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民国情缘 半生缘:少帅的前妻

第六十九章 蝶难过沧海(四)

半生缘:少帅的前妻 不知春将老 1146 2018-03-25 00:09:45

  “理智?不!我马上要走了,可是却不能将你带走,这简直比杀了我还难受!张书言这个阴险狡诈之人!他不过就是想要趁机占有你罢了!静云!你要知道,这个世上,只有我才是真爱你的男人!他张书言离了他老子,就什么都不是!你懂么?!”

  林君濠声嘶力竭地吼着,他解下腰带,将静云的手脚一道捆绑住。又取出静云的绢帕,将她的双眼蒙住。

  到了这一刻,静云已然知晓,林君濠已经是彻彻底底的失去了理智。那股心下原本对他的留恋不舍,以及曾经为了救他的那些种种委屈,瞬间在心下扭作了一团,使得她胃中泛酸,忍不住想要干呕起来。

  可是她仍旧强忍了下来,着力使自己镇静,压抑着颤粟的嗓音说道:“君濠,你听我说,不论你心下现在如何的愤怒,如何的不甘,还请你都要冷静下来,你马上就可以离开这里了。何苦要与自己过不去?你将来会后悔的。”

  林君濠此时哪里又听得进去,只是以口相就,双手越来越不规矩:”静云,原谅我……”

  他边说,边撕扯着静云身上的裙子。此时她眼前什么也瞧不见,一种从未有过的绝望油然而生。她迈进司令部,去求张书言的那一日,从未想过事情会发展到现在这样的境地,这叫她真正体会了什么叫伤心欲绝。

  静云的发上已是湿漉,也不知是沾了池水还是泪水,湿湿凉凉的。晦涩的自然光线下,她雪白的胴体就像一尊绝望的维纳斯雕像。

  “畜生!”一把勃朗宁手枪,准确无误地顶在了林君濠的头顶上。林君濠放开了手,想要看清背后之人,却反手一把被压倒在地。

  张书言脸色铁青,眼睛里射出的光辉,焕发的可怕。他怔怔的望着地上的静云,胸口突然一阵发涨。毫不犹豫的,他脱下了身上的军装外套,将静云周身都给裹住了,而后慢慢抱着她起了身,枪口直对着林君濠怒道:“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来,林君濠,我一枪崩了你,你也死的不冤枉!”

  书言从未这样紧张过,他是这样的焦躁、暴怒。静云吃力地睁开了眼,两行清泪缓缓落下,孱弱的手扯住书言的袖口,低声道:“放他走吧,从此再无瓜葛了。”

  书言的额顶渗出一颗颗豆大的汗珠,从来都是杀伐果决的他,这一刻竟然微微有些犹豫了。林君濠趁着这间隙,反脚将书言勾倒在地,而后朝着松树林外狂奔而去。

  张书言一个侧身,只将自个的后脑勺着地,紧紧地将静云护在了胸前。静云隐约听到了松子落地的声响,清冽的池水到处浮着,她一连打了好几个寒噤。

  书言张开手来,轻轻拍着静云后背,放低声调,柔声道:“没事了,没事了……有我在呢。”

  一声汽车的马达声由远及近,陈丞已是将司令部的车子开到了水池的不远处。他拔下了车钥匙,望着后视镜中模糊的人影,心下暗暗叹了一声气。

  方才,张书言知晓林君濠已经摆脱了监控的视线时,脸上隐隐浮现的一丝惊惶,是陈丞从未见过的。即便当年北平内乱,刀子架到了张书言的脖颈之上,也从未有见他有过惧色。

  而这一刻,抱着裴静云躺倒在地的张书言,在陈丞看来,就是一个有了软肋的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