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嫡女灵珑

第四章 家宴(一)

嫡女灵珑 江与辞 1922 2018-07-12 02:38:36

  “小姐,已是五时,该起身了。”白芷如同往常一般早早地便唤明珑起身,一边说着一边将拔步床前的帘子挂在白玉钩子上,自己换了双绒底拖子,进了床边的廊子,小心扶着明珑起身,问:“今个儿小姐是要穿哪件?”明珑望向床边捧着衣服的两个丫鬟:“这两个怎么没见过?”那两个丫鬟赶忙跪下,高举着衣服,向明珑磕了个头,“奴婢春林,奴婢春桥见过小姐。”“昨个晚了,便没仔细同小姐说,这两个是国公府那边派来的,平日里就在枕流居打点,对上上下下再清楚不过,舅太太说了,就留这两个丫头在姐儿这里伺候。”说话的正是念嬷嬷,这一大早心儿明明没什么事可做,她却起的早,一刻钟之前就守在屏风前头了。明珑点了点头:“只是我身边大丫鬟的名额已经满了,倒是要委屈你们。”说着又对白术吩咐道:“你去把她们报了二等丫鬟,同一等缺的月例银子便从我私库里支取。”两个丫鬟都是国公府的家生子,听家里的老子娘讲的便知道明珑是如何得宠,竟是连南二爷也比不上的,能跟在她身边便是极好的出路了,没想到她又如此抬举自己,两人心中一热,竟是暗暗发誓从此必定要尽心尽力地服侍明珑,于是又狠狠地磕了两个头。

  明珑解决了这一桩事,又选了一套海棠红银丝牡丹纹织锦褂子,配镶狐毛金丝锁边珍珠粉小袄和石青百褶密州缎裙,剩下的皆由几个丫鬟折腾,平时她是该听白术讲些重要事物并时事新闻,但刚得了两个丫鬟,她见春桥看着机灵活泼些,便点了春林去帮看着小厨房,又让春桥细细说来府中情况。“老太太往常都六时起身,七时两刻摆膳,府里的女孩儿和二夫人都是要七时去请安的,完了便留下用膳,老太太偏爱甜软的食物,原先春熙堂早上都是一样粥并一样咸点,三样甜点,四叠小菜。后来大小姐爱用咸点,便把一样甜点改成咸的了。用完早膳,老太太会留几位姑娘闲话,每逢初一,十五到九时会有婆子来对账,那两日二夫人是要留下的。大小姐府里的课程都已经学完了,早上便陪老太太处理内务,三姑娘的课业今年也结了,便带着六姑娘回余绾院,四姑娘是要去西北边的荟英堂上学。午膳,晚膳都是各自在院子里用的,但要是宴会或是特殊的日子又另当别论,如果在自家小一些的就在春熙堂,大的也会到园子里,揽月阁就是个常去的。二少爷不常来这边,一年里姑娘们也是见不了几回的,但侯爷孝顺,每月里总要在老太太那用几回饭,要是侯爷来了就又会添两样咸点,加一些小吃,再备一碗鸡汤面的,二少爷倒是不偏好什么,但瞧着是喜欢馄饨的,听老太太房里的兰草姐姐说每次有鲜肉馄饨的时候,二少爷就会多用一些。”

  春桥果然聪慧,三言两语就道尽了明珑此番最紧急要知道的事情,还隐隐透露出兰草是自己人的端倪。明珑点了点头表示明白,正巧春林、白芍带着一众小丫鬟提着食盒过来了,白芷从佟儿手上取了一盏温水伺候明珑漱了口,又让明珑服下半盏玫瑰花露同青竹叶上的晨露兑的温水,这才指示小丫鬟摆膳。因着早膳要在老太太房里用,白芍准备的份量不大,但也有五道甜点,五道咸点,一盘时蔬,一壶茶,一碗汤,谁又不知在老太太那明珑怕是吃不进去什么的,她打小的吃穿用度就比旁人精细些,更何况她还是个挑嘴的。昨个晚膳吃的少了,又没用宵夜,明珑正是饿了,先喝了两口松茸汤,才细看一眼膳食,只取了一块松仁奶酥,一只和牛挞并几筷子蚝油生菜,其余的都赏给了几个丫鬟。跟着明珑来的几个倒是习以为常,但春林,春桥确实没见过这样的场面,这般费功夫的早膳竟只吃几口就算完,更不提小厨房里还剩的许多,哪怕这全都城的夫人小姐也没几个吃的这般精致,心下只更认定了跟着明珑的好处。

  用过早膳,白术才开始为明珑梳头、上妆。虽然只是家宴,但服饰打扮却都是有讲究的,太过慎重会叫人觉得疏远,太过随意又要叫人觉得轻视,其实对于明珑这个年纪来讲,最好是用一些明快柔和的颜色,但这场家宴显然是不怀好意的,需得要侯府一干瞧出明珑的气势才好。白术从明珑的妆奁里取出一套金镶翡翠并红宝头面,这是安平大长公主送给明珑的成岁礼,金自然是赤金,翡翠也是水头极好的玻璃种帝王绿,最难得的却是那红宝,是安平大长公主从嫁妆里最贵重的一条项链上拆下来的,那项链是元嘉皇帝从东海请的巧匠用南疆上贡的鸽血红打造的,叫做凤啸九天,但其中一颗正中的红宝被安平大长公主拆下给女儿添了妆,现在剩下的安平大长公主留了一颗,其余的都用来打了这套头面。如果都用上的话,不说场合,光明珑的年纪就不合适,所以白术只取了一支金叶牡丹含红宝流苏簪子,一支金镶珍珠红宝蜻蜓式簪,又用两支银点翠蓝宝簪来配。配这一套头饰,白术又取了羊脂白玉镶金宝流苏璎珞项圈,赤金祥云纹长命锁,白玉串珠镶蓝宝禁步并一只金绘翡翠镯子。妆容自然也不似平常一般素淡,是按县主品级来的,显得格外庄重。

  待一切准备妥帖,已是六时三刻了,明珑带着白术、白苏、春林、春桥便去了春熙堂。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