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民国情缘 半生缘:少帅的前妻

第五十八章 别问是缘是劫(五)

半生缘:少帅的前妻 不知春将老 1037 2018-03-18 21:25:00

  在进入霞飞路以前,人们通常会先在街口见到一家德国犹太人乐器店。今儿个难得,临街那扇窗子窗帘被拉开了。里面燃着昏黄的灯光,靠窗的那架漆黑的钢琴柜上,一只龙泉窑的青瓷花瓶里,高高地插着六朵红得发亮的大马士革玫瑰。

  静云今日穿了一身丁香紫的长裙,一头蓬松的乌发,有三分之二掠过右额,被风吹得飘落到肩上来。她的侧影恰好嵌在昏黄的窗框里,一曲萧邦的《降E大调夜曲》,汩汩地流到窗外来,揉进了这夜色当中。

  静云就这样仁立在乐器店外,沉浸在幽寂的曲子里。一直到听完了这首夜曲,心下莫名漾起一阵惆怅与缱绻。今天是与张书言约定见面的日子,可是她并不是很想太早迈入霞飞路,因而提早在前面一站电车站下了车,多行了一些路。

  文艺复兴咖啡餐厅外,悬着许多琥珀色的柱灯,照在静云的鬓发上,十分的柔美。静云站在门口,犹豫了一会,终于背起书带,进了餐厅。

  张书言今日来的很早,坐在白台布旁,照例是餐厅专门为他留着的靠窗的位置。西崽侍者正在他旁边用白手巾包着酒瓶,把鲜红的玫瑰酒缓缓倒入高脚杯里。

  张书言将那杯酒喝了一半,就瞧见静云来了,西崽帮着拉开了位置入了座。

  “玫瑰酒一向不算烈性,就是女士喝也是很合适的。密斯裴,一起喝一杯吧?”书言笑着指着静云跟前的空杯说道。

  今晚这样的场合,他总是得体地穿着一身合身的西装,在座的斯拉夫没落贵族们,只怕是没一个能比的上他的气度了。

  “烦请帮我也倒一杯。”静云开了口,并没有拒绝张书言的提议。

  待得西崽倒好酒,静云侧过脸去,几下竟然就把酒给喝光了。虽然这酒依旧呛得她直要流眼泪,可是她也极力忍着,因为她不愿意在张书言面前示弱。

  张书言唇角微微上扬,露了一口白净的牙齿,灯光下照得莹亮:“听说你爱看话剧?”

  静云低下头去,暗暗端起左手边的柠檬冰水啜了一口:“先前是喜欢看的,只是最近听闻笑舞台即将易主,郑老夫子若是不在,只怕是也没有什么好剧可看的了。”

  “有位密斯唐,是我的旧友。过阵子,她将在卡尔登大剧院登台,用全英文演绎《西厢奇缘》,我手头恰好有两张票,倒是可以带你一同去瞧一瞧。”张书言身子微微倾斜过来,专注地望着静云说着。

  “是唐雪莉小姐吧,我记得她也是毕业于中西女校的。这两天,学校里头是有听闻她有戏剧要演出,只是一票难求。”静云抬起头来,触到了张书言的目光,旋即侧过了头去。张书言那双细长的双眸,好似能将人整个吞噬了一般,总是叫人躲避不及。

  张书言笑了笑,举起酒瓶,又替静云倒上半杯:“说了这会话了,都还没对过杯呢。”

  说罢,张书言便和静云碰了一下杯,而后一饮而尽。静云微微蹙着眉,也将这杯酒细细地干掉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