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民国情缘 半生缘:少帅的前妻

第十九章 通情达理

半生缘:少帅的前妻 不知春将老 1203 2018-02-15 10:00:00

  裴尚贤握着静云的手,也让她用手背去感知面上的温热,而后笑问道:“如何,可不是有些烫,瞧你还有精神,也不似是发烧的样子,可不是喝酒了。既是知晓自个酒量不好,那便少喝一些。”

  静云当然不会告诉母亲,这漫漫无边际的黑夜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只是默默想着,她与那张书言不过是萍水相逢的陌路人,想他十里洋场,什么没见过。过几天,他许就忘了,倒是不用在意。因而也没打算告诉母亲,也省得她徒添烦恼。

  静云复又反握住裴尚贤的手,这只纤巧的手,是握画笔的。母亲从前在教会学校里头,就会画中国水墨画,也能画西洋的油画,一笔一划皆是风景。若不是因为这几年为了养育他们姐弟二人,说不准现下母亲也是沪上小有名气的画家了。

  望着母亲眼中温柔的笑意,许久,静云方才开口道:“母亲,我与君濠的事,想来你也知晓了。昨儿个他约我出去看话剧、吃饭,倒是提起,说是前阵子递交的公费留学日本的名额下来了,他下个月便要启程。我想……”

  “你也想随他一道出去看看,是么?”裴尚贤笑意盈盈地对着静云说道。

  她的脸上倒也并无诧异的神情,对于静云,她心下自然最了解她的。自各国列强用庚子赔款设立了奖学金以来,在神州大地上便掀起留洋热潮。公费的、自费的,但凡是有机会出去见见世面,谁都不会拒绝这样的机会,更别提她志在远方,从来未想过要做金丝雀的女儿了。

  “母亲,你不反对么?”静云随即问了一句,这声音柔软的仿若将人置身于云端。

  裴尚贤拉起静云手,轻拍道:“师夷长技以制夷,这些事儿我向来都是赞成的。并不只是血流成河才能救国,便是实业也能兴邦。因而你出去见见世面,长些知识也是好的。君濠这个孩子,我不是没见过,你上次带他到家里来,我瞧着就打心眼里觉着欢喜,可是个知书达理的。就是……”

  “母亲,既然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咱们母女间,还有什么要保留的么?”静云笑道。

  裴尚贤点头说着:“我见过的人,终归比你吃过的米还要多。这君濠家世如何,咱们且先不论,就单论这品行,我觉得是信得过的。可是就怕这读书人,有时候念书过了头,一时钻了牛角尖……你若是一个人在外头,只怕是要受些委屈。”

  静云垂下了头:“母亲多虑了,君濠并不是这样一个迂腐之人,他有他的理想与抱负。只是,我心里头倒是惦记着,若是我走了,您与鸿弟怎么办?”

  “静云,有些话,我也还没同鸿儿说过。这些日子,我见他回家来就闷闷不乐,心下也是着急,想着多是为了去广州报读军校的事。前思后想了这么些时日,倒是发现许是自个偏执了,毕竟现下不是清廷的江山,可是文明新世界了。或许可以让他去广州历练历练,总归也能有个男子的担当。我那天看报纸,瞧见如今那陆军军官学校的教导主任,倒还是我一个旧相识。因而鸿儿若是想进学校,应当不是什么难事。”裴尚贤压着声说道。

  静云略略诧异,倒是从来没听母亲说过在广州有什么旧相识的人……但是很快这份疑虑就被欢喜所取代,母亲的意思是,同意裴鸿去广州了。曾经那样固执的母亲,竟然突然改了主意,这是静云所未有想到过的。

不知春将老

恭祝各位读者新年行大运!万事顺遂!感谢各位一直以来的支持和鼓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