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民国情缘 半生缘:少帅的前妻

第四十四章 晚宴(五)

半生缘:少帅的前妻 不知春将老 1095 2018-03-10 15:43:45

  婉瑜嘟着嘴道:“三姐,但凡是跟你在一处,我一说话,你就给我塞吃的、喝的,就真不怕把我吃的身形走样了。”

  众人闻言,皆轻笑了一声。苏瑛瞥了书言一眼,进而对婉瑜道:“你三姐对你,那可是操不完的心,叫人瞧了都得嫉妒呢。想我那家中,虽家业庞大,可是也架不住人丁单薄,便是想找个姐姐来疼都难呢。”

  一会儿工夫,中央舞台的俄国乐师,已经将提琴的弦子拉起,静云倒是识得这曲子,乃是柴可夫斯基的《花之圆舞曲》。

  彼时,苏瑛嗔嗲道:“书言,你这家伙,可是许久不同我跳舞了。”

  书言回道:“自知舞步不佳,自然就不献丑了。”

  苏瑛媚眼迷蒙,情意绵绵地望着张书言,两只雪白的胳膊交叉一扭,耸肩笑说:“我也舞得不太好呀,但是嘛,带你一块倒是绰绰有余了。”

  苏瑛边说,边将手伸到书言跟前:“密斯特张?”

  书言略上前一步,牵过苏瑛的手,头却离她的肩膀甚远,两人跟着乐声,一路舞到了人群里间。张世宗站在二楼高处,手里抽着一根雪茄烟,眼睛半阖着,透过水晶灯的光环,俯瞰着书言与苏瑛的背影,嘴角流露出一股不明意味的笑意。

  苏瑛的父亲苏淳阆,乃是前北洋财长,这南北上下,无论是谁,都要卖他三分薄面。据传闻,苏家富可敌国,更有产业下置于南洋。

  她的哥哥苏子正,别名“南京财神爷”,这南京城中大半的财富都在他手中流转,因而即便是这江年见了苏家的人,都得客客气气的才好。

  今日来的男女宾客,多半是会跳舞的。一对对璧人,花团锦簇间互相厮搂拥抱,滑过来,踅过去,舞池中央格外的热闹。因而只剩了少数几个人在紫檀木桌前,喝咖啡吃点心。往先,知画最是要跳舞的,今日却并不着急,只是在一边陪着静云说着闲话。

  苏瑛凑在书言耳旁说道:“有许多话是一定要跳着舞才能说的,你总说自个跳的不好,可是你知道么,你可是顶好的华尔兹舞侣呢。你若是现下对我笑一笑,可是会使天底下的女子都妒忌我呢。”

  苏瑛边说,边躲到书言的怀中低低地笑着,把唇上的胭脂印到书言胸前的梅花扣上:“你呀,总对我不冷不热的,不过就是仗着我喜欢你罢了。”

  书言不置可否,只是靠前了几分,在她耳鬓边轻声道:“江年此番能顺利北伐,你大哥可是头功一件呀。”

  苏瑛微微愣住,本该是柔情蜜意的时刻,脖颈后却微微觉着有些凉。她顿了顿,而后娇笑道:“大哥……他不过是个生意人,哪里有利可图,便往哪里去。你不是一向都知晓的么?”

  书言也不接话,只是带着她穿过来,绕过去,直到一曲结束,便脱了白手套,走到一旁,自顾着开了一罐德国啤酒。

  彼时,克文也刚舞完一曲,他方才便一直在打量着食案这边,瞧静云与知画坐在这儿闲谈许久了,便上前来说道:“表妹的舞一定是跳的很好的了?”

  静云微微笑道:“初学呢,哪里说得上一声好,我不大会跳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