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民国情缘 半生缘:少帅的前妻

第三十章 贤侄(一)

半生缘:少帅的前妻 不知春将老 1059 2018-02-26 12:21:49

  狭窄的卧室,靠纱窗的壁上,嵌了一面斑驳的穿衣镜,这是静云从人家院子后头拣来的废弃镜子。虽是旧了点,可是经过她巧手改装,在穿衣镜外头又贴了一些干花与松柏,瞧起来平添了一份雅致。

  裴尚贤走到镜前,把身上那件藏青旧衣卸下,复又往镜里瞟了一眼,纤纤素手把鬓边一绺松弛的碎发抿了一下,早上梳的发髻,方才在弄堂口晾晒衣服,风一吹,就乱了。

  裴尚贤从箱底拿出一件墨绿色的旗袍,往镜子跟前又凑近了一步。这是上好的杭州丝绸,又是苏州老师傅的手艺,柔软、精致,是当年十七岁生日的时候,父亲送给她的。

  这么些年了,自从离开苏州以后,她便再也没有舍得拿出来穿过,只是小心翼翼地搁置在箱子里头,将往事也一并尘封了起来。

  镜子里头,她将旗袍对比在身前,左右照看,却觉得有些不对劲。她记得这件旗袍,在灯光的打映下,是如西湖水一般的翡翠色泽。可是如今看来,竟有些乌泱泱的感觉,想来是因着这屋子太窄,也不够亮堂的关系吧?

  裴尚贤轻轻抚触着旗袍上的如意扣,这样好的料子,难道箱底压压就坏掉了?她心中隐隐有些作痛,原是打算等静云去日本的时候给她的。早知如此,还不如早些年就将这件旗袍给静云呢,她的身姿与她一般纤弱,想来尺寸也是合身的。

  裴尚贤随即换了一身玄色的旗袍,旗袍上面绣的是一朵并蒂莲,是静云第一次兼职拿了工资以后为她买的礼物。虽然料子粗糙了些,光泽也有些扎眼,可是仍不妨碍她喜欢的紧。

  “七姑。”裴克文手上提了两龛礼盒,就站在饭厅处,轻笑着唤了一声。

  裴尚贤趁着昏暗的光线,从袖中拿出手绢,悄悄掩了掩眼角,而后笑着迎了上去:“克文。”

  这一声克文,隔了十八年之久,叫的却一点也不拗口。裴克文是她大哥裴理名的遗腹子,只比静云虚长了一岁。当初离开裴府的时候,他还尚在襁褓之中,没想着,一晃,就这么大了。

  克文长得挺拔厮称,浓眉大眼,与裴理名倒真像是一个模子里印刻出来的。裴尚贤心下边想着,边暗暗蹉叹了一声。

  “克文,你怎么突然来上海了。”裴尚贤边说,边给裴克文斟了一杯茶水,里头是陈年的旧茶,可是却是她能拿得出最好的茶叶了:“一路辛苦了,快喝口水吧。”

  裴克文放下手头的龛盒,接过水来抿了一口,笑道:“谢谢七姑。我现在在南京的军部供职,如今是因着公差,来了上海。想着,听母亲说,您在这里,我便冒昧前来探视。”

  “哦,军部……”裴尚贤喃喃自语了一句:“老爷子也同意你去南京做事么?”

  裴克文苦笑了一声:“阿爹①老派作风,七姑不是不知道,况且父亲已经亡故,名下就我一个独苗,阿爹自然反对的厉害。我也是趁着全家祭祖的时候,才寻机逃了出来。这才有伸展拳脚的时候,不然只怕现下还在家里头关着呢。”

不知春将老

①“阿爹”以前在苏州话里是指“外公”或者“爷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