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民国情缘 半生缘:少帅的前妻

第四十八章 像雾像雨又像风(二)

半生缘:少帅的前妻 不知春将老 1196 2018-03-12 11:17:35

  冯玉梅一只手按在眼睛上,许久,方才苦笑了一声:“张小姐,我想叙旧就不必了,咱们还是谈一谈君濠吧。他现下到底如何了?还请告之我。”

  知画见她这样,料定她还未正式嫁入林家,不知怎的,心下忽而舒了一口气。

  “如今他人被关在驻沪司令部,严加看管着。我现下不好直接出面,但是已经着人去打点过了,至少那帮小子下手不至于太狠,总归还能留点情面在的。”知画边说,边推了一杯咖啡到冯玉梅跟前。

  窗外天色渐渐压下来,两人心里有一股说不出的惶惑。如今渐入梅雨,仿若空气里都是湿霉的味道。墙上的油画布满了水雾,外头一下就下起雨来。

  一开始是豆大的雨珠,热烈而激荡,而后转为迷迷蒙蒙的细雨,如银针般洒落在窗上。冯玉梅抿了一口咖啡,这点苦楚,比起她心头的那点苦来,倒是不算什么了。

  “张家小姐,容我说几句心底的话。像侬吧,一辈子是不必发愁的,大帅千金,总是有人来帮衬的。可是侬也晓得的,林家从前在光绪爷时候还是官宦人家,到君濠这一代就没落了。但凡遇着点什么事,真当是连个商量的人也没有的呀。烦请一定帮帮忙,将他救出来。大恩大德,玉梅没齿难忘,即便来世当牛做马,也定然报答这天大的恩情。”

  冯玉梅一字字咬着牙,含泪说着。如今要她求张知画,真当是比死还难受,可是,这也比眼睁睁的看着君濠出事要好。

  知画递过热毛巾,给她揩脸:“这事儿若是我亲自去办,只怕是父亲心下仍有芥蒂,万一一个不落好,反倒还害了君濠。若是由我大哥出面,这事儿方才能有转圜的余地。可是我大哥的脾气,还需得一朵解语花去劝慰才好。”

  听罢,冯玉梅一时睁大了眼,直盯着知画说道:“张小姐,既然话都到这份上了,有什么话,还请直说罢。”

  “中西女校有个叫裴静云的女学生,不知道你知不知晓。这事儿,你找她便有活路。”知画边说,边靠在沙发上,神情略显疲惫。

  冯玉梅伸出手去拿咖啡,颤抖抖的指尖却将杯子碰倒了。温热的咖啡泼得她一身,旗袍湿湿的粘在她的腿上,竟有些动弹不得:“裴静云……裴静云……她就是化成灰,我也能识得她。原本君濠是打算要带她一起去日本的……”

  “哦?”知画开了窗,外头的雨终于停了。她的喉咙管干得有点发疼,实在需要些许润泽,于是对着窗外深深吸了一口气,好似这样就能舒缓一些。

  ………………………………………………….

  裴家,静云坐在客厅里头,案上放着一杯水,满满的还没有动过,可是茶叶却全沉了底。昨儿个夜里,从医院回来以后,她就一直坐在这里。裴尚贤也知晓她是有着心事,因而也不去唤她,只让她一个人坐着静一静。

  静云半阖着眼,很快又惶惶地睁开来,张公馆大厅里的枪声似乎还在耳边流窜着。她第一次见到张书言,便是他在被人追杀的途中。如今又遇到了枪战,谁能说这不是冲着他来的呢?

  外头隐约传来了一阵敲门声,静云披了件外套,举着一只煤油灯靠近了门边,警惕道:“是谁?”

  “是我,冯玉梅。”冯玉梅筋疲力尽地应了一声,她原是想明日再来的。可是这多过一分钟,对于她来说都是煎熬,索性就别开脸面,直接登门拜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