笑笑:“救死扶伤本来就是医生的天职,不用谢我。只是希望少帅,下次能对我们医院的人礼貌一些。方才你那拿枪顶人的样子,真是要吓得我快去见上帝了。”

  张书言苦笑一声:“是我太着急了……我上次与您说的事,您考虑清楚了么?”

  史密斯顿了顿,正色说着:“张先生,我是个美国人……这是一件很难做决定的事。况且我们是国际红十字会派过来的,我们有我们的立场,也无意介入你们的纷争……日本人太敏感了,我不希望因为我们的轻率,而给我们的母国惹上任何麻烦。我只是个医生,什么忙都帮不上,只能说,抱歉了。”

  望着史密斯医生离开的背影,张书言抬头望了眼二楼的窗台,一只鸟儿在那里欢唱,好似还不知晓现下的局势,仍当还是那般静好的岁月。

  窗边有一排白色的镂空铁书架,书架上放满了各种版本莎士比亚的《哈姆雷特》。张书言随手拣了一本原版,书被保护的很好,封面没有一丝的褶皱。

  打开内页,映入眼帘的是一排小字,有被水化开的痕迹。“我心将碎,因我不能多言”,下头是静云娟秀的签名。

  张书言深深地吸了口气,合上了书,将它放回书架上。除了原版,还有日译本、德译本、法译本,静云走的时候,书言只晓得她喜欢念这四种版本。如今倒是多了俄译本、西班牙语译本,甚至是土耳其文的译本,看来这些年,她收获不菲。

  ”先生,请问有什么吩咐?”方才张书言身旁的警卫去喊了平嫂来,平嫂只得先放下手头的活过来。

  “她回上海来以后,都是你在这里照顾她的?”张书言低着头,面上的表情也看不真切。

  平嫂回道:“是的,先生。”

  张书言从袋中拿出一叠钞票,示意平嫂近身:“这些,你都收下,家中吃穿用度一应不能差了。但是你需记着,不要告诉她,是我给的。”

  平嫂为难道:“可是先生……”

  “她是我的妻子……至少名义上仍是......”张书言说话的声调并不重,在平嫂听来却有种不容置疑的威慑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