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百越

第十二章鬼方怒国老

百越 墨漓江 2157 2018-02-14 09:55:22

  鬼方与七生花聊了很久,袁月汐受不了,就告辞离开了。

  一走出门才发现,他们在的是自己的房间了,这就尴尬了现在是进去也不是,在外边乱走也不是。

  还好鬼方及时发现了这个问题,对七生花道,“明天你先给他们个下马威,后面我自有安排,你不用担心……现在可以走了,免得让人生疑。”

  七生花也是赶忙告退,鬼方也是走出了袁月汐的闺房。故意走过袁月汐面前,生怕她不知道似的。

  袁月汐回到闺房后,在梦里又梦到了他,前世的记忆又被翻出。她这一夜不知心里是什么滋味,总之是很纠结,是一种伤人的空虚,把握不住又很痛。

  在不知不觉中,这天已经破晓,一声鸡鸣划破长空。天上的神秘未知开始慢慢消散,袁月汐这时还是没有睡着,但现在已经不允许她再继续睡下去了。

  她要起来干活了,起来梳理好发髻,弄好床上的被服。现在的她苦修已经没什么用,得靠机缘现在灵力遍布周身。就算不打坐,也和打坐差不了多少。昨天本想好好睡一觉,谁知道又想起了他。

  起来时出乎意料的,鬼方居然端坐在大厅正中。袁月汐上去问,“今天不是你的十八岁寿辰吗?府上,你想要怎么布置。”

  鬼方端坐在客厅正中,轻吹了杯里的热茶才缓缓说道,“不需要布置……我的寿辰并不在府上举办,袁姨只需照往常来就好。”

  说完,他就闭上了双眼。闭目养神去了,袁月汐听了也没什么反应。

  自觉把府上的事务打理好,到中午按时给鬼方地来的饭菜。这是鬼方第一次和她坐在一起吃,袁月汐觉得主仆有别不应该同桌吃饭。

  毕竟古代的封建等级制度还是非常严格的。但鬼方却表示,他们一起吃好点。反正他是主人,他怎么说都行,佣人是没地位的,袁月汐只能这样感叹了。

  鬼方吃饭时候非常静,但也不慢他比袁月汐吃的快。当他放下碗筷时,她还有小半碗饭没吃完呢。

  鬼方静静的看着她吃饭,搞得袁月汐一阵鸡皮疙瘩起来。

  待她吃完之后,鬼方笑道,“吃饱了,喝足了,做好心理准备,马上就要去见青檬公主了。”

  “这么快,看来你很着急拒绝她。”

  “换是你,从十一岁开始,被一个小女孩纠缠,你觉得合适吗?”

  然后鬼方拉着袁月汐,大摇大摆的走出了府上。还未走出门时,鬼方小声的对她说,“一会儿我叫你月汐,袁姨直接叫我鬼方就行了。”

  一出府门,早有轿子在外头迎接。鬼方拉着袁月汐上了轿子,拉架子的人也很惊讶,“鬼君,她是?”

  “你们未来的女主人……”

  “我们未来的女主人不是青檬公主吗?”

  “对不起!对不起!小的失言……”车夫自赏了几个大嘴巴子,嘴上流出了殷红的鲜血。

  鬼方这时才与袁月汐进了轿子,一进门她就笑道,“你对下人都是这么严格吗?看来老身受了你的特殊照顾。”

  这是鬼方斜视一眼道,“不是,我对下人很宽松的。只是有些事情是他不能议论的,若是议论了死也是轻的……”

  袁月汐第一次,从他身上感受到了君王的霸气。心里不禁感叹,帝王的冷血无情与他们的霸气。

  一路上因为鬼方第一次,向袁月汐展露了霸气。倒也让她心神一震,也明白能混到鬼方这种程度的,没有一个人是心慈手软的。

  这样的鬼方使她感到害怕,一路上她没怎么敢和鬼方说话。

  不一会儿,轿子便停了下来。鬼方走在前面,袁月汐在后面追着。

  袁月汐有些跟不上,暗骂道,“按理说,再怎么敷衍,情侣应该牵手进去吧!他是让我独自一人走,而且还在后面追着他,这让他有优越感吗?”

  鬼方可是没听到这些,仍如脚下生风般的走着。

  进了满江楼,无数人向鬼方道贺。不一会儿就发现了,紧跟在鬼方身后的袁月汐。

  其中有一个长发老者,袁月汐问道,“请问姑娘是鬼君什么人?”

  “我是鬼君的红颜知己……”

  老者带着质疑的目光看向鬼方,鬼方只是淡淡的点头,回了一句,“是的,月汐是本君的红颜知己,本君要娶她,而且必须是正室。”

  那老者气呼呼的道,“你怎么敢有违古国国君的赐婚,你会!会……”老者越说越没底气,声音也是结结巴巴的。

  鬼方一脸调笑的看着老者说,“会?会什么会呀!本君乃裂土称王,按照古国祖制国君也不能撤销本君的封地,况且就算可以,你觉得此代古国国君他敢吗?”

  鬼方上前恐吓老者道,“劝你说话时多经脑子,如果脑子不灵活了,就别过来了。怕什么时候死都不知道,区区古国国君,我们一众列王,可是从来也不虚的……”

  老者头上的汗越来越多,鬼方也不再继续恐吓,回头叫了愣在一旁袁月汐,“月汐,走了,在想什么呢?今天是我生辰,高兴点……”

  袁月汐跟在他身后,回想起刚刚那一幕,鬼方真是霸气。

  袁月汐和鬼方走,留下身后,一众人在那发愣。

  过了有好一会儿才有人开骂道,“竟敢侮辱国君,我定要将他今日所作,写成奏折直谰国君……什么玩意儿!”

  这时,那老者走上来,一巴掌甩在那人脸上。那人登时鼻血就流出来了,过好一会才反应过来,“国老,你这是干什么?”

  老者指着那人鼻子骂道,“这种事你找国君有何用,鬼君说的不错按照祖制国君不能撤销他的封地。况且现在列王势大,如国君撤销鬼君封地,天下必是战火四起,朝代更替……你这一直谰,岂不叫国君为难!收了封地,失了天下;不惩鬼君,失了威信。从此天下只当国君是一个笑话,便是你之所愿矣?”

  那人听完后冷汗直冒,感激的向国老一拱手,“多谢,国老今日一番言语……否则小生真是铸成大祸也!”

  “知错能改就好,遇事切不可那么冲动。此次鬼君明显是拒婚,此次与雾国联姻是基本不可能了……”

  “国老,我等食君之禄,担君之忧!即使自知希望渺茫,也得一试啊!”

  “的确,我等这次只是走个过场,切不可当出头鸟。听雾国公主青檬,对鬼君一往情深,我等只需看戏即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