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百越

第十三章一朵奇葩

百越 墨漓江 2494 2018-02-15 04:35:44

  鬼方和袁月汐两人并排走进满江楼,鬼方眼也不抬,带着她直接往楼上走去。

  所经过的人群都是议论纷纷。

  “怎么回事儿,这鬼君不是要和雾国联姻吗?现在身旁带个女子是怎么回事……”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鬼君乃裂土封王之辈,对古国原本就没有归属感,古国国君又强行给他安排了一桩婚事。换做是你,你会同意吗?”

  “也对也对!列王无一,不是眼高于顶之辈。……此番鬼君毁约,既有他个人意愿存在,也有众列王的态度存在,这是在警告古国国君……”

  这是国老被一群人簇拥之下走了进来。

  “议论什么?有失体统!”

  众人马上闭口不谈,众列王不怕古国国君,但是他们怕呀。

  国老看众人不说话,冷冷的哼了一声就走了。毕竟此地是鬼君的封地,如在此时杀了这几个蝼蚁一般的人。却交恶了鬼君实属不智。

  这时鬼君已经走到最顶楼,在主位上坐下。袁月汐看周遭的位置,都已经坐满煞是尴尬。

  四下里寻觅椅子,这是下面的一众人,十分摸不清头脑。

  “这……”

  有位宾客想要说些什么,可是鬼方轻轻的哼了一声。

  那人便闭口不再出声,这是鬼方眼中露出宠溺之色,“月汐,你先坐我这。”

  这时袁月汐走过来,鬼方起身子让她坐在了主位。

  这时有下面有人不满道,“鬼君何故上一个,修为低下的小姑娘,坐在如此高位啊!”

  鬼方来了兴致问道,“你是何人?”

  只见那人一脸自豪的说,“我乃雾国坐下,镇塞北侯王宇是也。”

  鬼方露出一脸了然的神色说,“原来是,那个以两万骑兵,败与不足一万步兵的上将军,镇塞北候的才能不可谓不高啊!”

  鬼方这一句话,说的王宇脸色一阵青一阵红。

  看这镇塞北候王宇,也是一世间上的一朵奇葩。被鬼方揭了老底之后上蹿下跳,老脸青黑活像个大蛤蟆。

  “小子,竟敢如此侮辱于本候!传那些流言宛若放屁吧!有何可信度?”

  这时,鬼方直挺挺的站在原地。一脸调笑的看着这朵奇葩,“留言是否是真?本君不知……但你今日侮辱于我,却是真的。你区区侯爵,竟敢藐视本君,污蔑本君说话宛若放屁。实乃大恶不赦之徒,但本王念你年纪尚轻,怕是忍受不了噬心腐骨之痛。定叫手下人一刀送入你胸口,也免受许多皮肉之苦。”

  “你怎么敢!本侯乃是雾国上将,你这么做不怕被雾国报复吗!”

  鬼方嘴角微翘,仿佛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一样。然后一拳将镇塞北候,打趴在地上吐血不上……

  “报复?像你这般连狗都不如的人,他们会为你报复本君?来呀!把这不知尊卑的东西绑了带下去。”

  这时走上前来,两个黑甲兵士。黑甲兵士压住这朵奇葩的双肩,目光好似看待一个死人,将这朵奇葩如死猪一般拖着。

  “你会后悔的!放开本候……”

  奇葩的这一番威胁,鬼方自然没看在眼里。

  回身对众宾客一笑,“清理掉了一只苍蝇,现在安静多了。大家继续吃,今天本君生辰,如吃得不尽兴,就是看不起本君。”

  然后眼一瞟站在一旁的待女的,待女马上明白了鬼方的意思。

  急匆匆的,搬来了一张椅子。鬼方坐下后道,“吃吃都客气什么呢?”

