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民国情缘 半生缘:少帅的前妻

第十章 花影

半生缘:少帅的前妻 不知春将老 1248 2018-02-06 10:00:00

  待得醒来,已是晌午,静云揉了揉惺忪睡眼,回身一看,身上披了一件男子的丝绒的外套。再往一旁看去,那人竟然不见了踪影,便忙跑下楼去看。

  恰逢芷奚刚烧好一碗鲜肉小馄饨端来,假嗔道:“可醒了,你若是再不醒,怕是我要去学校借老师的广播来唤你了。”

  静云“嗤”的一声笑了,而后问道:“他呢?”

  芷奚笑笑,将小馄饨放置到桌上:“人早走了,喏,还留了东西给你。”

  静云顺着芷奚的目光看去,只见着桌上放了一个信封。于是便拆开封条一看,里头是一块做工精致的瑞士怀表。打开表盖一看,只见着上头刻了“书言”二字,想来书言该是他的名字了。

  芷奚打笑道:“怎么,才分开那么一会,就分外想念了?”

  静云作势要打:“你这张嘴,真是个戆大。”

  芷奚忙讨饶道:“好了,我说裴大小姐,看在我收留你一晚的份上,快把这碗馄饨给吃了罢。”

  静云顺手将怀表放入袋中,一时又想起在这里住了一夜,也不知晓家中如何了,起了身便说道:“不行,我还得先回家看看,怕是母亲要着急了。”

  芷奚摆手道:“甭着急了,今天一早,我就去你家里和伯母说了,说是你昨儿个在我这里做作业,讨论问题讨论晚了,就顺道歇了一晚。”

  静云如释重负:“好在你想的周到。”说着便欢欢喜喜地吃起了小馄饨:“这阵子忙着兼职,好久都不吃你做的小馄饨了,味道老嗲咯。”

  ……………………………………………………………………………………………………………………….

  中西女校的校舍是朱漆漆的一带走廊,几根红柱落地,后头就是课室了。课室的走廊往深处去,是一个很大的院子,这里是给学校师生们休闲用的。

  院子里头,平空架上了许多的紫藤花,那花象绒球一般,一串一串的倒挂着,在嫩黄的叶丛里下垂着。

  紫藤花后头是石阶,上头摆了许多盆夹竹桃,那花也是成团的拥在枝上。静云靠住了一根红柱,望着架上的紫藤花,被风吹得随处摆动,把花间飞舞的蜜蜂甩开了去,又飞转回来,看着倒是有趣的很。

  静云一手卷起了《普希金诗集》,另一手背着放在身后。院子里静沉沉的,只有蜜蜂翅膀震动的声音,嗡嗡响绕耳畔。

  阳光穿过紫藤花架,满地都是花影。清风袭来,花影交错,仿若清香沾人衣袂。静云觉得很适意,站着就不愿动了。

  这时,远处过来一着中山装的男子,细看去,眉目清秀,戴着一副圆框的玳瑁纹眼镜。

  “静云,你昨天怎么没来,倒是少见你缺课呢,可是家中有什么要紧事?”

  说话的是林君濠,中西女校的国文教师,乃是圣约翰大学毕业的高材生,写的一手好字。他与静云结识于明月诗社,两人早已是公开的恋人关系了。

  静云说:“没什么事,只是这几天有些累了,在芷奚家里过了一夜,竟然就睡过头了,索性就没来学校了。你瞧,先前才刚夸过我勤勉,马上就偷懒了,可被抓了现行。”

  静云低头笑着,脖颈上系着的青色纱巾被风吹得翩翩起舞。

  林君濠看的微微愣住,复又笑道:“没事就好,这周末你有时间么?我想邀你去笑舞台看戏,是以莎士比亚的《威尼斯商人》做蓝本改编的话剧《肉券》,是郑老夫子亲自编剧的,你有兴趣一道去看么?”

  静云垂下头来,羞涩地点头说道:“好的呀,这周日报馆做半天工就好了,等我下班了可以一道去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