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灵异鬼怪 夜半灵录

第4章 严家

夜半灵录 南歆忧 2144 2018-02-15 02:30:00

  “姑姑!”简雨疏一进车门就特别懂事的叫了声简落,一脸乖巧。

  简落端坐在座位上,雍容高贵,她上下看了看简雨疏,了然一笑:“这么乖呀,说吧,又在打什么小心思?”

  “瞧姑姑这眼神,我要有事才能找您吗,”简雨疏嘟嘴,“其实我好想姑姑的……”

  “贫嘴!”简落摸摸简雨疏头:“等会儿我们先去趟医院,严家夫人住院了。”

  “住院?严家?”简雨疏看着简落。

  “对,”简落顿了顿,又说道,“我们两家虽然交往不深,但严家在军中与你大伯和大伯母关系不错,怎么都应该去看看。

  最近那严家不知怎么了,宅子里的保姆突然暴毙,还频频闹鬼,那严大夫人据说是被鬼吓得从楼梯上摔下来了才住的院,真是家门不幸。”简落微微叹了口气。

  简雨疏眼珠一转,问:“姑姑,严家到底是做什么的,感觉他们得罪人了呢。”

  简落想了想:“嗯……严氏经商,以餐饮服装为主,旗下还有几家军用企业,平时一些部队的吃穿,就是严氏负责的。

  哦对了,严老爷子的二儿子,还是个陆军上尉,他在军中没什么背景,却能站稳脚跟,应该挺有本事的。”

  “唔,那严二儿子在军中只是个上尉,为什么能与大伯交好呀?”简家人大都是军政要员,而当家的简雨疏大伯简维安,更是任Z国总参谋部最高长官,为人严肃认真,不苟言笑,不仅在军中,在家里对待子女也十分严厉。这严家竟能与大伯相交,简雨疏十分惊讶。

  “你这孩子,问题真多。”简落慈爱地敲敲简雨疏的头,“严二在军中表现优异,训练军队正好被你大伯看见了,你大伯十分欣赏他,也就多与他交谈了几句,说来严家运气也是好,你大伯母又喜欢严氏的衣服样款,这一来二去,关系自然不错。”

  “哦……”简雨疏望着车窗外掠过的一道道风景,没再说话,她眼神迷离,思考着什么。

  ……

  “我们是代表你大伯和大伯母的,一会儿见到严大夫人乖一点,你这小丫头从小被宠惯了,平时没规矩也没什么,今天收敛点。”进了医院电梯,就听见简落孜孜不倦的教导,简雨疏平常听惯了,表面乖巧地点点头,眼底却藏着一丝狡黠。

  “叮咚”,电梯门开了,简雨疏两人还未出去,只见迎面冲来了一个举止疯癫的女人。

  女人穿着病号服,头发凌乱,横冲直撞撞翻了走廊许多病人和家属,眼瞧着就要撞上简落了。

  “姑姑,小心!”简雨疏喊道,把简落往自己身边一拉,那女人直接撞在电梯墙上,摔倒在地。

  那女人用的力气应该不小,撞在墙上额头受了伤,血不停地流出,女人整张脸都粘满了血迹。可她好像不知痛似的,蜷缩在墙边瑟瑟发抖,满眼惊恐,嘴里喃喃自语。

  “对不起对不起,各位家属病人,是我们医院疏忽了,实在是抱歉!”医院的医护人员急忙赶来,向走廊上的人们道歉,几人很快控制住了女人,一位医生给她打了一剂镇定剂,女人颤抖的身体很快就安静下来。

  “你们这什么医院啊,精神病人也不看好,放她出来乱发疯。”一个黑色衣服的中年男人看上去十分生气,冲旁边的一个小护士怒吼,“我老婆在这里是来看病的,不是得病的!”

  “是啊,你们这医院真的靠谱吗……”

  “连个神经病也看不好……”

  男人一起哄,周围的人纷纷指责医院,场面很是混乱。

  “这位先生,真的对不起,”那小护士很年轻,被众人这么责备,都快哭了,“我也不知道这位病人怎么突然就冲出来了……”

  “不知道?!不知道能赔偿我们的损失吗!”

  “就是啊,一句不知道就撇清关系了……”

  小护士这么一说,大家更生气了,气氛越发紧张……

  “这位夫人,你没事吧?”混乱的场面中,为首的一个白大褂医生向简落问道。

  “没,没事。”简落惊魂未定,手拍拍胸口,愣声回答。

  “没事就好,”医生抱歉一笑,然后提高了音量,“大家静一静!”

  他的说话声并不是现场声音最大的,却很有穿透力,人群渐渐安静下来。

  他随即又说道:“我是这家医院的院长,我姓叶,大家放心,刚才的事我一定会给大家一个交代,我们医院也一定会赔偿各位的损失。”

  “真的会给我们赔偿损失吗?”那个黑衣中年男子狐疑道。

  “是的,”叶院长笑容亲切,“今天各位看病的医药费减半,其他人今后来医院我们会打一定折扣。”

  “你这么说……哎呀,大家就别纠缠了吧!”中年男子露出一副“你还算识相”的样子,对周围人说道。

  “行了行了,大家散了吧。”

  “散了散了……”众人附议。

  简雨疏哑然失笑,这些病人家属未免吃相太难看,这小便宜占的,不过不得不说这家医院院长办事能力很不错,大家渐渐散开,该干嘛干嘛去了。

  这时,医护人员才架起蜷缩在电梯角落的疯女人,带她走向病房,女人嘴巴张合,说着什么。

  当她走过简雨疏身边,简雨疏听见女人自言自语:“对不起……不要,不要杀我,鬼……有鬼!”

  简雨疏看向女人,见她印堂处发黑,头顶一团鬼气,这是……将死之兆!

  而简雨疏看见姑姑简落疑惑地盯着那女人的脸,便问:“姑姑,你看着那女人干嘛,你认识她吗?”

  “不是……就是觉得,怎么有些眼熟……”简落说着,想了想,之后大跨步向前,朝架着女人的医生喊道:“你们等一下!”

  他们疑问地扭头看向简雨疏两人,姑姑简落有些急切地走到他们跟前,盯着女人的脸看了好几秒,大惊失色:“你……你是,严大夫人?!”

  严大夫人何戚珍?简雨疏看着眼前这位癫狂的女子,有些不可思议,她实在无法把这位严大夫人和她女儿严湘潇联想在一起。

  想起严湘潇那傲气的模样,估计这严大夫人曾经也是个高傲的女人,严家到底有什么东西,弄的严家宅子的人成了这种样子?

  想到这里,简雨疏神色变得凝重,她听见严大夫人嘴里依旧说着:“鬼,有鬼……对不起……”

  简雨疏眼睛一眯,也许,我应该找个机会到严家大宅里去一探究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