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民国情缘 半生缘:少帅的前妻

第二十七章 照影(二)

半生缘:少帅的前妻 不知春将老 1249 2018-02-23 14:11:53

  静云开了车门,迅速下了车子,书言也并未阻拦。只在汽车的后视镜中望着她的背影,渐行渐远,而后直接将车直接开回了司令部。

  待得回了家,静云一夜翻来覆去的,不曾好好安睡。她本来是和母亲对床而眠的,从母亲的床到距她的床,相去不过六七尺远。她听见母亲帐中偶有衾褥轻轻转动一下,像是母亲在梦中翻身,她便知晓此时母亲定然正在熟睡了。

  若是平常的时候,静云若是睡不着,偶尔也会唤醒母亲,母女两个谈谈日间的琐事,说些体己的话,亦或过去的一切,以用来消遣这漫漫的长夜。但今天晚上,静云却不敢唤她,因为一种未知的恐惧正笼罩着她。

  张书言说她不了解君濠,这话反复在心间琢磨着,就有些变了味了。是了,交往这么久,他从来没有带她见过他的同学、朋友,也从来不曾拜见他的双亲,细细想来,他从来没有主动提及,她也未尝主动去问。

  就好似今天日间,那位张公馆里的知画小姐,看着与君濠就很熟络的样子,她们以前又是什么关系?静云越是睡不着,心里便越是烦躁。

  她血管里的血液也像她脑海里的思潮一般,翻腾迸沸个不住。有那么一阵,好像浑身发着热,太阳穴的筋不住的掣掣跳动,再这样胡思乱想下去,也不成样子。

  静云轻轻掀去半边的被褥,将身子靠着枕头坐起,两眼望着那朦胧夜色的纱窗,心下叹了一声,将床头的小灯用外罩罩住,拉低到了身前,拿起一本原版的《哈姆雷特》看了起来。

  此时巷子外头的车马声和远处喧哗的市井声早已寂静下来。不过有时也能听见巡警喝问半夜尚在街上游荡的不归人,亦或者又有远处传来的几阵狗吠声,小孩的啼哭。除此之外,这沪上的黑夜真是万籁俱绝。

  ………………………………………….

  张公馆,但民伟蹑手蹑脚进了大门,才走到楼梯口,就瞧见知画靠在一旁的圆柱上,向自个招手。但民伟走了过去,嬉笑着问道:“这么晚还不睡,专在这里等我么?”

  知画对但民伟浑身上下扫视了一番,冷笑道:“你这个冤家,这一向在外头干些什么偷鸡摸狗的事,我管你作什么?今儿个父亲回来,你晓得么?”

  但民伟一听,整个人酒也醒了大半:“父亲什么时候回来的?你怎么好不派人来通知我的?”

  知画拎起但民伟的竖纹领带,向前轻巧一拉,一个火红的唇印赫然入目,她只得似笑非笑道:“你在公帐上挪用了三千块钞票,这事儿你以为能瞒得住父亲?”

  但民伟紧张地挠着头道:“哪有这么多的钱,不过是暂借了一千块来救急罢了。父亲回来了,这几日多半还要在如姨屋子里歇息吧?这一路舟车劳顿的,许还没工夫去看账房。原来我就打算,这一两个月内,想法子就把这钱给填上,这样可不就是神不知,鬼不觉了?不过我动了款子,你又怎么会知道的?”

  知画轻声说道:“左不过今天替婉妹请的补习老师来了,大哥说要日结,我便去帐房里支款,可巧,就看见你两张收据。那管账的印老头见我起了心思,一时发了疯似得,把你那两张收据,向身后的保险柜子里一同胡乱塞着。我就奇了怪了,你好端端的怎么会有款项是从公账上走的?想你这没好事的作派,这一定是和印先生商量好了,私自挪用父亲的钱呢。哼,至于你到底走了多少账,我其实是瞧不见的,只不过胡乱说了个数字,来诓你话呢。不承想,你倒真是干了见不得人的勾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