  话是这样说,但谁要是在鬼方没坐到椅子之前吃,肯定不会有好结果。

  鬼方说的客气话是客气,但是你也不能因此就不客气了。

  这时在饭局中,几个雾国高层聚在一桌。

  其中一人道,“二殿下,鬼君如此欺辱我雾国尊严……”

  二殿下挥手打断了他的话,先是把杯中之物饮下才缓缓道,“真不知道,王宇这种缺货,怎么混到镇塞北候的?我们不用管他。”

  二殿下身旁的侍卫也劝道,“王宇虽然不济,但也使雾国权贵,这不是叫下臣心寒吗?”

  这二殿下还是一脸悠闲的道,“他如何关我何事?鬼君如此嚣张,你觉得正常吗?以本王对他的了解,他是一个城府极深的人,现在对我们如此嚣张。他这是在代表众列王的意思,我等现在有求于众列王。即使受辱了再大也必须忍下,众列王的力量决不能倒向古国。”

  “不是古国国君赐的婚吗?他不就是在,把众列王推向我国吗?”

  二殿下这时,看着随自己来的几个雾国高官。瞬间觉得怪不得,雾国实力高出古国那么多,打了百年还是没能打赢。

  都是一群四肢发达,头脑简单之辈怎么能赢?

  二殿下对这些高官无比失望,但他们是自己的亲信,再不济也不好明说。

  出声向他们解释道,“古国无法掌握众列王力量,因为列王们都爱好自由喜欢无拘无束。古国国君赐婚,虽然自己干涉了,列王的婚配遭到众列王不喜。但我雾国呢?被鬼君公然撕毁婚约,必使国尊受辱。到时国中激进派,必会鼓动雾国与众列王一战,到那时雾国必亡也……”

  这时,他身边终于有一位高官明白过来。

  “原来古国国君这一番赐婚,不为求和反而为扩大战事影响。还是殿下看得透彻,如此毒计我等既然知晓,定不会让它继续下去。”

  这时二殿下挥手打断了他的话,“这一番毒计,逃是逃不开。现在古国国君和众列王的意思都很明白,古国国君等着看我们好戏,众列王等着我们示弱。此次联姻已必失败,我等在此,只不过雾国挽回些颜面……这也就是,本王来这的目的。可就是苦了我的姐姐。”

  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二殿下自己刚聊到自己的姐姐。

  自己的姐姐就进来了,青檬一脸微笑的,带着少女青涩向鬼方招招手。

  不过一会儿,她的瞳孔就急剧收缩。刚才进来时,青檬自动忽略掉了,其余的一些人。

  现在才发现,坐在主位的不是鬼方,而是一个陌生女子。

  青檬尽量平复自己的心情有礼的说,“鬼方,她是谁?”

  一众宾客都知道正戏来了,但是碍于身份他们不敢正大光明听。都是低下头,耳朵竖起来,生怕漏掉了一字。

  鬼方一脸平淡镇定自若的说,“本君的红颜知己,将来也会是本君唯一的女人。”

  这时青檬明显有点发狂,“你一天在府中修炼,哪有时间找女人?”

  “本君的行踪岂是你,可以掌握的你太小看本君了。”

  青檬看着鬼方与袁月汐坐得十分疏远,便开口笑道,“你在哪里找了这个丫头,连戏都不会演,作为你的红颜知己,在这种紧张时刻,应该牵着你的手寻找庇护呀?你们坐的这么远,能骗得了我吗?”

  鬼方还是一脸淡然的说,“本君和月汐,牵不牵手关你何事?不牵手就是作戏,牵手了就不是作戏吗?”

  袁月汐在一旁听着也明白,鬼方找自己来,只是要找一个正当理由。

  他不在乎别人怎么看,反正你知道是假的,你能不能证明它是假的?就算你证明是假的,我不承认不可以吗?

  她看了看鬼方和青檬,嘴角一笑,心里叹道,“多好的姑娘……又被禽兽给糟蹋了。但放宽心吧,姑娘!谁年轻,没爱过几个人渣。”

  说到人渣,又想起了那个人渣,看来今夜又是一个不眠的夜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